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这两天会注意一些。”云鹤子曾经一度的闲散医圣,说云游的时候你找不到他的行踪,说要留下来的时候,你猜不到他住在哪里。

  如今不知道是不是年岁大一些,在看着两个徒弟落脚在这里,他便在城边开了一个药,自己也不怎么去,留了徒弟在那里看着。

  自己独自一人上山采药,有时候一去就是半个多月。

  这次在深山里采到了千年好灵芝,这才满意而回。

  “那有劳先生了,不过眼下还请您帮个忙,我想确认一下我俩之间有没有血缘关系。”

  老者看了看萧无,发现对方有股莫名的紧张,额头上有着细腻的汗。

  看来这人比萧景还要紧张呢。

  “行,取两滴血。”云鹤子对红烛吩咐。

  萧景看着拿来的碗却不是以往看见的装着清水,而是两个很小很小的空碗,看着格外的瓷白细腻,不印有任何的花纹,放在手掌上正好。

  “来吧,你们谁先?”红烛是个十三四岁的女孩,看着他们问着。

  “我来。”萧景取了指头血。

  “你呢,还犹豫什么?”

  萧无此时明白他这么做的理由,就是要确定一下自己是谁家的,好更加放心的交给苏妤。

  大概是这次的作为萧景不满意,所以对他怀疑慎重。

  其实现在的凤家不过是表面上的风光,他也是回来之后才知道的,选没有自己想象的那么强大,也难怪萧景会怀疑他。

  本该是运筹帷幄决胜千里,却险些陪了他们的性命还丢了武玉,也是他遇事不周。

  一滴血滴入了另一个碗里,接着红烛便拿了出去。

  “老先生!”

  “放心,红烛这丫头可比红袖靠谱多了,医学方面虽然赶不上他的师姐,但是做这点事情还是绰绰有余。”

  绿袖现在有点心不在焉,“公主来了,我去拜见一下,公子在这里等结果吧!”

  “这么晚了你一个人出去,还是我陪你吧!”红袖欲言又止,是急忙跟上,“我也得去看看公主,都已经很想她了。”

  “你们能找到吗?我给你们带路吧!”萧无逮住机会不放松。

  “你还是在这里等结果。”萧景给了他一个颜色。

  萧无一笑,“不管消息如何,你都是我哥。”

  萧景听着就想踢他,果然对方不知道他们两个谁大谁小。

  萧无一溜烟儿的追去,等结果的萧景完全失去信心。

  “绿袖,你等等我。”绿袖不厌烦的看了她一眼,“你就不能让我清静一会儿。”

  “你能清静下来吗?心里跟着火似的。”红袖直肠子永远是改不掉的。

  看着同样追出来的萧无,后边如同见鬼一样的躲着萧景。她们对此也没有多问,毕竟一家是一家的事情。可是不妨碍询问一下武玉的事情。

  “萧无公子,你最后一次见到武玉是什么时候?”

  萧无确定后边没有追上来,他道:“应该是三天前,我们被一帮陌生人用箭雨覆盖,他是掩盖着公主他们逃脱,由于当时情况危急谁也顾不上谁,都是用最快的速度往出跑,所以人丢了我们发现也是今白日。”

  “仔细算来已经是三天两夜,如果他受伤了会去哪里?”

  “侯爷怀疑,他有可能是被抓了。”

  “没听说太医院谁出去给人看伤。”绿袖回忆着。

  看着绿袖焦急的模样,萧无多少也是听说的。

  其实武玉的母亲压根不同意这桩亲事,主要说话就是门不当户不对,甚至私底下让流言蜚语传入绿袖的耳中,无非是她配不上自己的儿子。

  可是如今听说这人太医院任职,看来也不是个等闲女子。

  “绿袖姑娘请宽心,侯爷既然把人带出来,就会对他负责到底。”

  “我不是担心这个人,我是担心他的伤。”绿袖似乎是想撇清些什么,可是说来说去不都是武玉。

  接下来的事情分成了两部分,苏妤第二日随着凤老爷子入朝,与那个不知派了多少人劫杀她的代国主正式交锋。

  金玉奴摆着代国主的架子,并没有赐座,而苏妤是默不作声的以晚辈给长辈见礼的方式,轻轻的给了一个福礼。

  金玉奴看着到底没说什么?因为深究下去对方还是邻国的公主,没必要给她行什么大礼。

  “远途而来很是劳累。”

  “还行。”苏妤始终是不卑不亢的表情。

  “还行,是个什么?”有些年轻的官员,居然取笑。

  “还行,就是我胜在年轻,无论是爬山涉水的累,还是躲避暗箭的伤,只要给我充足的睡眠,第二日我便生龙活虎。”

  朝堂上的所有人一听这话,都上下打量着苏妤,看着初来乍到的人敢暗含机锋,不知分了多少个派别的人有敬佩,有明哲保身的看戏,有一为偏袒代国主的恼她,还有寥寥无几向着凤老的,看着她出生牛犊不怕虎,高兴的仿佛看到了希望,再有就是观望者,这些人哪里说话他都能插上一嘴,但是不知他站在哪个方向。

  杨华现在就挺让别人迟疑的,谁不知道他是代国主的人,两个人平时穿一条裤子都嫌肥,如今却发生了意见相左。

  金玉奴今刻意的打扮了一番被讽刺老,她心里冒火眼神格外的犀利,打在苏妤的身上,如同一把把小刀子。

  可是燃烧片刻九经朝堂的人变清醒

  这一片利嘴像谁?

  她见到人的那刻终于知道杨华为什么不反对,因为这个人长着父母的标志,仿佛远去的那两个人从硕在一个人身上,在她的身上就能找到那两位的影子。

  朝会之上不少人都见过质子和皇太女,结合着两人的面貌来看苏妤,大家一致确认无疑。

  金玉奴看着场景心里直皱的慌,可是表面上的文章她的做。

  “凤阁老,这次确信无疑吗?”

  “代国主,如果此人不能够确信,臣倒是听说过一个法子,那就是低骨认亲。”

  金玉奴听着这个办法质疑的看着凤阁佬,“您是不是年岁大忘记了一些事情,我那苦命的皇姐也没有留下尸骨啊!”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小说作文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天命贵女:坏坏夫君坏坏爱,天命贵女:坏坏夫君坏坏爱最新章节,天命贵女:坏坏夫君坏坏爱 八一中文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