战争天堂 1248 城外的刺客

小说:战争天堂 作者:静谧长夜 更新时间:2019-08-04 23:05:23 源网站:八一中文
  坐在马背上向着焰风城疾驰,沈文冲回头问道:“少主,您知道‘风水引擎’吗?”

  “不知道。”林迟随口回答。

  “传闻有一位古代军师,制造出了可以操控人偶的装置。”沈文冲兴致勃勃的解释道:“只可惜他的机关术没能流传下来,这个年代的机关术都是低劣的仿制品……”

  ——所以现在的这个沈文冲,还没有成为专业的机关师?

  意识到自己的随从似乎“退化”了,林迟没说什么,转头看向身边掠过的密林。

  现在正为自己效力的沈文冲,是被招募的那老头的年轻版本,虽说战斗力很强,但在机关术的造诣上,却退化到了初级水平。

  这样一来,沈文冲的定位也从“大规模杀伤性武器”变成了“贴身护卫”,虽说是解决了燃眉之急,但从长远的角度来看,可以说是被严重削弱了。

  “我们到了。”沈文冲说着抓住缰绳,狂奔的军马嘶叫着停下来:“‘野火’也累了,让它歇息一下吧。”

  “好的。”林迟从马背上跳下来,伸手拍了拍自己被风吹得有些发麻的脸颊。跟着牵马的沈文冲,沿路走向自己的领地。

  前方的一块破木牌上,用奇异的细长文字写着“焰风城”,在游戏内置翻译系统的作用下,林迟完全能看懂那种文字的意思。

  为了便于交流,这局游戏中的NPC们使用的语言,似乎也是一种自创的“通用语”,就连林迟控制的少主说出的话语,也同样是这种语言:

  “这就是……焰风城?”

  看着眼前残缺的石板路,林迟实在不愿意相信,这个鬼地方就是自己的领地:

  预想中的战争壁垒并不存在,映入眼帘的与其说是城镇,倒不如说是一片废墟。目光所及之处别说是石质房屋了,连一栋木屋都没有,全是用木棍支起来的破茅屋。

  满是龟裂痕迹的道路两边,几名衣衫褴褛的小贩正在摆摊。街边经过的几名行人,身上的衣服看起来和原始人差不多,直接把树叶和破布披在了一起,从他们黝黑的面孔来看,肯定是很久没有洗澡了。

  “买个苹果吧……”

  一名骨瘦如柴的小贩,对林迟举起手中早已萎缩的苹果,咧开嘴露出一个傻笑。

  林迟还没说话,牵着马的沈文冲已经站到他身旁,表情里满是嫌恶:

  “少主,别理他们,这里是贫民区,回到城区就好了。”

  “贫富差距这么大吗。”林迟微微皱眉。

  “为了发展军队,必然要牺牲一小部分人,这是无法避免的。”沈文冲冷声说。

  与“温柔”的少主不同,这名护卫没有任何怜悯之心,只是加快了步伐,牵着马大步走向前方。

  这里的贫穷住民,似乎没认出这名少年便是领主。若是被他们发现了真实身份,这些家伙究竟是会俯首称臣,还是会挥舞木棒,冲上来把自己的脑袋砸成肉酱?

  看着这些衣衫褴褛的住民,林迟已经明白了问题的答案。但现在的他,并没有解决这个问题的办法。

  “得先回到‘皇宫’才行。”

  还没抵达城区的林迟,目前还不知道自己的居住地究竟是什么样的。但按照沈文冲的穿着打扮来看,城内的状况应该不算太差。

  身为少主的自己,拥有一座宫殿应该也是很正常的。

  不过,在这局游戏中,那种玩意儿实际上没有太大的意义。

  二人从破败的街道上走过,经过几栋正散发着臭气的茅屋。林迟看到街边的一对母女正在玩耍,看起来很开心的样子。

  此地的居民虽然贫穷,但似乎并不自怨自艾,依然在很坚强的生存着。如果是这样的话,或许可以想办法拉拢这些居民,让他们成为焰风城坚强的后盾。

  或许是由于放弃了对这片区域的管辖,这里甚至连巡逻的士兵都看不到,沈文冲牵着马大步走在前面,林迟则是紧随其后,跟着他进入一条荒无人烟的小道。

  “你确定是走这边?”林迟看着附近的茅草和灌木。

  “少主,站到我身后。”沈文冲说着拔出挂在腰间的短刀,转身看向刚刚经过的贫民区:“在下要解决一些事情,从刚才开始,一直有人在跟着我们……”

  此话一出,半人高的杂草里,突然响起了窸窸窣窣的声音。

  ——有埋伏?

