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家后堂师傅也是个办事麻利的,小二下去没一会儿就上来送菜,酒足饭饱以后苏妤变想休息。

  可是萧景总是拿眼睛溜着她。

  苏妤觉得他有话不好讲,于是问道:“什么事儿你犹犹豫豫的。”

  萧景一看心思被人家看穿,不由一下红了耳根。

  苏妤潋滟的口微张,心说你丫的不是饭饱思淫欲吧!

  她这表情也是不加掩盖。

  萧景的脸更红了。

  苏妤不由的双拳环胸,“嗨,我现在是男人哎!”

  萧景看着她那副样子突然笑了,过来伸手扯掉她的手,“吃饱了饭肚子会胀,你这不勒得慌啊!”

  “想什么呢?”他这回头还补了一句。

  苏妤立马变了个大红脸。但是马上找到了措辞,“这又不是肚子吃饱了会长,是你想错了吧?”

  她这一语双关也是来遮盖自己的想法。

  萧景却眼神明亮的一笑,“那你也勒的慌!”

  苏妤一看封神俊朗的侯爷好意思和自己谈着这个,索性也不害羞的坐下来道:“你干嘛总想我这?”

  萧景一笑,“那是我儿日后的口粮,我这个做爹的当然得替他看着。”

  苏妤本来不害羞的,可是被他这一说气笑了,“那就有儿了,你别瞎说!”

  “是我瞎说吗?早晚的事。”萧景笑得一脸幸福。

  苏妤却嘟了一下嘴,“还不知道我这躯体是孕育的宝藏,还是孤苦的坟茔,所以这事你想的有些早。”

  萧景一听这话收敛的笑容,“妤儿,我说会帮你查到幕后的凶手,你就相信我一定会办到!”

  萧景说着过来,“把外袍脱了,我看着平平的就觉得气难顺。”

  苏妤一听这话有些脸红,大概是平时窈窕的身姿他看惯了,这会是怎么看自己都不顺眼。

  不过束胸的确是累得慌,她想着放开喘喘气也好,却不想萧景突然伸来的手。

  苏妤下意识一躲,结果看到对方抓着的是玉佩。

  “你应该先摘下玉佩!”

  苏妤没长穿男装也就没想到,不过看着他格外宝贝这玉佩,一边往下脱外袍一边说道:“这是萧老侯爷给你的吧!你就别给我装斯文了,要是被我弄残了就不好了。”

  苏妤低头脱着外跑,把话说没发现对方脸色沉沉的。

  “你刚才怎么称呼我父亲?”

  “萧……”苏妤吐出了一个字,马上发现不对抬头看他。

  萧景似乎有些生气的往床边一坐,手里还似心烦的摩挲着玉佩。

  “我……我应该称呼父亲的!”苏妤不好意思的讪讪一笑。

  “这还差不多。”萧景一边说着也一边遗憾道:“我们成婚二老以不在,也是让你疏忽了。”

  苏妤看他不气了,才笑着说道:“我也的确是没习惯,不过以后我会改正。”

  “随你,不过可不能再称呼萧老侯爷,还有你对我的称呼,私底下叫什么都行,到了宫里可不能直呼我的名字!”

  苏妤点了点头。知道皇宫里的那位不喜欢自己一直在找错,他的提醒也是对的,所以面对着对方好心的提醒,起了戏虐之心的人说道:“那我称呼你老爷吧!”

  “得了得了,你知道那个红玉一叫我满身都掉鸡皮疙瘩,你这是存心戏耍我,看来为夫真是对你管教不严!”说着起身过来。

  苏妤连忙举起自己的手做投降状,“官人官人,我不敢了。”

  可是萧景没走开,倒是弹开了她的束胸,使只春光一跃。

  苏妤连忙捂着束胸的宽腰,这要是掉下来自己可是直接给对方一览无余。可是饶是如此她的手法也慢了一些,还是春光外泄了。

  萧景看着她连忙遮掩的样子揶揄道:“我也不是没看过,你遮掩什么?”

  苏妤红着脸往上挪了挪。哪怕是两个人有了夫妻之实,可是这么赤裸相见还是让人羞得慌。

  可是听萧景这么不羞不臊的一说,她道:“光天化日的,不羞你怎么不脱!”

  这个时代就连男子都包裹的严实,从来没有露上身的,那就别说女子了。

  苏妤只顾羞得慌不晓得,这才是她让人欲罢不能的,那羞羞怯怯的模样还要硬装横模样,倒是真的挑拨了别人的心绪。

  “谁说我就不能裸露身体,是你想看激我吧?”萧景可是从来没有顽皮的一面,多年来韬光养晦的生活养就了他稳重的性子,如今这么一跳脱,苏妤还真就看傻了眼。

  也是平日里看惯了他眉眼清和的模样,如今光天化日的褪去上衣裸露出如玉的肌肤,不由得让她咽了下口水。

  “我说你想看吧!”萧景望着某人火烧云一样烧上来的脸,顿时是笑声朗朗。

  苏妤急忙辩解,“你干嘛呀?青天白日的。”

  “让你看个够!”萧景说着又褪去了裹裤,露出强健有力的修长之腿。

  苏妤连忙捂上了自己的眼睛,想着下一步他就会把自己抱上床,就这么青天白日的搞动作,她真的担心会不会有人来敲门,或者是冒出不明的家伙。

  萧景见她这模样又逗她,“我是换洗一下衣袍,你在等什么呢?”

  苏妤在手指缝里看见他果然又穿上了裹裤,当时就害羞的不行。

  害羞不行的人也有些恼羞成怒,自己不过是小小戏耍了一下他,结果这个人加倍的还过来。

  “萧景,让你戏耍我!”苏妤把束胸的带子往腰里一掖,整个人奔着萧景就扑了过来,此时的他刚提好裹裤,冷不防被人一铺就倒在了床上。

  苏妤乘胜追击的骑在他身上,伸手就去挠他的痒痒。

  萧景咯咯笑的来回的躲着,可是骑大马的人也不轻易下来,要知道制服一回他多么的不容易,岂能错过了机会。

  苏妤专挑选他最痒的地方去挠痒痒,乐的萧景也顾不上反抗。大概是活了这么大才知道他的痒痒肉是如此的敏感,所以笑得眼泪都快出来了。

  “服不服。”小女子在身上还叫嚣着,却没发现如此一闹腾,束胸的腰带已经渐渐的散落。

  萧景此时正举着双手想说服,也就扶到了她的两点之上。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小说作文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天命贵女:坏坏夫君坏坏爱,天命贵女:坏坏夫君坏坏爱最新章节,天命贵女:坏坏夫君坏坏爱 八一中文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