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笑这是死到哪里了。”李玉还有着几分焦急,按理说离皇宫这么近不可能听不到消息,那么究竟是谁封锁了消息?又是谁任由事情发展?

  李玉活了一辈子他比谁都精,起身就去开门。

  “公公你干嘛?公主不许你出去。”

  李玉白了绛雪一眼,“怎么你也看上我了。”

  “公公。”绛雪亲切的叫了一声,“公主担心你吗。”

  “老奴我更担心她,去,给公主找回来。”他再也坐不住了,不让出去会耽误时间,不如让她们出去找。

  “还是我去吧!”看着外边兵荒马乱的,凤志挺身而出。

  “你得了吧!”知晓一切的白露白了他一眼,觉得一切祸事都是他引起来的。

  白露说完推门就出去,结果外边不知谁射过一箭,差点盯在白露的腿上。

  这也是她身子一歪,被人扯了过去。

  “还是我去吧!”

  “怕死我就不去了?”白露重新往外看了看,这一箭纯属意外,可是外边打的也是异常激烈。

  不知道什么时候一股士兵又参加进来,现在变成了二比二对打,到处都是身影。

  这么混乱的情况下如何找人?找了人又要如何带回来。

  李玉瞧得十分清楚,“一起出去找吧。”

  刀光剑影之下要去找人,他们首先也得找个庇护的人,可是眼下没有会功夫的,凤志就直接站了出来。

  “我还会些功夫,你们在我身后就行。”

  李玉在白露的那番话当中听出了什么?他仔细的看了看这个女子似乎那里有些不同,老眼昏花的他也说不上来,总之还是同意了。

  结果在这人脉不要走的时候,大概是真的有一些急,那比普通女子要大要宽的脚显露出来,随之淹没在裙裾之下。

  李玉一下子恍然大悟。这原来是个男子,居然跟公主出出入入,为何不见萧侯爷也生气?而且还在外边拼死的活着。

  李玉当时见到是这个情形,可是苏妤在看到的时候不是这个情形。

  望着越来越多的兵,后来加入的她看清楚是兵部仆射带来的人,丝毫没犹豫的加入了辰王的队伍,甚至时不时的放着冷箭。

  冷箭对着的是谁?如果这个时候没有赫连烈在身边,苏妤想毫无意外的可以回现代了。

  虽然这是一厢情愿的想法,可是没死的人就得挣扎的活着,既来之则安之为了自己的小生命。

  哪怕热情的人让自己看到了凉薄的一面,那么自己也得学会接受。

  赫连烈一直和辰王对打着,他不敢下死手却利用了对方的身份,就在兵部仆射带人来,甚至还投放着冷箭的时候,辰王居然让他逼的成了靶子。

  如此一来这人不得不退出。

  赫连烈抓住这个机会想送她回房间,结果看到寻来的几个人。

  “公主,事态不太好,你跟老奴走。”

  苏妤看着眼前的情形也不对,好汉不吃眼前亏,躲一躲没什么?

  可是这么多人他们想撤出去,前面必须有人杀出一条血路。

  这个艰巨的任务落在了赫连烈的身上,他不需要任何人一个眼神儿首当其冲,手中的刀如同割韭菜一般。

  战场上的他让敌人闻风丧胆。同样侍卫看到他血光的眼睛如同饿狼一般,打的也是十分的切手。

  与此同时另一面,萧景还一手牵着白月光,另一只手挥舞着宝剑,渐渐的在向他们靠拢。

  一个赫连烈已经很厉害了,再来一个萧景势必能够闯出去。

  “王爷,赫连烈带着公主好像要逃出去,萧侯爷也过来帮忙。”

  已经很久没这么剧烈运动的人,觉得浑身上下都头都酸疼。他狠狠的捏着手中的宝剑,“没用的东西居然没拖住,去,给他一冷箭射在腿上,别要了命才好玩。”

  此时的白月光没有听到这句话,但确实感受到了这句话带来的后果。

  本来会武功的她能够躲过去,可是不得不承受着这一切。

  她真的拦不住萧景了,尤其是看到自己的妻子在赫连烈的保护下,萧景居然扯着他还十分的英武,不管上来多少侍卫都被他砍下,渐渐的有了靠近的趋势。

  可是就这个时候白月光受了伤。鲜红的血在她腿上蔓延开来,动一下都是撕心裂肺的疼。

  可是小女子隐忍着,任由冷汗滚落还喊着,“侯爷,快去救公主,别管我了。快去呀侯爷,我不能成为你的拖累!”

  萧景看着她受伤的腿,想说一句你怎么这么不小心?可是话到嘴边又落了下去。

  四处找寻找想找一个侍卫,甚至喊着李木和甲三他们,可是人太多乒乒乓乓的杀生震耳欲聋,根本没人来呼应。

  白月光一看这是要丢下她,就凄凄哀哀的求着,双手紧紧的拽着萧景,好像是疼痛当中下意识才有的行为。

  “她还有人护着,你一定要坚强。”萧景最终没有找到人也没放弃她,“我给你找一个安全的地方。”

  辰王云擎宇远远的看着这一幕,他凉薄的嘴角滑起了一个弧度,“无毒不丈夫,难当大任。”

  “王爷,赫连将军那边需要派人吗?”侍卫也不知道都该如何称呼,总之现在一片糊涂,主要能说清谁是谁就好。

  “本来侍卫是抵死相护,他能够逃出去正好截杀。”辰王咧着嘴笑了笑,“先给他们各自一个生路,记住了不能会合。”

  侍卫明白的点了点头。

  于是萧景带着人开始往南杀,时不时心有不甘的看着被别人护送的苏妤,刚好苏妤也回眸,就在他护送白月光时,看到了带泪的眸光。

  萧景心一疼,牵着白月光的手上被花开一道血口。

  苏妤看着回头,再也不去看用生命护着别人的人。

  奋力拼杀的赫连烈在北边撕了一个血口子,自己身上已经是血染的风采,他把溅了血的脸胡乱的摸了一把,也不知道自己身上有没有受伤,继续为保命而伤人命的刺杀去,手法决绝。终于在不知方向中走对了目标,在血泊当中开出了另一番天地。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小说作文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天命贵女:坏坏夫君坏坏爱,天命贵女:坏坏夫君坏坏爱最新章节,天命贵女:坏坏夫君坏坏爱 八一中文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