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然也不会把有利国民的好东西拿出来,毕竟都动着自己的小心思,谁找出来都是一大功德,这日后挣储的时候对其发难,也会在众人的眼中留下阴影。

  红袖见她在考虑什么,就对萧无说,“酒菜已经备好了,你们去吧。”

  毕竟苏妤现在的身份何其贵重,

  在她的心里是不能陪他们吃饭的,所以也没打扰。

  苏妤回过神来,不到一分的恍惚间不阻碍交谈,对红袖道:“不必拘泥都去吧。”

  铁匠深深的看了苏妤一眼,到底是对他们礼贤下士,还是礼遇眼前的这位贵公子?他倒是没有看的明白。

  入了餐桌只等着她坐下,其他人还是没有莽撞地坐下。

  “都做吧。”

  萧无迟疑了一下,指着下手的一矮几,“我们几个坐那里吧。”

  “等我真正登了基,做了国主,可能就没这机会了。”苏妤似乎很怀念过去的日子,哪怕是做了高高在上的公主,她也不愿意一个人吃饭,总是让身边的人跟着上桌,虽说这么做一直被人诟病不合乎礼仪,可是跟她吃过饭呢那一个不是死心塌地。

  苏妤倒不是为了这个才让他们一起吃饭,那不过是连带的一些效应而已。

  萧无到底是跟着吃了几回饭,听她这么一说让众人都上桌,到是让几个人受宠若惊。

  铁匠看不出是礼贤下士了,因为贵公子也推脱了一番。

  对他们而言这就是不端架子,所以一个个被等吃饭感激装了一肚子。

  苏妤不要他们任何的感激。

  “知道国主为什么叫孤么?因为真的是孤孤单单。”

  听她这么一说说笑个人不在拘泥。

  萧无责意味深长的说了句,“你有皇夫,还有侍郎君,是你不要。”

  苏妤淡笑,“没有感情的人我处不来。”

  萧无似乎有些隐忍的道:“听说给你送了一百个男子呢,个个都是挺拔俊秀。”

  苏妤听着他酸溜溜的话,恍若没听出其中的味道。

  “我已经是有孩子爹的人了,其他的郎君还是配给好家女儿吧。”

  萧无拿过红袖布菜的筷子,“满桌的菜肴都称为菜,可是口味却是不同的。”

  对于这样的暗示苏妤一笑,“很显然,那就不是我的菜。”

  萧无看着她,心里是充满了失落。

  不过面上没有任何的表现,笑盈盈的说了句,“如果哪天口味变了呢……”

  他后面的话没有说出口,是变了口味要怜惜故人,可是到底因为彼此之间太熟了,这话被他压了回去。

  新藩创见乍舌叹,旧属熟悉额手欢。

  他真的是有些无奈了,太熟悉的难以下嘴。

  “出去一趟可还有其他的收获?”

  萧无似乎是若有所思,在她问话的时候眼波流转,低语间转总能看到那一垂眸的温柔与深情。

  苏妤知道,早早的就知道,可是她留恋那个内心柔软,又霸气凛然的男人,好似一本绝世的孤本之书,让她陷入沧海桑田之中,真的已经难以自拔,也容不下任何一个微尘,更何况是鲜活的一个个面孔。

  不误人子弟她就要推的干净,所以谈起了他一路去的所见所闻。

  铁匠一直默默地吃着饭,真正的食不言寝不语,包括另外的两位。

  萧无饭桌的想法在遇到她的时候就打破了,发现这人喜欢在饭桌上谈一些问题,慢悠悠的吃慢悠悠的说,一顿饭下来好多事情也都解决了。

  其实他也狐疑过,大长公主也如此么?可是宽松的态度也让人舒适,他渐渐的不在考虑。

  “海河岸的穷苦百姓从来没人知道疾苦,因为他们还有捕鱼吃的机会,可靠地吃饭的百姓不乐观,说是前两年都有洪涝,摧毁了庄家。可朝廷免了一部分赋税但是人头税没免,使得百姓苦不堪言。”

  苏妤听着没有愤青,指淡淡的道:“如此做,给谁埋坑。”

  萧无看着她,“看来的太女你田坑,不然就是百姓的命了。”

  “命在他们眼里就这么不值钱?这些人脑子里长了什么,毒瘤么?”一项惜命的人感慨,“哪怕为了国之强大,也不能作践了百姓啊。”

  “何止作践,拿着是猪狗不如,在他们都锦衣玉食的时候,百姓靠吃腐尸过活,红土度日。”

  “朝廷不管?”

  “天高皇帝远的,何况没皇帝,他们有苦说不出。”

  苏妤冷笑,“收人头税的官员在,赈灾的不在,人性啊!”

  苏妤说完笑了笑。

  “这大概就是群龙无首,百姓遭殃。”铁匠开口,“谢谢太女这顿饭,洪雷牢记,一定感恩。”

  其他的几个人也用好了,婢女麻利地撤去了剩下的饭菜,解腻的饭后茶水端了上来。

  洪雷给苏妤倒了一杯,又给其他的人斟满。

  吃过饭的几个人也不再拘谨,只是斯斯文文的喝着茶,但也如同老牛饮水一般。

  苏妤喝了茶也道:“区区一顿饭不足挂齿,倒是你,可给我带来了东西?”

  洪雷在包囊里一摸,一个黑糊糊五寸左右长,还有黑黑的铁圆的东西,看着有些分量。

  萧无他们不解的看着,随洪雷来的两人一看就说,“你真是铁匠,出门铁不离身。”

  苏妤看着没言语,拿起来掂了掂,心里有些异样。

  “也不早了,都休息去。”苏妤说着,“萧无,找凤管家安排,离住院近些,尽可能的不接触他人。”

  萧无晓得,下去安排的时候看了洪雷,并没有真的和其他两人安排在一处。

  就在给洪雷安排好房间的时候,又从后门儿把他带了出来。

  洪雷似乎是有些不解,“公子这是带我去哪儿?”

  “太女要见你。”

  洪雷微微一笑,心想着十几岁的女娃子有这般眼力,真是巾帼不让须眉。

  萧无没言语,把人直接带了过来。

  苏妤还在喝着杯里的茶,开门见山的问了句,“能用么?”

  “能用。”洪雷也不慌张的道:“还有几杆长的。”

  “都是一并带来的?”苏妤差异,这么危险的东西居然没人排查,真是漏洞不轻。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小说作文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天命贵女:坏坏夫君坏坏爱,天命贵女:坏坏夫君坏坏爱最新章节,天命贵女:坏坏夫君坏坏爱 八一中文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