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景这话刚说完,萧侯府门吱呀一声打开,里边走出一个貌美的女子。

  寒冷的冬日她穿了一身素白,犹如若雪一般晶莹剔透,让人看了我见犹怜。

  “公主,你瞧瞧他金屋藏娇哪有诚意。”

  苏妤昨天晚上就看过这个女子,表情淡淡的看了一眼萧景,“把人安顿了,我不想再听见流言蜚语。”

  女人对自己所爱之人天生有一种嫉妒感,现在苏妤嫉妒爆棚。

  那边的女子仿佛不知几个人说着什么,冬日的冷直接僵硬了这里的一切。

  她的话却如暖冬里的一束阳光,直接照亮了所有人的心,但却不是暖心的那一种。

  “侯爷,刚才我看到了乔姨娘,她身子不舒服的找了郎中,说是……”

  白月光说着看了看苏妤,“有喜了。恭喜侯爷。”

  说完她眼波曼妙的看了一眼苏妤。

  “本宫这里是不是也该恭喜萧侯爷?”苏妤笑容满面的说着,虽然之前这人不停的解释,说那个孩子和他无关,可是如今大庭广众的说了下来,过往的百姓都听个真切。

  “有什么可恭喜的?没和你说吗?”萧景淡定,“你先回府吧,回头有事我找你。”

  苏妤居然听话的转身就走,可是这话却是对白月光说的。

  白月光温温柔柔的一笑,“嗯,侯爷。”

  萧景急着去追苏妤,身后就感觉冷风一闪,居然有人偷袭他。

  要暴揍他的人不用多想都知道是谁,于是早就互相看不顺眼的两个人在公主府门前大打出手,也不知双方有着怎样的血海深仇,反正朝朝都不留情。

  走了一半的苏妤听到后边的打斗,想要不管却在自己的府门前,于是生气的折返回来,冲着赫连烈说道:“赫连烈,晚上我这还有开府宴,你备好礼物了吗?就在这闲打架?”

  赫连烈一听跳出去,笑呵呵刚想说不打了,结果没防备眼圈儿被打了一下,立马办成了半只熊猫眼。

  萧景警告的看着他,“别跟蛆似的总想乘虚而入。”

  “我是见不惯你欺负公主。”赫连烈直接言明。

  “他欺负不了我,我不受他这个。”苏妤站在台阶上高傲的鄙夷了一下萧景,“收拾好你的庭院,我不想看到乌七八糟的事情。”

  “那都是当家主母该管的,你推给我没责任心。”萧景笑着讨好的说着。

  “我才懒得给你收拾后院,我又认得她是谁?”苏妤从始至终都没看白月光,可是对方却气死人不偿命的说了句,“公主,我们早就相识了,怎会不认识草民。”

  萧景咳嗽了一声,“月光,你有完没完。”

  “对不起侯爷,我不是诚心气你的心尖尖。”白月光说着,利用眼风瞟了一下苏妤,那是一个十分憎恶的眼神,只是随机被温婉所代替没人看得见,她只留给了苏妤。

  为什么?她为什么要这么做?

  苏妤是个会生气也会冷静的人,也许没有那即凌厉的眼风她还嫉妒着呢,可是如今一看成心的呀。

  苏妤脚踏实地的走来,看着白月光吐气如兰的道:“我不气,我的座右铭就是宁可气死人不被人气死,所以白莲花我只会让它夭折在水里。你口中的侯爷说的对,当家主母就该管理后庭,不该进的阿猫阿狗是该清扫出去。”

  苏妤可不是宫里养的娇弱公主,她是个遇强则强的人,左右几次听说这个白月光,始终是在围着萧景转,尤其是昨晚的事情,试想一下如果不是自己过去,谁来给萧景解药。

  所以眼前人不单是个狐狸精,还是个不要脸的破烂货。

  苏妤心里有数没骂出口,她不想这样的人脏了自己的口。

  白月光在她那低睑的眉眼当中看出了不屑,于是挑眉看了一眼赫连烈,“可怜虫。”

  “你说什么?”赫连烈的眼神里只有苏妤,本以为这人看清事实能够回头,可是没想到转眼就给人家收拾后庭去。

  他的失望已经写在了脸上,可是有人就抓住了这点,再次点起他的心中怒火。

  “武义都尉是吧,你的官职哪有侯爷大,别被人脚踏两只船的晃悠着,我随草民却也不耻。”

  白月光的确是胆子够大,当着三个人的面她挑明这件事情,实际上是在挑三个人的火气。

  苏妤不生气,萧景因为她那句收拾宫廷也不生气,可赫连烈生气,气着萧景,“你看不清这是个阴险之人吗?还要与这种人共舞。”

  萧景眉头皱了皱,“月光,不是让你回去吗?你怎么还说些有的没的。”

  萧景大概是有恃无恐,他话语当中谁都听得出有些偏颇于白月光。

  苏妤一下子有些接受不了,尤其是白月光的眼神,就犹如闯了多大祸都没事儿一办,因为身后有人护着。

  苏妤真恼怒,她的话已经说的够明白的了,可是谁在打她的脸,“善不积,不足以成名,恶不积,不足以灭身。送给你们两个人共勉。”

  苏妤说完,提着裙摆回了公主府。

  李玉不知什么时候出现,他冷冷的看了眼萧景,“若是珍惜公主就把这人送走,否则咱家有的是手段。”

  李玉十分的护着他的主子,不允许她受到伤害,可是感情的事谁又能帮上多少?

  “萧侯爷我谨告你,要想朝三暮四,就别来招惹公主,否则我赫连烈第一个不答应。”

  萧景想着好端端的事情怎么突然之间变成了这样?他是应该回府好好处理一下,不然闹了公主脾气的人他还真就没发交代。

  萧景带着白月光回了萧府,已经半天没出现的名路递上了一杯茶,然后如同隐形人一般立在了一边,神情恍惚的不知想着什么。

  “名路,给白姑娘取二百两银子给她。”

  白月光在旁边一听泪水连连而下。

  “侯爷,我也不知道公主是个善嫉的,就想着姨娘有了孩子给你报个喜,不曾想她如此的生气。”

  萧景看着她,“你也是一份好心,只是公主她的确接受不了,因为我们的文化背景不同。”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小说作文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天命贵女:坏坏夫君坏坏爱,天命贵女:坏坏夫君坏坏爱最新章节,天命贵女:坏坏夫君坏坏爱 八一中文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