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她不能盲目的确定,却也不能排斥别人的好,更不能诋毁别人的好。

  在刺客还没有查清楚的时候,其实每个人都有嫌疑的,但却不能一竿子打倒一船人。

  上了这个船,就得有捕鱼的能力,除非现在她下了船。可是太女这是你们何等的身份,就算她放弃了,别人会放过她吗?会让她安全着陆吗?

  所以不管海里有什么东西,哪怕是一条大鲸鱼,她也得练就一身捕鲸的本事。

  毕竟人为刀俎我为鱼肉会下场惨烈,依旧会对她斩草除根,甚至伤了腹中的孩子。

  做了母亲的人,为了保护孩子总是带着三分狼性,所以这样的人也是最坚强的,所为为母则刚,不是随便说说的。

  她看着疯狗一样乱咬的刺客,咬着金玉良不放的骂着,“你还是王爷呢,居然瞎了一双狗眼,也不撒泡尿照照你自己,下贱到何等地步……”

  五王直接给了他一脚,踢的是对方的嘴,大概是有牙齿已经被踢得松落,所以血沿着嘴角一点点的流了下来。

  即使这样金玉良没有过去,过于言语低俗,她是懒得理他了,看着自己的哥哥给出了气,而且对方还要留活口,不然为何要激怒她。

  其实金玉良很少碰上这些事情,生活在皇家的人一般运用的是冷嘲热讽,而且讽刺的不这么直白,若是生活当中有人得罪她,大多数会吩咐人去掌嘴,并不一定会嘴顶嘴的去教训,毕竟还要讲究一个风度。

  可是现在这风度窝在心里,主要是窝的难受。

  苏妤知道他们这种骂的不痛快,心里别扭的感觉,顺口她就说了句,“好贱的一张嘴,说的好像你不是人生的,生你之前你母亲也没照照,不然夹缝里也蹦不出来你。”

  刺客一听骂他的人是苏妤,刚才费力的抬起头来还要还嘴,可是他越抬头苏妤骂的越狠,对方真的就再也没了气焰。

  金玉良看着,这么就没了嚣张,刚才对自己的那股气哪去了?

  她不由得看看苏妤,好歹也听说是大长公主养大的,难道大长公主教孩子骂人?

  实际上她调查过大长公主,是一个相当有手腕的人,成名于从龙之功,过来嫁给了经商的丈夫,虽然表面上看她不管其事,可是调查来的结果不是,这位能游弋于商界,是一位真正的经商有道之人,所以一生不困在公主府,转了银子之后也能达则兼济天下,所以后来她调查到苏妤这,认为经商的本领就是跟大长公主学的,却没想到这一张嘴,不管对方什么样的语言,我都不能给你折回去,如同你自己拉的屎,让你自己吃一般。

  震惊的人不止他一个,萧景知道他有倔强的脾气,可是今日才看到他骂人的模样。

  都要说骂人不好,可是看看这刺客究竟猖狂到什么地步,要是这么个人也找不出来,对方可真就猖狂到底。

  所以压制的手段是必须的,无论是哪种手段,骂人同样能做到大快人心,也是好手段。

  最起码在金玉妍到来的时候,这个人没有在仗着不能现在就死而去骂人,而是一直用怀疑的眼神看着苏妤,想要说粗鄙两个字,最终没能说出口。

  “不知各位找我来何事?”金玉妍很奇怪没有用本王。

  苏妤不由得看了看萧景,“她为何这般的没精神?”

  萧景用两个人都能听到的声音道:“凤阁老不许任何人和他说话,穿衣有人拿,吃饭有人端,就是没人和他说话,所以今天的事情不可能是他做的。”

  苏妤做到了心里有数。

  本以为对方的父亲死了受了打击,原来是高高在上的日子没了,才会这个样子,倒是让人轻看了几分。

  没有了骨气的人,着实让人看着不舒服,尤其是对方还留着一身傲骨,与精神俱佳的人截然相反。

  金玉良对她却没有什么改观,觉得一切都是装的。

  也不怪他这么想,毕竟这个人装了很久,要不是轻而易举就能烧东馆,真的没人能看出他的真面目。

  为了嫁祸于人,不择手段。

  试着想一想,就不说那些书多么的珍贵,当时东馆里边还有那么多的国家栋梁之材,这要是烧死到里边可不是赔钱肉疼的事,那是剜了多少大臣的心。

  如今这个人知不知道悔改无人知晓,反正眼前的这个事要说清楚。

  “玉妍,这个刺客说你指使他来刺杀太女,可有此事?”

  在金玉妍来了之后,凤阁老没有出言问话,反而把这个权力交给了五王。

  金玉妍看着他们出现的场所,再看看如今自己的下场,难道是自己不识时务,还是面前的这位哥哥也在忙着铲除异己。

  靠近,有的时候也是有目的的。

  金玉妍总之没往好地方想,所以对方问话的时候她冷笑了一下,“你们有机会在一起吃饭,我也不清楚,现在想杀了我的人不止一个,栽赃陷害的,又何必找理由这般麻烦,直接在我的饭里下毒就好了。”

  “玉妍,我在和你好好说话。”五王刚才说话的语气很平和,现在真的有些生气。

  金玉妍冷哼了一声,绕过他往桌子上看看,“这是喂饱了你再当一只走狗吗?”

  “有你这么说哥哥的吗?”金玉越恼怒,“你做了伤天害理的事,真的以为没人知道。”

  金玉越说的是死了的金玉奴,虽然他的父亲愿意给他替罪,但要是重新追究起来这个事,她金玉妍还是跑不掉的。

  果然这话说出来她老实了一些,然后用耐人寻问的话问金玉越,“一个手中没有实权的王爷,你留在这里要干什么?”

  “现在说你的事儿。”金玉越道:“是不是你派来的人?”

  没有得到回答的人虽然心里不满意,但是觉得事情没那么简单,看了一眼地上的刺客,“别人给我的黑锅,我这么说清楚吗?”

  “真的不是你?”

  “你们要是把黑锅给我扣上也没办法,不过这件事情不是我做的。”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小说作文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天命贵女:坏坏夫君坏坏爱,天命贵女:坏坏夫君坏坏爱最新章节,天命贵女:坏坏夫君坏坏爱 八一中文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