庸人安好 第一百三十三节 你若向阳,天,不会黑

小说:庸人安好 作者:沙漠大番茄 更新时间:2019-09-25 13:52:00 源网站:笔趣岛
  琴婶儿的反常举动,让大家都面面相觑。曹歌起身来到了琴婶儿的身边坐下:“二嫂,你,是不是哪里不舒服?”

  琴婶儿眯起眼睛笑了笑:“没有,你看我不是挺好的吗?别瞎想~”曹歌轻轻地拿下了放在琴婶儿肩膀上的手,迟疑了几秒:“你要是有心事,你就说出来,说出来会好受点儿。”

  “曹歌,我真没事儿!其实,我这样,是因为我想开了。”琴婶儿说这句话的时候,将脸转向了曹歌,看着曹歌的眼神很是微妙,我从侧面看,觉得既空洞又充满了内容,既有希望,似乎,也有绝望。这种相悖的感情充斥在琴婶儿的双目之中时,我忽然心里微微一震,但转念一想,似乎可能是自己的分裂性所导致的吧。

  “想,想开了?”曹歌颤颤地声调明显是对琴婶儿的言论表示出怀疑。

  琴婶儿夹了点儿小菜放进了嘴里,边嚼着边和曹歌说:“怎么不相信?”琴婶儿在说这话的时候,眉毛轻轻上挑,那样子,有那么一点俏皮。我看花了眼,我好像好久没有见到琴婶儿如此活泼的一面了,大概,也就是我第一次来曹家的时候,琴婶儿表现出来的阳光和明媚一如那一季的温暖,后来,张静的出现,便直接将季节转了个弯儿。

  现在想来,怕是,灿烂如昨,温暖,仅仅存在于记忆里罢了。

  “没,呵呵~二嫂,你说说,你怎么就,就是突然想开了的?那,那想开了,是怎么想开的?”曹歌试探性地问到。

  琴婶放下筷子,看着眼前的曹歌,却是没有正面回答:“曹歌,我记得,我刚开始来曹家的时候,你还在上大学呢。那时候快毕业了吧,我记得是。那时候你可清纯了,特别爱穿西式的宫廷公主裙子,扎两个辫子,可好看了。你还记得吗?”

  “记得,记得。二嫂,怎么忽然想起了我之前?”

  “没,你不是问我怎么想开的嘛。我昨晚睡不着觉,我就想了很多从前的事儿。那时候的你,穿上那身裙子,尤其是那件白色的,就是领口和袖口有绣着小红花的那一件,我总是能看见城堡里公主的影子。那个时候,我就想呀,这年轻,可真好。”

  “二嫂,你那时候也很年轻啊?现在也不老啊!”

  “那能一样嘛!虽然是你嫂子,但说真的,我这么多年一直拿你当亲妹妹一样。你留洋那两年,我逛街的时候,总是喜欢看适合你的小物件儿,什么小卡子呀,小手帕什么的,就等着你回来送给你。你知道吗?送你,就像是送我自己。”琴婶说这句话的时候,微低下了头。她当时的嘴角微微上扬,眼睛盯着桌面的斜前方,看得出来,琴婶儿是完全沉浸在了当时美好的回忆当中。

  “嗯嗯,是的,我现在屋子的首饰盒里,还有你给我买的小卡子呢。我拿给你看。”曹歌说着就要起身。

  “不用,那些小东西的模样,我都记在了心里。”琴婶儿拉住了曹歌。

  “昨晚我就想,时间真是太快了,你都这么大了,灿灿都十二了,我也老了。”

  “哎呀,二嫂,你老什么呀,一点儿都不老。”

  “不仅是身子老了,连这心思,也跟着老了。”琴婶儿说完,转身看了看一旁的曹歌,那眼神中满是对时间的无奈和感慨。

  “曹歌,你听二嫂和你说,人这一生,很短很短,你一定不要和自己过不去。你看,多好的一个小公主,现在,满脸的沧桑。”曹歌听完琴婶儿的话,忽然眼圈儿就红了。

  “二嫂,我其实不是和自己过不去,我只是有的时候,会觉得世界对我不公平。”

  琴婶儿握着曹歌的手:“世界对谁都是公平的,你若向阳,天,是黑不下来的。和你二哥之间,我也想开了,这就是我的命吧,改变不了的命。毕竟,我还有灿灿,不管喜怒哀乐,我都还有她陪着我。你也一样曹歌,我们对世界来说,太渺小了,我们改变不了命运任何,那我们就选择改变自己,不管怎么说,神仙也不喜欢整天哭丧着脸的人吧。呵呵!”

  曹歌抓住琴婶的手越来越紧,我不知道,曹歌是对琴婶儿的话感同身受,还是在感谢琴婶儿的这一番劝导,抑或是在替琴婶儿看开了而感到高兴,总之,曹歌很激动。

  “那,二嫂,你和二哥,还,离婚吗?”

  琴婶儿愣了愣:“顺其自然吧。如果,你二哥坚持离婚,那就把手续办了,要不,就这么过着吧。”琴婶儿说完,抬头看向曹歌。

  “如果,你能想通,我二哥那边我们去说。当然,二嫂,前提是别委屈了自己。”

  琴婶点了点头:“我和你二哥之间,其实,离婚不离婚,又有什么区别?!”曹歌没再说话,她看向眼前的这个女人,似乎也同我一般,感觉琴婶儿一夜之间憔悴了很多。琴婶儿说她满面沧桑,自己又何尝不是?

  “吃饭,吃饭,一会儿凉了,胃该疼了。”琴婶儿松开紧握着的手,拿起桌子上的筷子,夹了半个豆沙包放进了碗里。“哦对了,曹歌,你帮我一个忙,行吗?”

  “你说,二嫂。”

  “帮我约一下姐姐,哦,就是沐夕的妈妈,我想和她聊聊。”曹歌犹豫了,坐在对面的我也是忽然之间呼吸急促。“你该不会觉得,我要和她打架吧?!我说了,我已经想通了,我真的只是想单纯的和她聊聊,因为我觉得,有些话,憋在心里,不如说出来得好。你说呢?”

  曹歌看了一眼我,又看了看琴婶儿:“嗯行,我联系薛浩,让他去接沐夕妈妈过来。”

  琴婶点了点头。

  那天的早餐,曹骐和父亲都没有在家,去向不明。身后的张静一直在厨房叮叮当当地做着早餐,我也纳闷儿,大爷不在家,她这是做什么?后来我也明白了,她做的是,心理安慰。

  奶奶在一旁一直是假装吃着饭,但很明显看出来,她的咀嚼节奏会随着琴婶儿的话语而忽快忽慢,她在偷听着琴婶儿的心声。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小说作文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庸人安好,庸人安好最新章节,庸人安好 笔趣岛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