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在几人跑出来时,马五的兄弟借故说认识李光,商量下怎么说服他好过去。

  萧景知道是他们心底没了准,怕过去后容不下,索性信任的让他们去商量,自己和韩笑将计就计,相信那个逆臣知道了公主跑调,一定会不计后果的来追。

  那么,这就是个机会了。

  如果能够生擒活拿了,那会避免莱阳城的这场战争,让士兵少损失珍贵的性命,让百姓能够过上正常的生活。

  所以宫溟出现的时候萧景直接站在了最前方,他也用了苏妤的方法以自己为饵,两条大鱼放在面前那是何等的诱惑。

  可是最初这人没有上当,只是远远的观望着,甚至派出来的人只要刚好控制他们就好。

  萧景一边打仗的时候还一边急,渐渐的都有些不沉稳了。和他对战的人还以为他在担忧着还珠公主,因为眼神总是不时的往这边瞟,所以控打他控制得格外很,几乎是全部的精英对战他,不给他半点喘息的机会。

  尤其是他们的王爷出现了,虽然觉得有些危险,但更危险的应该是对方担忧的,论危险系数看对方比自己这方略胜一筹。

  他们这边是王爷冒险,对方可是侯爷加上公主,统统来了个冒险行为,而他们王爷冒险,就为抓住这两个人。

  “抓住他们两个人,封疆大吏尔等都得。”

  “铲除叛逆之人,不给叛徒任何活路。”

  宫溟跃马扬鞭而来,直接就下了两个命令。

  他手下的人本来也想表现一番,得到命令更加有了目标。

  韩笑默不作声的保护着马五等人。

  看着眼前的这个人被情形所激发,没有更好的去观看地形,没有发掘土丘为何还有着轻微的浮动,不由得嘴角轻扯了一下,他要杀的人他来保护。

  此时的宫溟不知身陷陷阱,他的眼睛愿意看到向往的一切,尤其是两只肥肥的人,抓住了那将是何等的意义,所以他振奋的许诺,可抓住者得封疆大吏。

  这些人本身就是他身边的精英,论功行赏那都是常有的事,如今他们王爷溟口一开,各各都奔着封疆大吏去了。

  苏妤是他们都看好的一个目标,就连后杆上的人都定准了她,毕竟是没有武功好对付,更主要的还是个美丽的公主。

  所以一时之间三方面包围,独独剩了后边的土丘之上没有人占领。

  宫溟看着自己精英三方面包围一个女子,他有些苦笑,“苏妤,还跑吗?”

  苏妤看着一脸说不清道不明的宫溟,她喘息了一下让自己说话能够匀称,拖着跑累了的小细腿往土丘后一坐,擦了一下满脸的汗水道:“你怎么才来呀?累死我了。”

  宫溟一听这话气得笑了,“怎么你在等本王?”

  “嗯,等候多时,就怕你也不来。”苏妤恬淡的这么一说,某些人马上意识到不好,可是环视着四周,这里也是牢牢被他们控制着主战场,他不晓得这个女子又搞什么。

  “等着本王来杀你带走的叛徒吗?”

  “不是,等着你自己送死。”

  宫溟一听这话再也不能忽视,他眼光极其快的扫视了一遍,仍然没有发觉哪里不对。

  “抓住她,别让她故弄玄虚。”宫溟心里彻底没了底,就想抓到这个人心里有些底。

  于是他一步步的靠近苏妤,说,“萧景居然来救你,是情深还是责任啊?”

  望着这么危险境界还和自己谈心的人,苏妤一笑,“宫溟,你的心还真大。”

  “怎么你们以自己为饵了?”宫溟试图听到些什么。

  “那也得你配合呀!”苏妤笑得一脸奸诈,而且是毫不掩饰着。

  “苏妤,本王带你不薄,你为何见了本王总是耍着尔虞我诈。”

  苏妤听着这话撇了撇嘴,“你带我走的是一条不归路,可惜本公主惜命的很,所以面对你不得不给自己留条后路,所以尔虞我诈是你想多了,我只是想生……”

  苏妤的“存”字还没有说下去,宫溟就接了话,“想生容易啊,本王可以配合你。”他抓住了其中一个字呀,这个时候不忘调戏。

  “苏妤,你怎么那么多话,被嘴贱的人占了便宜。”萧景一边对战着那么多的人,一边将战局缓缓的拉进,听着两人还有闲心对话,他莫名其妙就生了气。

  “什么就占便宜了。”苏妤和缓了一下气息不乐意的撇了撇嘴,跑了好长时间她的心脏还是怦怦跳,于是血液过速没过大脑的说道:“说着不算摸着算,摸到了还看本公主愿不愿。”

  对战的萧景听着这话,狠狠的瞪了一眼。

  倒是韩笑眼看着肥羊入圈,快活的说了句,“公主总是见解不同。”

  “那是,总不能摸了一把就顺从了,那人真实的想法又算什么?”

  苏妤没有这个时代的想法,句句雷的他们被焦里嫩。

  宫溟突然间被挑起了想法,“苏妤,本王就喜欢你这叛逆的性格。”

  “不要你喜欢。”萧景突破了所有人攻击,来到了苏妤的身边,“你没了影子很快活是不是。”

  没人听得懂这话的意思,可苏妤有些不高兴。长长的呼吸了一声,“我的心脏还跳动着,我的灵魂还支配着。”

  更没人知道他们之间的话语,可宫溟不想看到这人脱离了掌控,直接提起了手中的弓箭,对着萧景就是一箭。

  他痛恨着这个人,毁了他真实王爷的存在。

  苏妤懊恼的看了一眼萧景,不该犯的错误他犯了,真是油梭子发白还是锻炼。可是看着一步就进入陷阱的宫溟不往前去,故意道:“本公主又不是你的谁,你站在哪个角度抱打不平?”苏妤吊着眼睛问着,充满了戏虐。

  萧景也觉得自己过了,避过那一箭看着宫溟不在往前走,他干脆轻扯一下旁边干枯的树枝,接着便是换天换日的感觉。

  天兵天将是一种什么感觉?

  宫溟眼前一花心里一忽悠,果然还是上当了。想要调转马头回去的时候一切都晚了,只能等待着一场生死拼杀。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小说作文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天命贵女:坏坏夫君坏坏爱,天命贵女:坏坏夫君坏坏爱最新章节,天命贵女:坏坏夫君坏坏爱 八一中文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