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到清楚。”萧景含着情绪的说道,“还有来往没?”

  “不敢。”

  名路其实是好奇,眼高于顶的萧家大小姐嫁了什么样的人家?所以是带他家主子去看热闹的,结果热闹没有看明白,现在受到了斥责。

  萧景现在走一趟肯定是不赶趟了,因为上朝的时间已经进了。可是碧莹现在性命攸关,他那肚里揣着孩子的娘子根本就睡不好,眼前的富贵更是忐忑不安,他获悉了事情也有些心绪不宁,于是早朝的班上看不到他。

  但是清雅胡同左拐第三个青砖瓦房上,他的身影出现了萧云曦的婆家,确定主院这个时候已经灯火熄灭,留下两个打更守夜的仆役也是昏睡香甜。

  于是几个黑影跳下来,开始在三进的院子里搜查。

  别说,这个胡家还真是挺大的,三进三出的院子就坐落了三四十间房,大大小小的要是查下来,恐怕天都亮了。

  天亮之后就这么查别人的院子自然是不方便,于是韩笑道:“侯爷,有办法让他们把人交出来。”

  “什么办法?”萧景在搜查了几间房后和他碰面,两个人之间意识到了同一个问题,细细的排查了几间房,再这么搜查下去天都亮了。

  “不如抓了他们的当家老爷,逼着他们把人放出来。”韩笑说着往主院的方向指了指,“我刚才看到了,睡得跟猪一样。”

  “不行,并不确定就真的在这家,万一打草惊蛇,对方杀人灭口怎么办?”

  韩笑一想也是这么回事儿,问萧景,“天真的快亮了,我们在快速行动也查不完。”

  “那也不能打草惊蛇,要确保碧莹的命在。”

  “你怎么一根筋。”韩笑这也是得了命令出来的,总不好又无功而返。

  “放弃所有的主院,以柴房陋巷为主,总不能抓了人回来供着。”萧景轻轻的吩咐一声。

  “万一放到了密室里呢?”韩笑总是想些别人想不到的。

  “她只是一个弱女子,还用不上费这些心思。”

  想着立马当先奔向了后院,在这个三进的院子里,柴房也是不止一个的。

  有些主院里单配着小灶房,所以也有柴房,他们正要一间一间的找去时,突然在充满凉意的呼吸当中嗅到了一股烟味儿。

  韩笑提着鼻子闻了一下,冷冷的空气当中果然夹杂着烟味,被肺吸收的冷气再配不上烟,韩笑忍不住都要咳嗽几声。

  萧景立马瞪了他一眼,硬生生的让这人收了回去。

  “哪走水了?”名路过来,“爷,能通知这家人吗?”

  萧景听着这句话有点头疼,没休息好的人是不是都没有智商。

  “赶着人来之前,我们先看看怎么回事。”

  能是怎么回事儿呢?碧莹算是被困之后选定了这个时辰,夜深人静的好逃跑。

  因为此时快天亮,人也是深度睡眠中,不容易醒来。

  她的手上被绳索困着不方便,深夜里喊着饿没人理会,终究是喊了渴死了要水喝,才有人殃殃的给她端了一碗水。

  有了这一碗水,碧莹慢慢等着它结了冰,才将碗轻易的击碎,后用锋利的碗片搁着麻绳,那怕看不到不准确划到了手,她也在找到位置继续来。

  用了碧莹今生生孩子的力气与疼痛,她反绑着的手终于是划开了。可是她没敢轻举妄动,寒冷的她手脚僵硬,由于流血渐渐的发抖着。碧莹稳稳心神仰望外边,发现午夜寂静的很,就先做了一个动作取暖热身,那就是利用柴房来钻木取火。

  已经是夜半时分了,所有的人在寒冷的冬季都睡去,哪怕最初这里也留着一个人看守,可是看着是一个柔弱的妇人不吵不闹,便不经意的打着哈欠回去睡觉。

  如此一来更加方便了碧莹,她钻木取火之后渐渐暖和了僵硬的四肢,使得她活动开了也敢跑。

  几乎是在萧景闻到烟味儿赶到的时候,作惯活计很是麻利的碧莹,已经爬出了高高的院墙,忘我的逃跑着。

  那么这时候她看到黑影自然是成了抓她的人,于是跑得越发的快了。

  萧景他们找到柴房自然没有看到人,但是一个侍卫发现了事情,一个个被严严实实封着口的酒坛子,分量竟然格外的重。

  这些酒坛子就摆在人不居住的空屋子里,还有人也不爱出没的廊檐之下,都说烈酒不怕冻,仿佛是印证。

  结果廊檐之下都是酒,空屋子里的外边看着是酒坛子,里边确实不知所谓。

  为什么这么说?侍卫查找的时候进了这里,由于天黑他不小心拌上了个酒坛子,高大魁梧的身材差点绊倒,可是酒坛子没有任何事情,连轱辘一下都没有。

  是因为酒坛子太大么?侍卫想着就扣开了黑色酒坛子上封着的红色的纸,结果手沾到的不是清凉的酒,而是有着沙粒一般的东西,好像小土疙瘩的一半。

  侍卫用手捏出一个粒儿来,没敢用舌头舔一舔怕有毒,而是闻一闻,结果一股咸味儿传来,竟然是盐。

  他禀报给萧景这些人再来查,此时的碧莹已经跑得老远了。

  气喘吁吁的她一直沿着墙根儿走,原因也是碰到巡夜的多费口舌,她辨明了一下方向向左走,想要快速的去萧府看看富贵。

  自从夫妻二人失去了孩子,彼此之间相互慰藉着,这若是自己有个三长两短,怕富贵真的不能苟活于世。

  所以逃出来的人先想到了自己的相公,于是她沿着近徒来到了萧府的后门。

  萧家的后门不远处连着公主府的侧门,由于公主府门外种了一片竹子,连着萧府后门也是成片的竹子。

  竹子被雪轻轻的覆盖,但由于积雪不多竹子挺直,从远处看去是皑皑白雪一片,就在这白茫茫的雪下面蕴藏着绿色的勃勃生机,也藏着碧莹逃生的笑。

  她抬步就要穿过竹子往里走,结果深更半夜传来了话语声。

  “你怎么把她丢到那儿了,这人已经去找了?”

  “我也没想到他们能猜到,以前的私盐也放那儿了。”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小说作文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天命贵女:坏坏夫君坏坏爱,天命贵女:坏坏夫君坏坏爱最新章节,天命贵女:坏坏夫君坏坏爱 八一中文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