啪啪啪,清脆的嘴巴声近距离听着是格外的响。

  碧莹心思快的乘机撂下了脚,同时身子也一矮,以至于雪地里的声音被淹没,可是受伤的手上淋下了血,就在她躲避的草堆前。

  “你这不是在牵引这事端吗?那本来是个没人注意的地方,如此一来,等于自己送上门去。”女子愤怒且压低声音传来,她瞧瞧抬头看那被训斥的人,听着斥责的话连贯的一想,怎么感觉遇到了害他的人。

  “你就这么不信我。”男子眼睛都红了,“那高贵的人让你做了什么,你不知道么?”

  啪啪啪,又是嘴巴声,比刚才还凶。甚至隐隐的男子嘴角有了血,还泛着青紫。

  可如此换来的并不是男子的胆怯和追悔莫及,那人摸着被打的脸看了看手上的血,“你为他打我?”

  女子声音冰冷,“为他打你是你的荣幸。”

  “真够荣幸的。”男子动了动肿胀的嘴。

  “你还意识不到么?他能让你生也能让你死。”

  男子深深的看着对方,最后模棱两可的说,“不会这么严重吧?”

  “你可以试试。”

  “也没什么不敢的,舍得一身剐,敢把皇帝拉下。”男子刚刚回转的情绪又刚硬了起来。

  “你还顶嘴。”女子看着对方,在对方一动不动笔直的如竹子的身体上,她态度后退一步的道:“赶快设法回去把人引走,千万不能发现什么蛛丝马迹,否则,我会难过。”

  男子在听了这话不在抵触,说了声是之后,欲走还留中很是无力的说了一声,“帮主,其实去了你也不用害怕,咱们里里外外摆着的都是酒坛,根本就不容易发现。”

  “发现了你我便是死。”女子不似生气的说着,反而是这件事决定着她们的命运一般。

  这下子黑影的男人不再犹豫,直接起身就奔着碧莹这边过来。

  已经借机蹲在地上的碧莹,被旁边的草屑遮掩着,能堪堪躲过急匆匆的人。

  可是这人过来的时候竟然发现了血渍,就在白色的雪上滴了几滴。

  碧莹大气都不敢喘一下,狠狠的憋着气,用手捂着自己的呼吸低下了头,那狂乱的心仿佛要跳出心口,让她恐惧的紧咬牙关,在这有利的机会能看清对方的面容,她都硬生生忍了下去。

  “还不快去,你犹豫什么?”

  女子看他停滞的脚步催促到。

  这让男子想到了刚才被她打,也许是自己走的急嘴角溅过来的。也就不再犹豫的往出走,甚至走的时候还频频回头。

  碧莹就把自己缩成最小,看着刚才说话的女子开了萧府的后门,很快消失在竹林之内,她发慢的呼吸才渐渐缓和了。

  碧莹一看这情形她也不敢回萧府了,无论如何也想不到,容不下她的人居然在萧府里,可是她连这个人是谁都不知道。

  如此冒失的回去,自己生命有危险,左思右想她看向了前面的竹海,穿过去便是公主府的一个小侧门,也许那里有护着她的人。

  碧莹就这样敲开了公主府的侧门,万万没想到这个时候还能见到苏妤。

  “公主。”逃生之后的碧莹看到了亲人一般留下了眼泪。

  “能活着回来就好。”苏妤也好感动,上上下下的打量着她,发现手上是一片模糊,仔细一看大拇指下边至胳膊处都是翻开着的血肉,左一个口子右一个口子也说不清多少,流过的血都已经凝固住了,这是伤了皮肉没有伤筋骨,只是有深有浅的说明当时她很慌乱。

  “绛雪,找来府医。”

  “我去吧!”白露刚进来,她也看到了碧莹衣服手上都是血,毫不停留的出去了。

  “给她找身衣服先换上,一会儿手难免包的跟粽子一样。”苏妤也是见过大伤小伤,“绛雪,你去取套亲衣群给碧莹换了。”

  “好的。”绛雪转身出去,她们关系处的好,眼见着人伤成了这样回来,泪水已经在眼珠里打转了。

  “不公主,奴婢还有一件事情要禀告,是……”

  “什么事也不如你重要,既然你回来了就治好病再说。”

  碧莹泪水盈盈的点头,“那奴婢先去换了衣裳。”

  “去哪儿就在这换吧!”

  “脏。”碧莹到底顾及着她是公主,转身去了外间婢女小憩的房内,那里绛雪正在给她找着衣服。

  “受伤了还事儿多,难怪她们叫你姑姑。”苏妤说了一句,隔着屏风也看得到背影。

  “礼不可废的公主。”碧莹说话的时候欲言又止,若有所思的很。

  苏妤听着摇头,灌入骨髓的执念九头牛也是拉不回来的,可是她心思之外的心思还是知道的。

  “公主,府医来了。”

  随着白露而来的是一个小老头,胡子都已经花白了。据说大长公主在时这人就是公主府的府医,李玉做了公主府的管事,于是这个人又被找了回来。

  “见过公主。”

  “嗯,先生你稍坐。”

  苏妤有着平和又谦雅的一面。

  “白露,去隔壁找富贵,说府医给他又配了一剂药。”

  白露虽然不知为何这么说,但是向来是个机灵听话的孩子。

  白露出去后,以往照顾苏妤起居的大丫头不甘不愿地端上了茶,不敢有任何的不悦,可是看着忙里忙外的人已经不是她们自己,眼睛里也透着惆怅。

  隔壁,绛雪不许碧莹自己动手,毕竟那手看着都疼。

  “姑姑,我来帮你弄。”

  她们在屋里呜呜喳喳,苏妤便能想到她们在干什么?

  “手都伤成了那样子还心疼一件衣服,拿剪子剪了。”苏妤在外边干净利落的吩咐。

  绛雪本来就心疼着碧莹,看着她自己要解开纽带扣,所以才说话上前。

  可是公主面前是不得喧哗的,几个大丫头相互看了一眼,温馨又温暖的一幕不是给她们。

  甚至她们担心着很快就会被顶替。

  里边的几个人还不知道,感受着不一样的温暖与照顾,碧莹很快换好了衣服走了出来。

  绛雪又帮她重新梳了发髻,所以人回来了干净利落。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小说作文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天命贵女:坏坏夫君坏坏爱,天命贵女:坏坏夫君坏坏爱最新章节,天命贵女:坏坏夫君坏坏爱 八一中文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