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不是……不在乎吗?”她被放到柜子上,与他平视。

  听着他的话不解,“你也没有问过我,当时发生了什么。”

  从看到照片到现在,她觉得顾安南一直是平静的。

  她以为,那是因为他不喜欢那时候的自己,所以也不会在乎。

  顾安南手里拿着毛巾,擦了擦头,听到她困惑的话,瞥了她一眼,“你喝多了,又过了四年,问你你也不知道。”

  她低了低头,说得也对。

  他突然问,“你脸皮那么厚,还会需要喝多了才有勇气?”

  “你真的以为,主动追男生是一件很简单的事情?”她咬着贝齿。

  “你追我不是因为打赌吗?”他淡淡的说。

  这个他也知道?

  陆晚晚皱着眉,“不然我是疯了才会这么明目张胆的追你让全校看笑话。你不会真的以为,我就那么乐意被别人看着一次次的在你这里受挫?”

  至少这样,她的死缠烂打顶多只是不服输。

  “那你后来……”他话一转,声音低沉了几分,“没跟那小子有来往吧?”

  “谁?林冲?”

  他黑眸泛着幽光,明显觉得她在问废话。

  “这关你什么事,你当时跟我什么关系啊!”

  顾安南甩开了毛巾,双手放在她身子两边,“我不能调查一下我老婆的过去?”

  他离她太近,鼻腔里全是他身上沐浴后的味道。

  “你不是最讨厌提到从前吗?”

  “说不说?”他轻捏着她的下颌,淡淡的声音*问,“除了他,还有一个你们班上暴发户的儿子。”

  陆晚晚睁大眼睛,他什么毛病?刚才问什么也不说,现在开始一个个查问从前追过她的男孩子。

  “好像还有个你们隔壁班,四肢发达头脑简单的?”

  “……”人家体育特长生文化差点而已。

  “还有几个存在感不太高的。”他似乎回想,“有个染着红头发的。”

  “那个人太可恶。”陆晚晚想起那个,就忍不住想骂,竟然有次想对她强来,“听说后来惹上事,被打残了,就退学了。”

  顾安南伸手顺了顺她长发,那是他打的。

  “你跟他们中任何一个人,有过来往吗?”他继续问,一手揽着她的腰,唇瓣在她颊边摩挲,“回答我。”

  她被磨得有点恼,“我凭什么回答你这个问题。”

  他俯首,在她锁骨间狠狠一吮,迫使她抱着自己脖子,将头深深埋下。

  陆晚晚身子紧绷着,抓着他的肩膀。

  突然间被抱了起来,唇在同时被吻住……

  *

  她昏昏沉沉的闭上眼,觉得累。

  五指被他扣着不松,甩也甩不开。

  顾安南将人搂在怀里,在昏睡过去的人脸边吻了一下,“对不起。”

  年少气盛,心高气傲,看到照片时很不淡定,听到他只是她打赌时的彩头觉得她不可原谅。

  甚至自以为她只是他生命里一个C曲,既然她没那么多真心,他也犯不着在她身上浪费时间。只要离开就好,她只是一个过去。

  却没想过从那之后,眼里再也没有过其他女人,他就永远停在这个过去。

  chaptererror();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小说作文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限时婚宠:BOSS大人,不可以,限时婚宠:BOSS大人,不可以最新章节,限时婚宠:BOSS大人,不可以 顶点中文网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