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晚晚很快清醒了过来,她人轻缠着,眸子泛着一层雾蒙蒙的泪光。

  双手开始用力的反抗,保持着他们的距离。

  她自己都鄙视自己,如果他清醒过来看到她,又知道了她的现状,他会恨她,再也不想看到她吗?

  陆晚晚想下,奈何力气却还不如生病的人大。

  “睡。”顾安南没再继续,只是抱着她,将头埋进她的乌发里。

  慢慢的,她感觉他的呼吸平稳了起来,应该是睡着了。

  小腹上,是他从背后伸来的双手。

  陆晚晚心里疼到没有知觉,像是找不到方向的孩子,失神的看着前方。

  *

  顾安南醒过来时,上只有他一个人。

  刚才的感觉仿佛是梦里,睁开眼睛一切就消失了。

  他满头大汗,脑子却清醒了一点。

  幸好是梦。

  余光突然看到旁边一个水盆,里面的毛巾时,他陡然睁大眼睛,坐起身,薄唇一动,“陆晚晚!”

  陆晚晚刚刚打完电话,从房外走进来。

  她身上依然是来时的衣服,却因为刚才而揉的有点皱皱的。

  再加上她凌乱的长发,和依然有点迷蒙的眸子,任谁一看都知道这是刚刚睡醒的人。

  陆晚晚看到他一言不发的看着自己,脸上也没有什么特别的表情,“醒了?”

  “谁让你来的。”他昏睡时的梦,梦里不断的吻她,都是真的了?

  “醒了就起来。”陆晚晚没跟他多废话,对刚才的事情半个字都不提,就仿佛他们依然是准备和平离婚的那样,“我送你去医馆,你这个不能随便吃退烧药。”

  他看着她,发现自己警告的眼神都没有丝毫作用。

  她是漠视他的,漠视他的一切情绪。

  看到他不动,陆晚晚转身就走。

  不一会,她拎着一套衣服过来扔到上,“换上。”

  他仍然看着她,突然觉得自己不知道拿什么情绪面对她。

  想出言刺激她,可能没用,又想起亚瑟的话来。

  他再这么狠,她真的因为恨他就立刻将孩子打掉呢?

  但他又不想在这个时候给她希望。

  陆晚晚突然靠近了一点,俯下身观察他的脸,又摸了摸他额头,“没烧坏脑子,衣服不会穿了?”

  顾安南抬指,淡漠的将她手从自己额头上拿开。

  他起身说,“我先冲个澡。”

  一身汗让他就这么换衣服,他忍受不了。

  “猜到就是这样,你快点。”陆晚晚将衣服重新拿起来,往浴室送,“换好了出来,我没有太多时间。”

  顾安南听着她理所当然的口气,想了想,什么都没说,沉着脸就走了进去。

  他果然很快,没浪费时间,只是在他擦干了身子准备换衣服时发现,衣服什么都有,就是缺少一条……

  “砰砰砰。”浴室传来一阵敷衍的敲门声。

  “顾安南,你的。”

  陆晚晚在门外扶额,刚才怎么就忘记了。

  啪的一声,浴室门被狠狠拉开,开门的男人黑着脸,一言不发的从她手里接过。

  “我刚才是忘记了,不是故意不早点给你……”

  ...

  chaptererror();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小说作文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限时婚宠:BOSS大人,不可以,限时婚宠:BOSS大人,不可以最新章节,限时婚宠:BOSS大人,不可以 顶点中文网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