  林迟立刻站到沈文冲身后,警觉的盯着那丛杂草,在他的注视下,两道矮小的身影突然站起来,双手紧握锋锐的木质长矛,径直刺向沈文冲的胸膛!

  面对敌人的致命刺杀,沈文冲却依旧不慌不忙,在长矛刺穿白衣前的最后一刻,突然转了个身。

  两名埋伏者的力量虽大,但这种突刺攻击要想转弯是非常困难的,眼见那两个家伙还在继续向前冲,沈文冲直接回身一记鞭腿,踹在其中一人的肩膀上。

  “呃!”

  吃痛的声音响起,小个子的攻击者被直接踢飞出去,撞在旁边的同伴身上,两个人一起重重的摔在地上。

  他们还想挣扎着爬起来,沈文冲已经揪住那两个家伙的衣领,直接把二人提起来,粗暴的扔到一旁的草地上,厉声说道:

  “小小年纪出来打劫?不学好的东西。”

  听到这话,林迟走过来低头看向那两个人,进入视线的是稚气未脱的肮脏面孔,以及如同饿狼一般发红的双眼。

  即使被沈文冲制服,那两个披着草叶,自带“吉利服伪装”的小孩子,依旧是一副不服的模样。二人用双手撑地想要爬起来,还在疼痛的四肢却令他们只能躺在地上,不停的低声呜咽着。

  “你们……是要饿死了吗?”林迟看着那两个脸色发黑的小孩子。

  “少主,这些孩子从小就抢劫,长大后必定是作奸犯科之人,应该直接处决。”沈文冲咬着牙。

  “不,我觉得他们还能派上用场。”林迟低声说。

  此话一出,沈文冲有些诧异的回头看着林迟,其中一个小孩子则是恶狠狠的瞪着眼,一边因疼痛发出嘶嘶声,一边低声说道:“我们不会效忠于你的,可恶的坏人!”

  听到那孩子的言论,林迟问道:“为什么这么说?明明拦路抢劫的你们才是坏人吧?”

  “都是你们害的!”头发像枯草一般散乱的小孩用力攥紧拳头:“如果不是你们,这里不会变成这样子!”

  沈文冲一脚踹上去,踢在那孩子的腰侧,打断了对方的话语。

  “一派胡言!”沈文冲说着就要挥刀砍下去。

  “别动。”林迟大声说。

  “我这就斩了他们,少主……”

  “我说别动!”林迟吼道。

  尽管还是个孩子,“少主”的声音依然足够有力,成功震慑住暴怒的随从,沈文冲手中的刀,也终于放了下来。

  “少主,您这是妇人之仁,以前的您不是这样的。”沈文冲摇了摇头。

  “我觉得他们还有用处。”林迟说着在刚才说话的那孩子身边蹲下,问道:“你们的家人呢?”

  “滚开!”那孩子张开嘴就要咬上来,被林迟躲开了。

  “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你们的家人都去世了,对吧?”林迟轻声说。

  两个孩子虽然没有回答,但小脸上突然扭曲的表情,已经为林迟提供了答案。

  “你们认为这里的贫穷,是富人的剥削导致的,所以才会仇视我们,是这样吧?”林迟继续说道。

  “你们……都该死!”

  那孩子依然满怀恨意,趴在旁边的另外一个小孩,却像是想通了似的,慢慢的开口了:

  “别说了,我们回去吧?我还不想死……”

  “你就这么没骨气吗?”一直在说话的那孩子骂了起来:“都是他们害的!不能放过他们!”

