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子,这人送衙门么?”名路问。

  “不,我想他们更愿意跟我走。”萧景看着这些目的不纯的家伙,背后一定有着什么人指使,不然为何在他们阻止的万民书的情况下,出门就遇上栽赃的人。

  这说明他们就是一伙的。

  百姓们不会阻止作恶的人被带走,按着他们的想法应该是送去衙门,可萧景把他们带回了太女别怨。

  由于进来的人都是处于昏迷状态的,他们似乎根本不知道进了什么地方,睁开眼睛还是数星星的状态。

  “把那几个人问个清楚,究竟是受了谁的指使?”

  名路应下,跟在萧景身边久了,他也有着审问的手段。

  “怎么样名路,输了你今天的眼光,明日陪我练拳吧!”

  看着轻松的韩笑,“你输他什么了?”

  望着自家主子在问,名路十分委屈得道:“主子,刚才你都看出了他们的手段,为什么一直置之不理?”

  萧景看着进了院门往里走的苏妤背影,屡屡经历风霜为能吓到她,现在倒是越发的果敢。

  “让她独自面对风雨,我只想做她危险时才会出现的盾。”

  名路一愣,最后明白了苏妤将来会是什么样的人。

  可自己的主子,那也是云国堂堂的少年侯爷,正是一叫高低的年龄,甚至山峰都要以人为高,可为何愿意屈居人下。

  他不解,十分的不明白,就去审问那几个刺客了。

  萧景遇跟上苏妤,可府里管家来报,“萧侯爷,内庭给远了二百的奴婢,说是先来侍候太女,得用了回头带进宫。”

  萧景听着安排,还是谨慎的道:“总管,你是凤老安排的人,本候自然信的过,可是这百人可身家清白?有没有心思不明的人,你要注意。”

  总管点头,他是凤家的家生子,老父亲跟着凤阁老,也是凤家的总管大人,就小姐和公子都礼让三分,原因是管理有方。

  “谢侯爷提醒,小的也是顾虑,可内庭监送来的,都是经过调教的奴婢,虽然不能完全的放心,应该不会有行差踏错之人。但也是祖治安排,我等定会小心。”

  萧景见他懂的就迈步里走,果然在庭院前看到了这些奴婢,是有奴有婢。

  女子清一色一身淡粉色宫裙,掐腰得如白绣花的小袄,把纤细的腰身勾勒的明显,也衬托得个个长身玉立。

  尤其是样貌,似乎经过选拔一般,个个都是貌美如花的女子。

  这就是婢,端丽美丽的女子,若不是女帝,大概给人一种选妃的感觉。

  可在看男子,都是统一的个头,没有肚腩肥大之辈,也没有相貌平庸之辈,若是真实的评价一番,应该是个个潇洒,只是气质不同,可是各有各的美。

  不过萧景在这些人当中,看到了一个不同的人,有着凛凛威风,也是相貌堂堂之辈,是一双眼光射寒星,两弯眉浑如刷漆。胸脯横阔,有万夫难敌之威风。

  这是男奴,看着怎么有将军的味道。

  管家见他看着,就问男奴,“你叫什么名字?”

  “奴是霍健。”

  简简单单几个字,说的是气宇轩昂,半分为奴的萎靡都没有,犹如有着凌云之志,含着心雄胆大,仿佛是似撼天狮子下云端。

  对方说完也看着萧景,见他如墨的头上束发严谨,金冠上抖动大颗东珠,与齐眉勒着的抹额上的嵌紫玉宝石遥相呼应。一件二色玉竹长衣之上,长穗宫绦束着五彩丝攒花结带玉佩,一看就是价值连城的好玉佩。

  外罩着石青起花八团倭锻排穗褂,登着青缎白底的绣朝靴,走起路来稳中带风。

  可是更让他移不开的是对方一副面容如中秋之月,色如春晓之花,两鬓若能工巧匠之刀裁,使得眉如墨画面如桃瓣,一双不动声色的眼也是目若秋波。生得真是风流韵致,无需诗书养化是浑然天成的才子。

  在萧景走过,如此的形象刻画在这个人的眼里。

  更感觉他喜怒不形于色,这比色厉内荏更让人害怕。

  他进来可是有听说萧景是谁,看着他们这些人却独独问了他的名字,他有些沾沾自喜,有些鹤立鸡群的感觉,可是对方是不是看出了什么?为什么是他先出挑了出来?

  而不是被刚刚过去的女子选中,而是她的皇夫。

  管家在给他们训话的时候,他又

  想了想昨日,他的舅舅也是其中的一员,而且视力庞大。

  本来是让他做一个侍卫,一个能够进皇宫内院的侍卫,可是自从朝堂之下惊鸿一瞥,让他放弃了侍卫。

  犹记得匆匆一面,一双能化开寒冰的水眸细长,由于是侧面而过,未能感受到那一汪动人秋波。所以他的心当时有种澎湃,虽然只是一个侧面,可那肌肤胜雪,却又比雪多了粉嫩,如同剥了壳的鸡蛋在粉堆里滚了滚。

  那乌发如墨,背影看是梳了个芙蓉簪花髻,大概会左右各一对如意双花点翠芙蓉花的金步摇是灿灿生辉。两耳看一侧也是饰了珊瑚珠,红的耀眼,红的明翠,与白玉颈上的成串儿的珊瑚显然是一套。

  细想,手腕上似乎也有一串。

  因为红的特别入眼,如同远看花近看色一样,他印象深刻。

  尤其是对方攒花的牡丹裙,走过去太快他又看得太多,背影是凤飞九天的凰从肩而落,站在盛开的牡丹花之上,给瘦小的肩头添了不可言说的威风,可远远看着又是端庄明媚。

  如此佳人,他表哥为何不喜欢。

  想到这里他不由得笑了笑,舅舅就是让他靠近这个人,说不动自己的儿子,于是动用了他这个外甥。

  不过他喜欢,而且真的是喜欢的不得了。

  一旦抓在手,好风凭借力,送我上青天。

  “都记清楚了吗?”

  “记住了。”

  “那先去自己休息的地方,收拾好一切,明日上工。”

  “是。”大家回答的很是整齐。

  霍健跟随着大家的脚步,但是在别人低头的时候他在抬头,好似看不尽太女别院的风景。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小说作文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天命贵女:坏坏夫君坏坏爱,天命贵女:坏坏夫君坏坏爱最新章节,天命贵女:坏坏夫君坏坏爱 八一中文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