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过想想好像自己心虚了,毕竟脱胎换骨的不是自己,自己这是脱换了灵魂。

  所以当下便不再忐忑,笑容冉冉的说道:“想不到我当初这个吃货吃的还对,我母亲在世的时候为我寻遍天下美食,没想到在我落魄的时候成全了我也成全了他人,你说这会不会给我母亲祈福,积攒一下阴德呢?”

  苏妤不见声色的在转移着话题。

  可是…某些人似乎不随着她的思路走,远远看着药铺前人满为患,他道:“听说李中雨最近做了一个什么药膳,好像还挺风靡山南的,听说各大酒楼都在用,炖炒出来的菜格外的香!”

  “这不是百姓也如此的风靡吧!”萧景疑惑,高挑的身姿打着凉棚看着。

  苏妤也觉得不对,要说送药有可能。但是送药的人这都是怎么了,一个个衣衫凌乱的如同对打了一架,议论纷纷的似乎还有不服,一边张望着里面声音嘈杂的说着,似是仇人见面互看不顺眼。

  两个人对视一眼,衙门可能不能去了。于是在人群自动分开的小道上走进,就看到一张张长凳子上躺着人,不是鼻青脸肿就是口鼻吐血,要么就是身上被打折了骨头,情形比外边儿严重了几倍。

  这是群殴了?

  两人均有这个想法。

  此时李中雨忙活的不行,看完这个又去看那个,整个人忙得如同陀螺一般。

  饶是如此还有人有意见。

  “李郎中你不能偏向,是下岭村的人先打了我们,你怎么给他们先看!”

  李中雨忙乱中抬了一下头,眼神当中略略有着不镇定,大概是担忧这些人在这里打起来,可还是故作镇定的道:“他伤得严重,在不包扎容易错骨,会误了一生。”

  庄家院里的汉子,靠的都是一身的力气,若是骨头错位以后不能用力,着实是毁了人家一生。

  苏妤也就看向那个受伤的汉子,长得很是粗壮,褪去上衣露着筋骨着实壮实。

  苏妤也就是看了那么一小眼,也就是看看这人伤在哪?结果看到前面的肋骨鼓起一个包,看着让人都觉得疼。

  苏妤不自觉的攥了攥拳头替人家疼,结果萧景转回她的头,低低的道:“非礼勿视!”

  苏妤听着好笑,众目睽睽之下大家看个受伤的人,就这还非礼勿视了。

  那么不让视就不让视,她思考着这些人因为什么打起来,想着这么些人打群架,不亚于小型的战场。

  但思路随着眸光被撤回,原来李中雨看到了他们,刚才略微有慌张的眼神的一下子变得稳定。

  刚想说话有人夺了他的声音,就听另一个粗壮的男子说道:“那他也活该,仗着自己五大三粗来打我们…”

  “那是你们仗着人多欺负人,谁规定山上的草药就是你们的,还不许我们下岭村的人去采?”被包扎的汉子强挺着疼,说明这事情的原委。

  李中雨还想叫一声大人,但是大人给了他不语的眼神。

  李中雨也就静了下来,继续着手里陀螺似的干活。

  可是另一个人抢白着他手里绑扎着的汉子,“本来就是我们村子人先上山的,有道是先来的先得,凭什么你们来抢?”

  “来抢的又不是我们一个村,你凭什么针对我们村,难道是其他的两个村子和你村的姻亲多,你们就合起伙来欺负我们村子的人。我李大壮就是不服,山也不是你们村儿的,凭什么别村上的我们这村上不得。”

  李大壮还在以理据争。

  苏妤和萧景听到这个时候听明白了纷争的原因。

  苏妤却直接沉思。

  这个点子是她给出来的,毕竟几次上山看到了山上有很多天然的草药,是一茬一茬得荒废在山上,倒不如让百姓谋条发财之路。

  可是这发财之路让百姓吃到了甜头也让他们起了纷争。

  明显容得下同村的人容不下别村的人。

  这不被怒怼的人恼羞成怒,突然振臂一呼的说道:“上岭村的人势必维护我们的权益,若是你们再敢上打死不论!”

  李大壮正在接受这接骨,那推位上骨的时候格外的疼痛,可是冷汗冒满额头的人咬着牙,“你当法律是你家炕头上立的,打死了我你照样偿命。”

  可是被激的热血方刚的人不管这些,过来就拉着李中雨,“李郎中不管他,让他干脆死掉了清静!”

  李中雨拨开他的手,“若是你们在胡闹,我从今以后不收药材。”

  这些人一听这是要断了财路,一个个面色忧恼。

  有人说李郎中你不对。

  有人说李郎中你偏向。

  甚至有人还说道:“李郎中,其实其他的店铺也收着药材,要不是看到你给我们最初一个指引的方子,说实话我们也能卖给他家。”

  这人一说出这话来,马上人群当中议论纷纷,突然有人不满的说道:“你们上岭村的人是什么东西?吃水还不忘挖井人呢,怎么这会儿说上这样的话,简直是没有人性!”

  “对,他们这么说就是没人性,揍个没人性的!”

  随着不知谁说了这句话,突然百十号人就动起来手,药铺里里外外就要厮打起来。

  受伤的李大壮也不在等着包扎,居然龇牙咧嘴的就要起来,却被李郎中摁了一下伤口疼的不得已的躺下。

  萧景看着一触即发的撕打,甚至有人骂骂咧咧,“打死你在城里买口棺材,都省得来回的运费!”

  “还是我给你买个花圈吧!说给你听听免得你死了看不到。”

  这话一说出来两个人就是动死手,显然谁也没有手软的情分。

  “住手。”

  一声威呵不容人质疑,哪怕正在动手的人停止了挥出的拳头,都顺着声音看了过来。

  原来人群里不知何时有了大人的身影,而且一脸不悦的看着他们。

  想当初瘟疫横行的时候,就是这么一股带着天然神力的男子,不避危险的游走在他们身边,与他们一起抗衡着瘟疫。

  甚至直到现在村里的井都有侍卫把守着,可谓是为他们顾虑周全,所以一个个略有歉意的看着。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小说作文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天命贵女:坏坏夫君坏坏爱,天命贵女:坏坏夫君坏坏爱最新章节,天命贵女:坏坏夫君坏坏爱 八一中文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