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是这样的机会可不是谁都想要,金灿从小就定了一门亲,满意着自己那没过门的妻子,就等着他入了仕途之后,风风光光的来迎娶。

  所以这一句话没有拉来仇恨,反而是惹来了金灿不悦的眼神。

  金凤知道自己的这个孙子,宝贝着自己的那孙媳妇,要是别人凭空说这么一句话,肯定是要给对方颜色看的。

  现在金灿努力的压下那杯酒,看着了他奶奶,分明传递着自己的不满。

  “好了,你也别喝这么烈的酒,还是喝你们年轻人愿意喝的清酒吧!”

  金凤态度上的让步哪里能被接受,穆王道:“这酒是我作为臣子敬国主的,怎么能被这么抹杀掉?”

  他不想错过机会。

  苏妤一直不言不语,和萧景交换了一个眼神,看着到底是不是他们胜算良多?

  现在的拉锯战中时外边已经有了人影传动,不去看他们都知道,这是不止一个手法。

  福王府得这顿饭明显是鸿门宴。

  “四哥,年轻人和我们口味不一样,何必强求呢。”说话的是东王,脑子里一直盘旋着酷似霞锦,实际上也不相同得锦棉,能奢侈的挂在轿帘上,吸引他的目光是一个,另一个提醒着他,对方绝对有这个本事,没有空口化大饼。

  穆王不悦的看着他,又看了看一旁的齐王,说,“你瞧瞧他这点出息,连强求这点事情都免于开口,那么人家是怎么说出口的?”

  “是啊,良田几千顷,说的跟玩儿似的。”

  “可是强扭的瓜不甜,哥哥们难道想喝自酿苦酒?”

  “再苦的酒药是我自己酿的,入口也是干纯。”

  穆王说完望着面前的这杯酒,“国主,虽然难以启口的话你说了,但是念在你到底是个晚辈,只要是喝了面前的这杯酒,一切既往不咎。”

  他说的很认真,仿佛一切都在他的掌握当中。

  的确,他也真认为一切就在自己的掌握当中。

  来城时并不是没有做任何的准备,消息能那么快的发回自己的封地,就是手下有一干人等。

  苏妤一笑不语,更不去端这杯酒。

  “怎么,不赏老臣这个面子?”

  “赏,怎么能不赏。”出乎他们的意料,萧景居然端起了这杯酒。

  “只是,为敬天地之间小辈先喝,实在是有悖于仁德。”

  他说着凤眼微挑,修长的手端起了酒杯,来了一个天为敬。

  穆王得眉隐隐跳动。大概是想着除掉眼前的女子,这个人便是留不下的那个,于是不管哪个上他都不亏,毕竟都在自己的目的之内。

  大概是想着他敬了天地,那么剩下的就给他喝。于是不疾不徐,又给倒了第二杯,不出乎他的意料敬了地。

  这天地都敬完了,应该没有任何的说辞。

  可是,第三杯酒倒完,萧景直接端着酒杯敬他。

  这人居然让亲随给自己斟满了酒,想要端起酒杯的时候,萧景把酒推到了他的面前。

  “这是晚辈敬您的酒。”

  看着对方手里的杯,暗下毒药的他不知怎么想的,认为对方绝对看不破这一点,居然推脱这说道:“端起酒杯,你我干了这杯。”

  “干了可以,您先喝。”

  穆王看了一眼那满满的杯子,不知道倒酒的人怎么想的,虽说是满杯酒,半杯茶,可是端了会洒的酒,这倒得可就是有些过了。

  大概是不想错过两人尽快喝酒的机会,他看着面前的酒想要喝一口,这样也就不浪费时间。

  结果就在他低头喝的时候,萧景道:“妤儿,你掐我干嘛?”

  他突然这么一问,下意识的所有人都看苏妤,结果在电光火石之间,酒,也就是满满的一杯酒,无声的换了位置。

  穆王感觉自己刚才是凑进了杯子,急于送别人上路的人没有注意到,杯里的酒已经不那么满了。

  大概是认为自己喝了,所以端起了酒杯道:“千里相逢皆是缘,来吧,我们喝了这杯酒都是一家人。”

  话说的好听,却是催命的音符。

  “四哥,别喝这酒。”东王认为他们可以推后一步,没必要走到这个地步,一旦毒死了萧景,那小女子怎会善罢甘休?

  其实今天上街的时候他打听了金玉炫得死,因为这件死因没有到处的宣扬,他们知道的也并不多。问了王府得亲随,在对方诚惶诚恐的目光当中,才知道王府被夷为平地,就是那个看着面善的小国主所为。

  而让他十分不解的是,那个时候的杨华还在,怎么会眼睁睁看着这件事情发生呢?

  可是事情就发生了,到了后来杨华都死了,一个名振大鸾的将军,在他死后军中没有任何的滑变,能不说那个小女子,究竟是用什么手法安抚的,才能够平稳过渡。

  就在这个人倒台之后,莫名其妙的左右相也相继去了,使得压在大鸾的三座大山,如同尘埃一般的逝去,而石家同样没有愤怒,居然默默的承受这一切。

  他甚至问了右相之子在干什么?因为世家大族养出来的子女,永远在肩头扛着某些重任,无论是好是坏。

  结果亲随说,“国主夸那公子有才学,下放到了知府为知州,他年历练出成绩,也是回朝之时。”

  东王听着这一切,几乎可以认定是默默铲除对方的父亲,虽然是假手于人,难道真的看不出吗?

  但是没有人出来吭声,选择的是默默接受,如果说不是先前家族老者指点,年轻气盛的人怎么会伏地干为孺子牛?

  想想这个问题他都觉得可怕,尤其是屏风后的暗影传动,真的没有惊动他们,还有那木桩一样的也是好看的风景得仪仗队。

  他认为这一切都是假象,可是及时叫醒自己的兄弟,然而拼命往上撞的人,那是九头牛都拉不回来呀。

  穆王喝了亲手倒的酒,那是他精心布置的一种壶,相信外人绝对不知道,这种暗藏机关的壶内胆为两个,而且是套壁性质的处理,只要轻轻按一下机关,就能随心所欲得倒。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小说作文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天命贵女:坏坏夫君坏坏爱,天命贵女:坏坏夫君坏坏爱最新章节,天命贵女:坏坏夫君坏坏爱 八一中文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