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妤带着陌生人进来,吩咐着好茶好水好招待,于是几个最开始跟着苏妤的宫女,认出了这位是金玉良。

  这些个宫女大多数出自于苏妤身边的贤臣家里,要么是家生子,要么是庶女,至于那些金贵的小姐送来了也被送出去。

  苏妤不认为如此是给她们镀了一层金,杨思琪的教训还没有走远,免得再养出好高骛远的人。

  但是这些人大概是受着家里的影响,认为皇亲国戚认可苏妤的少,要不是这个人捧着凤玺而归,所有皇亲都要泯灭良心的不承认。

  “换如花来。”

  苏妤吩咐一声也挺震惊她们的,保护着紧要的皇女皇子,真的明晃晃就要在这个人的面前?

  “还不去。”

  苏妤嗔怒道:“难道还要长辈去看晚辈吗?”

  “奴婢去。”红袖过来看看,结果看到了这一幕。

  她是一个伸手了得的人,给别人的感觉也是艺高人胆大。

  金玉良看出了她的行为,有意的逗弄了一句,“不知道小王的伸手和国主的侍卫比,我们哪一个更能胜一筹?”

  苏妤一听知道她指的是红袖,道:“若是战场上她绝对胜你,可如果是这里,那就未必了。”

  金玉良看着她,“那可够没劲的。”

  “那就说说有劲儿的,五王把高离那管理的不错,听说多民族混杂来往还能井然有序。”

  金玉良一听这话眼神晦暗不明的看着她。苏妤很是坦然的望去,“怎么了?”

  金玉良道:“本来在听到国主惊险不断的时候,五王就想回来看看你的安危,可是一些不明身份的人,总是肆意挑事,还造谣生事在各方人士面前,使得各个部落的关系恶化,挑拨城里各族的关系不暮,更甚者攻击守城里的百姓,惹得他们怨声载道,如果再这样下去,五王担忧很容易引起城内民变,搞的地方一团糟。”

  “这是有人蓄意而为?”

  金玉良点头,“对。”

  “那你也是带着任务而归。”

  金玉良点头,“听闻国主有生意经,而且是达三百六十行,所以还请国主不要吝啬,以安抚一方百姓。”

  苏妤想着,“参天大树有几个毛毛虫也是正常的,但是这虫子有点儿厉害哈,居然从根儿处咬了。”

  正所谓民能载舟,也能覆舟,上次的麦田被引流的水回灌,就是有心人而为。

  但是她很快的做出了应变,将囤积有水的麦田很快变成了稻田,使得百姓怨声载道,把矛头指向大月宫的时候,她成功的帮助了她们。

  “这不止一次了。”

  金玉良道:“难道这里也有?”

  苏妤点头,“从夯山石倒塌开始,就想让百姓记恨着我,在登基的时候灾民的涌入,都是打的这主意。”

  “听说国主是用美食美食化解了一部分,用智慧征服了一部分。就连大儒朱修也是你那个时候收入朝中。”

  苏妤点头,“民以食为天,何况是饥饿的人。”

  金玉良道:“饥饿的人你这么处理,那要是被激化的人呢?”

  “人为财死,鸟为食亡。”苏妤道:“有些人看重的是这个利息,我们可以给。

  但是这些人要是想挑起边关战事,颠覆的不单单是个人的利益,那是要以国家的安宁换自己辉煌,可不是小小的生意经就能打动他们。”

  金玉良抿了抿唇,“五王也防止这这一切变动,所以加派了许多兵士巡逻,哪怕是看似不起眼的口角也要把人隔离,顺藤摸瓜的搞清真相,如果不是另有目的就放了,一旦发现问题,被控制的可能就是全家,所以…”

  “所以急需要安顿百姓的手段,不让他们茫然的被有些人利用。”

  金玉良呼出了一口气,大概是面前的人更加的了解,她释放出最后的一丝压力,“高离在最初就是一个破破烂烂的边城,老百姓过着衣不裹腹的生活,可是自从五王去了那里,短短的五年时间可以说是安居乐业,政通人和民安岁稔,夜晚来临夜不闭户,走在路上路不拾遗,市场交易合理分化,哪怕融入了不同民族的人,边塞也是太平无事的,纷扰也是近来的事情,所以五王想要更大的利益,牵扯他们的妄念,毕竟生意人鼻子灵,早就听说了云国的山南,贫瘠的地方居然在一年之后日新月异,而且那里还有一个商院,所以小王实际上是来办商院的。”

  苏妤静静的听她说着,自己原本就有这个意向,而且选择了城外山清水秀的山脉,破土动工两个月也就能交工,因为依山傍水的确是有利的条件,又有天然的木材为原料,萧无又调集一些能工巧匠,落成的日子就不会很远。

  “有为难的地方?”金玉良见她久久不开口问道。

  “商院很快就建成了,人手也是现调过来的,如果要在高离建一个商院恐怕没有人手,而且这些人醉翁之意不在酒。”苏妤说到这试探的问了一句,“五王就没有怀疑的人吗?”

  金玉良道:“五王最初的确怀疑是我四哥所为,但是通过了层层排查,没有任何的证据指明是他,却不知怎么和死去的杨华扯上了关系,五王怀疑这是他的余孽所为。”

  苏妤慢悠悠的喝了一杯茶,也是察言观色在听着她的话里,并没有刻意的袒护,看了也许真的不是。

  甚至碧波潭水回灌农田的事儿,她也是派萧无去查过的,结果真的和这个人没关系。

  而且进来追着伍蝶的事,若是这个女子愚蠢的干出什么事情来,也是怕自己脱不开干系。

  苏妤故意把他们盘点到一起,所以事情自然是了然于掌。

  “如果发放通城的文碟,他们会来大月城对吧!”

  金玉良一听皱眉,“国主,你可明白这其中的厉害。”

  “引狼入室,未尝不是关门打狗。”

  “可是你到底将自己当成了诱饵。”

  “舍不得孩子套不着狼,舍不得自己不行啊!”苏妤眉目间透着一丝慵懒,“当个国主真不容易。”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小说作文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天命贵女:坏坏夫君坏坏爱,天命贵女:坏坏夫君坏坏爱最新章节,天命贵女:坏坏夫君坏坏爱 八一中文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