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兄弟,小兄弟。”阴天浩眼看着就要问出来,可是酒醉的人怎么都叫不醒。

  阴天浩阴沉着脸色,背着手走了出去,没有看到后边的人微微一动,说,“吃饱,找机会出去。”

  另外的一个客厅之内,宫溟坐在里边研究着什么,看到他进来问道:“问的怎么样了?”

  “不出我的所料,就是京城人士。”

  宫溟听着这话点了点头,“啊,那有没有利用价值啊?”

  他关心的是这一点。

  阴天浩道:“另外一个没抓来的我没问出来,就是我怀疑的那个守备之子。”

  “嗯,那这两个人呢?”宫溟看着那洗完脸的两个人就烦,如果没有利用价值他马上想丢掉。

  “啊,其中一个是苏家之庶子。”阴天浩觉得抓的没用的人还浪费时间对他来说挺丢人的,所以说话总是婉转着说。

  结果宫溟一听说是苏家的人,立马两个眼睛如同点了灯一般明亮,“哪个是苏家之子?我去问问。”

  “脸上没有胎记的。”阴天浩不好说下毒的事,也不知道他要问什么,总之对他来说是没有价值的。就道:“行了,我们还是说说那来历不明的一伙人,别被他们早早发现了这里的人,让老皇帝在有了应对。”

  “他知道了也应对不了,这回把所有人都调到了边疆,咱们就等着辰王的信号,准备开拔攻城吧!”

  宫溟等这事已经等了很久,所以说这这话很是畅快。

  而另一个人也让他等了很久,就想等着夺下京师之后,把某个人纳入自己的府邸。

  阴天浩看着他急匆匆的也就跟了过来。毕竟这里已经存兵六年,每一天都是不同的操练,就等着提兵上阵呢。

  两个人急匆匆的回到了客厅,本以为酒醉的人一定趴在桌上酒醉,但是近来的情形不同,红着脸的两个人都在吃着桌上的酒菜,而且好像是饿狼一般。

  他们的确有两天没吃饭了,能够喝酒忍到现在也是不易。

  没想到去了的人返回来,苏妤看着又多了一个人,还以为对方的目标是自己呢,结果对方进来就提着苏杨问,“你是苏家之子?”

  苏杨刚才也是故意醉的,苏妤那里说的什么他都清楚。点了点头,“嗯,我是苏家之子。”

  “那我和你问个人,听好了一次不差的告诉我?”宫溟把他又推到了椅子上,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苏杨,“你认识苏妤吗?”

  “认,认识。”

  “认识你犹豫什么?”宫溟不满意的说道。

  “我是庶子,如果说我认识公主,起不起欺瞒了你。”

  “你倒是诚实。”宫溟不屑的说道:“我也听闻她后来成了公主,但是之后的事情不晓得,你给我说说。”

  “说什么呀!后来她死了。”苏杨有些不情愿的说道。

  “什么?你说什么?”宫溟仿佛有些接受不了。

  “她怎么会死?她怎么会死的。”宫溟如同发了疯一般,“她为什么会死的。”

  苏妤在一旁发懵的看着,还想着这位对自己是真情呢,结果宫溟说,“这个贼女人骗了本王,本王还想给她纳进府里好好折磨,可是她竟然死了。”

  阴天浩在后边没忍住,扑哧一声笑出来。

  “我说小王爷,不知道的还以为你深情呢!”

  宫溟表情复杂,“我要折磨她,我就是要折磨她。”

  苏妤看着这个变态的人,知道对方记恨在哪。自己可是三番两次的骗了他,尤其是他这种心理阴暗的人,不记恨那是不可能的。

  “怎么死的?”他又问。

  “被苏夫人毒死的。”

  宫溟听着不明所以的笑,之后摇摇晃晃的往出走,一边走一边指着后边的两人,“都给本王关起来。”

  他这是把对苏妤的恨散发了出来。

  “阴兄,救救我们。”苏杨一听要丢入水牢里哪里受得了,赶紧的跟阴天浩求救。

  阴天浩一听他是没价值的那个,根本就不在上心了,但是圆滑的说道:“我去劝劝王爷,早点放你们出来。”

  “老王,照顾一下我的两个朋友。”

  老王听到吩咐疑惑,怎么转眼之间朋友变成了阶下囚?

  不过好在这人也念着刚才为他解围的情谊,带着两个人来到水牢的时候说,“这里有个是活水的牢房,一个是死水的牢房,你们选择哪个?”

  苏妤一听说有活水的牢房,明显水是流动的,说不定还有逃出去的可能。

  但是她故作不知的问道:“两者之间有区别吗?”

  “你真是不明白。”老王指着两边的水牢说道:“死水牢房里屎尿都有,活水牢房里能被带走。”

  “那我选择活水牢房。”苏妤好像马上懂得两者的区分。

  “那你呢?”老王又问苏杨。

  “我选择跟他在一起。”

  “还真是难兄难弟呀!”老王说着打开了水牢的门,“进去吧,两天一顿饭。”

  苏妤趟着水走了进去,大概由于这里的季节,水里还有着一定的温度。

  “水不凉啊!”苏妤还笑呵呵的。

  老王看着直皱眉,“你若是阴公子的朋友快点求他,在这不着天不着地的水里泡上两天人就泡发了,你还当是什么好地儿呢。”

  “谢谢老王大哥,回头王爷不生气了,公子自然能替我们求情。”

  老王听着似乎也是这么回事儿,这两个人得罪了是他们的王爷,等到他们王爷气消了,两个人也就出去了。

  所以老王把两人关进来的时候没有下锁链,只是关了外边的铁门走了。

  等到这个人越走越远,苏妤道:“你会游泳吗?”

  苏杨点了点头,“小时候下河游泳没少挨揍,希望这个时候能够用上。”

  在苏妤选择活水的时候他就想到了这,只是没想到对方的脑子更好使。

  两个人憋了一口气往底下潜去,果然看到半旋折的管子根本没有扎根,这让他们看到了逃生的地方。

  在水里两个人如同游鱼一般,根本不能辨别方向顺着水流而去,结果拼命游了一会儿出来换水,发现他们真的出了水牢。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小说作文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天命贵女:坏坏夫君坏坏爱,天命贵女:坏坏夫君坏坏爱最新章节,天命贵女:坏坏夫君坏坏爱 八一中文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