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主府的开府宴,本以为在高堂广厦,鼎食鸣钟中进行着饕餮盛宴,来一个别开生面的场景,载歌载舞热闹非凡。

  可是热闹非凡是有了,饕餮的盛宴没有看到,反而是公主遭到了刺杀,之后是莫名其妙的一阵慌乱。

  这公主府的治安这么差吗?

  所有的侍卫都去了哪里?

  容依尔那个时候还真看到了,似乎众多的侍卫没有护着公主,反而是守护者来宾。

  这公主府的侍卫为何是这个反应?难道他们不尊重公主吗?

  容依尔这里还在想这问题,就看到苏妤有惊无险的登到了高台之上,冲着底下暂时平稳的人们说道:“诸位夫人,公子小姐实在是抱歉,本公主回来匆匆几日,实在是匆忙,没能做好万全的准备招待大家,让大家受惊了,都没事儿吧?”

  她这么和煦的一问,底下有人应声,“公主,你没事吧,要小心贵体不行请御医吧?”

  苏妤往下看了一眼,是韩笑的母亲,曾经和她也有过一面之缘,不过事情发生得不太愉快,还是杜海棠陷害她的时候,这位也是被邀请去的。

  “没事的韩夫人,谢谢你。”苏妤没有任何的不舒服,本就是意料当中的事儿。

  “那个救本宫的夫人。”苏妤故意的说了一声夫人,“听着名字好像是叫柳杨,不知哪位夫人认识她,如今受了伤在我府上不能动,麻烦谁来告诉她家里一声。”

  本来就知道有人救了公主,她们还在想着是谁这么勇敢,可是名字一说出来她们不认识。

  “公主说了这位夫人叫做柳杨,你们知道是哪一位吗?”李玉这位公主府的大管家,绝对是公主说什么他说什么。

  就在众位夫人猜想着是哪个五六品官家的小官夫人时,韩尚书的夫人青着脸站了起来。

  “公主真是贵人多忘事,那不是我尚书府的小妾的名字,公主你是不是看错了……”

  “大胆,公主的话你敢质疑?”李玉可不允许任何人来冒犯公主。

  韩尚书的夫人为了那一句夫人的话始终带着一丝怒气,她并不晓得这位公公,只是冷冷的说了句,“公主手下伺候的人就这般吗?弄错了事情还得要本夫人承认。她不过是我府上的一名小妾,怎能以夫人称?”

  苏妤懒散的一笑,“这么说是本公主错了?”

  “她,不就是柳杨的好女儿吗?”韩夫人把女儿两个字咬得特别重,没有回答她的问题,显然以一种漠视的态度,来说着他身边的李家英,“同样是在萧府,她是做妾的,和她娘一样。现在故作不知不吭声,你还能默认了去,本夫人还活着呢!”

  韩夫人为自己义愤填膺,觉得说的话句句在理,所谓有理走遍天下,她不怕。但是她忽略了一个问题是尊卑有别,皇权面前到底谁大?

  李玉看着她,忍住了伸手的冲动,可他那深邃的眼睛早就看得出,因为之前公主的名声被破坏,这些人拿公主并不为重。这是要换作一个睚眦必报的主,早就拿着她们相公的官职威胁,岂容她们在这里拿翘。

  可苏妤单从那水润的眼睛就能看出内心的善良,并没有和他们一般见识。

  李玉赞叹大长公主教养出来的女儿就是这么好,可是太好了,别人还当她是个软柿子,所以这第一刀他来开,给了苏妤一个询问的眼神。

  后者只是淡淡的看了他,李玉以明白,出了天大的事公主不埋怨他。

  于是抡起了巴掌直接打在了对方的脸上,啪啪之声震耳欲聋。

  韩夫人着实没想到几句话换来一顿暴打,她急急忙忙的躲,可是李玉打人岂能不给手下一个知会,早有家奴过来压住了她,硬生生接了李玉十个巴掌,以是打的脸颊肿胀,钗横鬓乱,嘴角还涔涔流着血。

  李玉下手果然一点没留情,就是要杀鸡给猴看。

  “韩夫人是吧,现在就滚回你尚书府,少在这里丢人现眼。”

  韩夫人还没受过这么大的屈辱,就感觉周边都是嘲弄的眼神,甚至隐隐的看到府上的两个小妾嘴角有一闪而过的笑,她发肿的眼睛微翻,用袖子擦了一下嘴边的血,“公主府的公公,我见识了。公主纵容你伤官妻,那我就告知丈夫,天下还有王法吗?”

  韩夫人果然是个不识时务,这番话说出来明着他的内心,这才是个呲牙必报的主。

  “怎么,咱家还没打够你,你这是要自讨打啊。”

  “不敢不敢公公息怒。”那两个小妾当中的一个人发现自己笑被夫人看到了,正愁着回去之后人家要收拾她,忐忑当中没想到还有这样的对话,立马识时务的拉着她家夫人,“走吧夫人。”

  韩夫人也算找到了一个台阶,虽然现在她丢人丢到家了,可还是就着台阶走了。

  不过苦了跟她来的丫鬟,出了公主府上了马车就开始撕打她的丫头,把一腔怒气都发在这是。

  韩夫人这么打他的丫头,也是因为他被打的时候,这两个人没有出来以护着,作为不护主的奴婢她要惩罚,完全没考虑到一切都是她咎由自取。

  把完了两个疼都不敢吱声的丫头,已经是回到了府门前。可怜两个丫头伺候了她多年,被叫上车的时候还想安慰着夫人,没想到遭受到一路的暴打。

  回到府里的韩夫人到处找着他家老爷,结果书房里没人几个贱妾让她领走了,就怀疑这人又出去寻欢作乐了。

  她恼怒的坐在花厅里等着,然后虎视眈眈的看着两个妾室,吓得这两个人头皮发。

  看到了这位夫人是怎么对待身边人的,所以哆哆嗦嗦,谨言慎行。饶是如此,人家还是能够找到话柄。

  “说,那个贱婢是怎么出去救人的,为什么不是你们两个,贪生怕死的躲着什么,要是你们救了公主,我会受到这样的礼遇吗?”

  望着胡搅蛮缠不可理喻的人,两个妾室心里明白大祸临头,扑通扑通跪倒在地。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小说作文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天命贵女:坏坏夫君坏坏爱,天命贵女:坏坏夫君坏坏爱最新章节,天命贵女:坏坏夫君坏坏爱 八一中文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