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过,换来安稳的女子想静静的躺着,根本不理会那些是不是贪污受贿了的人。

  再者说也算不上贪污受贿,有些人愿意拿出自己的金钱,甘心情愿买日后的平安,按理说谁也不会挑其中的问题。

  毕竟非常时期,朝臣们她还没有认全呢,还是好好的补补觉安安心。

  苏妤没有在大月宫,虽说以往都是前面把尸体打扫干净,后边便是登基,永远保持着国不可一日无主。

  可是到了苏妤这,她硬生生给耽搁下来,无论当时凤阁老怎么求?总之要休息几天,然后把大月宫里里外外收拾一遍,去除那些过于的繁华,但礼部尚书表示,皇宫里就该是辉煌的样子,所以只去除了过于的部分。

  对于礼部尚书很敢说话,很多人是表示敬佩的,毕竟现在还不了解国主的性格,没有谁敢冒冒失失的说话,在四海告示还没有张贴出去的时候,他们尊敬的称呼他一声小太女,其他的什么也不说。

  但是百姓茶余饭后还是了解到了谈资,从小太女从小涉足他国而归,到金殿之上与代国主以微薄之力相抗衡,说的比吃饭都香。

  渐渐的甚至有人说,不住皇宫的太女是因为害怕,所以这件事情传到了凤阁老的耳里,注意打探民生的他发现,忽略了一个重要问题。

  那就是小太女的婚姻大事,所以直接把女儿找来,结果得来的消息是和离的。

  “和离了好。”凤阁老也有着自己的打算。

  凤仪看着老谋深算的父亲,“不是想给凤阳大公子给了小太女吧!”

  凤仪还是难掉娘娘的风范,尤其是面对这位父亲,想着自己那么小,他狠心的推出家门,如今看着人就拿乔,尤其是刚回来的那几日,凤家人是怎么看待的她,一点都没有迎接有功之臣的想法。

  凤阁老了解她,看着已经为人母的女儿,道:“我把你其他的姐妹都赢回来,让我们好好聚一聚。”

  想一想天南海北的姐妹,凤仪一下子流出了泪。

  曾经的她们也勾心斗角,可是最后为了父亲的一个目标,她们真的天南海北走散了,唯独老父亲知道他们的下落,如今说出这句话也认可着女儿的成绩,于是刷刷点点写出了几封信,交给了下人送了出去。

  凤仪这才破涕为笑。可是笑过之后把问题也说了出来。

  “听说代国主自杀在牢房里?父亲不觉得有猫腻吗?这是多么不愿意小太女登基呀!”

  凤阁老冷然,“有些人注定生来就在高高的位置上,虽然惹得别人嫉妒恨,害得她一路走的也是颠沛流离,可是一但云开见日到了高不可攀的位置,就是真的高不可攀,那些妄想想将她扯下来的人,也只能是一个妄想。”

  “父亲打算怎么办?毕竟小太女没登基,还是根基不稳,也得防着千里之堤毁于蚁穴。”

  凤阁老一听满意,“你其他的姐妹出去没你这造化,不能说眼光浅薄,到底不如你。”

  凤仪听着心里泛酸,因为这夸奖来得殊之不易。

  多少心酸多少痛苦,在多少个不眠之夜,她心受之。

  “去太女别院,老夫还得跟她当面证实。”

  凤仪看着抱有一线希望的父亲,及时的泼了冷水,“你也看到了那个萧景,不远万里的护送而来,一路之上披荆斩棘,如果说只奉了云国皇帝之命令,那他把人送到即可。可朝会大殿之上,他以一人之力率领手下侍卫,就在泱泱禁卫军之前,那是抛头颅洒热血都无所谓,那里是普通人所为,父亲还是三思好。”

  凤阁老曾经休眠的凌厉复燃,看着凤仪道:“为君有夫百首,难道有了他就能杜绝别人?”

  凤仪摇头,“说了不信,那你碰钉子吧!”

  凤阁老还真就不信邪,带领着家丁和女儿来到太女别院。

  凤仪一直把女儿留在这里,更确切的说是芙蓉不走。

  也不知道这人哪有那么多的精力,这大概就是年轻的小孩子,精力旺盛的整天缠着韩笑,不是比武就是论拳。

  可是今日似乎她寂静的很,凤仪看不到人去找,左右父亲要说的事情她左右不了。

  去看芙蓉居然乖乖的待在房里,而且手里拿着个花橙子,也不知道哪里弄来五颜六色的线,看着乱如麻绳一般也不像绣花,反而拿着针投着花橙子,如同射着敌人的命。

  她奇怪,“你这是在做什么?”

  被打扰的人连忙将东西收起,“母妃,你怎么来了?”

  “看看你。”凤仪看着她要藏起来的东西,嘴缝里哼哼着,“我都看见了。”

  芙蓉叹了口气扔了出来。

  凤阁老很快见到了苏妤,盛装之下的人风采依旧,尊贵逼人。

  看着状态很好的人他笑了笑,“臣参见小太女。”

  “老大人不必多礼。”苏妤看了眼旁边的奴婢,已经有人奉上了茶。

  “老大人急匆匆而来,可是要说代国主之事?”

  凤阁老摇头,“这件事情小太女不必放在心上,明显是有人想让你背上黑锅,老臣已经命吏部尚书去调查,这锅太沉,小太女你不背。”

  凤阁老显然是个心明眼亮的人。

  “可是那个与我相像的女子也不见了。”

  “这就是个重点。”凤阁老道:“当时的情形还是混乱,刚刚收押一天就有人下了手,说明有人在混水摸鱼。”

  苏妤问,“阁老大人觉得是谁在浑水摸鱼?”

  凤阁老笑了,“小太女你休息好了,明天就见见,左右这些皇家人还要个说法,不知小太女可有勇气会会他们?”

  “不是我做的,我自然会说得清,但不见得他们愿意看得清。”

  “所以该铲除的小太女别犹豫。”

  一个久经朝堂的阁老,永远有着一股难以抹去的魄力,哪怕他的年纪已经上了温和。

  “阁老今日来就说这些?”苏妤笑了笑,铁腕治国终有血腥存在,她本人不怎么喜欢。

  “有件事要跟小太女汇报的。”凤阁老道。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小说作文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天命贵女:坏坏夫君坏坏爱,天命贵女:坏坏夫君坏坏爱最新章节,天命贵女:坏坏夫君坏坏爱 八一中文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