  听着对方满怀怨气的话语,林迟看了看站在一旁的沈文冲,发现此时的沈文冲,也是低头不语。

  ——看来沈文冲也知道,这些小孩子会沦落至此,正是焰风城的统治者导致的。

  以沈文冲的身手,完全可以瞬间斩杀对手,但他却也没有对这两个孩子痛下杀手。可想而知,就算是这家伙,也对此地的“劫匪”心怀歉疚。

  不过,林迟并不是因为单纯的仁慈而放过他们:

  “你们刚才埋伏得很不错,连我都没能发现呢。”林迟笑着说:“而且动手的时候也挺狠的,我喜欢……”

  看着那孩子如同野兽的眼神,林迟对他伸出右手,问道:“我正好需要一些干‘脏活儿’的人,你们两个加入我的麾下如何?只要帮我做事就可以吃上好东西,也不用像现在这样风餐露宿,很划算吧?”

  “少主,他们不值得信任。”沈文冲提醒道。

  这一次,回答林迟问题的,是趴在旁边的长发孩子。

  他费力的抬起头,用沾满泥土的小脸对着林迟,轻声问道:“要……做什么?”

  “别和他说话!”旁边的孩子伸手抓住同伴的肩膀:“他们是敌人!”

  低头打量着两个正在争执的小孩子,林迟以平淡的语气,说出“做事”的内容:

  “杀人。”

  此话一出,即使是一直在反抗的那孩子,也突然沉默了。

  “少主,你……”沈文冲的表情很复杂。

  “你们憎恨的是城里的富人,觉得是他们让你们家破人亡,流离失所,没错吧?”林迟轻笑一声:“我最近可能会需要‘处理’其中的一部分人,你们这些小孩子不容易引起注意,正好可以替我办事。”

  “你是说……我可以杀了他们?”之前还在反抗的那孩子,眼睛里仿佛在熠熠生辉。

  “是的,只要帮我做事,就可以手刃仇人,还能过上好日子,很划算吧?”林迟笑道。

  “少主,您难道是想……”沈文冲皱起眉盯着他。

  “我们开诚布公的说吧。”林迟站到沈文冲面前,仰头看着对方的面孔:“现在的‘少主’没有实权,只是个被架空的傀儡,我说得没错吧?”

  “您的年纪还太小,需要有人辅佐……”沈文冲的声音突然变小了。

  “之前在马车上遭遇劫道匪徒的时候,我就在困惑,为什么我会莫名奇妙的出现在荒郊野外,身边的护卫也没有几个。如果不是你及时赶到,我恐怕已经被掳走了。”

  “那是卫队的疏忽。”沈文冲低着头。

  林迟沉声道:“我问一句,你为什么会出现在那里,救下了我?

  “我那时候觉得不太放心,所以才策马跟上。”沈文冲说。

  “所以你是自己选择来救驾,不是被卫队派来的对吧?”

  说到这里,林迟的声音陡然低沉下来:“沈文冲,你被他们骗了。”

  “少主,此话怎讲?”沈文冲困惑的蹙起眉。

  “那些所谓的劫匪,是城内有人雇佣的,目的就是要在途中截杀我。只要少主死去,他们就可以为所欲为。”

  听到这话,沈文冲手一抖,手中的短刀差点掉在地上,面色晦暗的不停摇头:“这不可能!”

  事实上,林迟也只不过是在信口开河,但凭借着丰富的“扯淡”技巧,他还是把自己的推测弄得很有说服力,令沈文冲都开始动摇了:

  “不可能……他们没胆子谋害少主的!”沈文冲几乎是喊了起来。

  “相信我,沈文冲。”林迟直勾勾的盯着自己的随从:“我之所以会把这些事告诉你,是因为现在我身边能信得过的人,也只有你一个了。”

  在林迟看来,就算其他人居心叵测,以前就已经招募的旧随从,叛变的可能性还是极低的。

  眼见沈文冲还处于震惊状态下,林迟转向那两个小孩子,继续和他们“洽谈合作事宜”:

  “我看中的是你们的潜伏能力,还有该动手时毫不手软的行动力。怎么样,要不要成为我的刺客?亲手砍下你们痛恨的那些人的脑袋?”

  “你也不是什么好人……”一直持敌视态度的那孩子小声嘟囔着。

  “是的,我承认。”林迟坦然的点点头:“但还有比我更坏的恶棍正盘踞在城区里。我的目标是除掉他们,然后,让这里的居民们过得更好。”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小说作文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战争天堂,战争天堂最新章节,战争天堂 八一中文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