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景和煦的一笑,“在其政,谋其职而已。”

  他完全没有拿捏着功劳,反而是话语谦虚,声音朗朗透着正气使然。

  这引得桌上一些夫人不由得看得去,年轻有为的督查使浩然正气之下,竟然是引以为傲的好皮囊。

  养眼无论哪个时代他都招眼,尤其是年轻的一些妇人们,不自觉的就要多看两眼。

  可男人们看着与女子不同,他们想的是侧榻之旁谁容猛虎酣睡。一场瘟疫害死了不少山南百姓,这都是有些人在其位不谋其政的原因。

  所以这时候有人站起来敬萧景,“大人上任不足半年,却为山南百姓谋了实事,日后山南百姓就指望发人了。”

  萧景一听这话虽憨直,但是憨直的有点伤人。

  毕竟钱知府已经上任了。

  所以他话锋一转道:“我到底只是个督察使,日后山南春光还得有赖于钱知府了,所以这杯酒我们敬他!”

  钱知府没想到萧景还顾及着他的面子,一时竟然感念不已。

  其实说白了他能到这做知府,还得说借了萧景的光。

  可既然人家给脸自己肯定给面儿。

  钱知府站了起来,“诸位,大人与大家同甘苦,共患难。钱某也是感动不已。听说大人为了铲除恶势力拔出瘟疫,使得夫人也是受了连累。这种顾大家舍小家的精神着实值得钱某学习。哪怕陛下听闻也发来了嘉奖。所以钱某哪怕瞠乎后已也要奋起直追!”

  萧景听闻率先给他鼓掌。

  掌声过后钱知府道:“大人,下官虽有此志向,但是还得大人你来提携,众位同僚及地方商贾前来帮衬。不过有一人钱某是深深感谢,当真为山南百姓谋了活路,给了生计,甚至这种生机勃勃的景象,正慢慢渗透着山南!”

  大家这一听这话不由得相互望望,不知他说的是谁。

  甚至有人看向了几个商贾,尤其是从京城回来的潘公,买卖做的可是不小,在山南那也是风生水起的人物。

  一听说山南被瘟疫覆盖,也是辞了京城的事情忧心忡忡而回。

  但是一回来局势差不多稳定,他感觉自己慢了一步,有些生不逢时。

  但是后期也跟着萧景做了不少有益于百姓的事情。

  所以这个时候听知府一说,所有人都看向了他。

  他的小夫人更是一脸的高兴,难以遮掩的娇俏笑着,然后还叫了一声“老爷。”

  潘公也拍了拍她的手,显然也觉得知府说的是他。

  可是钱知府举着酒杯来到了始终不语的苏妤这,还以知府的身份施了一礼,“督查夫人,钱某代表所有百姓感谢你。”

  原来这个人一到任和萧景一样,已经到各个村各个县摸查了一番。

  尤其是到了青山村,看着亮瓦青砖的大房子他都诧异了。鲜花浓郁绿柳成行。这是农村吗?比镇子都要壮观美丽。

  而可喜的是整个村子没有闲人,更没有打仗斗殴的人。除了年迈的坐在绿柳之下闲唠嗑,又是幼童朗朗的读书之声。

  再看看他们一个个的精神面貌,好的仿佛这是书香之地,世外的桃源。

  是什么人改变了这里?钱知府一问有人指向了胡家,也有人指向了苏家。

  可是胡家人直接推出了苏妤。也称他们家的改变全是这人带来的,又带钱知府看了青砖围成的温室,那里面正孕育着一批麦苗,也称为种子的基地。

  他又问技术哪来的,结果说是督察夫人给的,也就是苏妤。

  于是他又去了苏家,在这里看到了忙碌的女子,说说笑笑的纺织布。而年轻力壮的男子染着布,收着布,之后一捆捆的装上车,又一车车的往出运走。

  钱知府夸赞了苏二娘能干,结果人家直接说了,全赖于一个叫做苏妤的女子,不然想干都没得干。

  此时更加能干的女子就在眼前,所以钱知府很是激动的说着。

  苏妤听着感谢着是腼腆的一笑,“大人谬赞了,不过是举手之劳!”

  苏妤这里也谦虚着说道,走的是夫唱妇随的道路。

  毕竟前两日惹火了这个人,到现在都不和自己说上一句话。所以宴席之上她一直不语,唯恐某些人翻旧账。

  钱知府一听还要夸赞几句,可哪知道潘公那小夫人站了起来,她眼神忽明忽暗的看着苏妤,就像唤醒什么尘封的记忆一般,可是眼下没想到的时候冲着知府道:“哎呀大人,你刚刚来还不知道吧!这要说谁悄悄改变着山南,我这儿呀真有一个人选,那才是名副其实的奇女子。”

  知府一听也没好落了这人的面子,

  山南有着四大家族,当以潘家为首。所以道:“不知夫人说的是哪位?”

  潘公的小夫人赶忙道:“就是胡记烧饼店的那个女子,好像是叫做什么小枝的,最近研究出了好多好吃的东西。大人没发现最近的山南街面已经发生了悄悄变化吗?那都是跟着这个女子有关。”

  萧景坐在了上首之上,一听这是班门弄斧,不由得低头。

  潘公还以为为官的瞧不上经商的,尤其是刚刚知府捧着他家夫人唠,这让他也觉得老脸有些热。

  于是拱拱手说道:“其实我夫人说的一点不夸张,以老朽这些年的经商眼光看,这个女子将来了不得。知道人以食为天,所以扩大营销此买卖,一定可以一鸣惊人!”

  潘公嘴里能够夸赞一个人那也是不容易的,不过今天他似乎是为了打压某个人。

  席面之上的另一个富商是山南昆家,曾经在萧景入山南的时候宴请过。不过那个时候的席面不堪一提,今日来他有着弥补的意思。

  一听潘公有着打压的意味,这个在瘟疫发生的时候悄悄躲起来的人飘然一笑。捋了捋自己面前的山羊胡说道:“潘公,你这此言差矣!督查夫人真的是巾帼不让须眉,老朽亲耳听闻!”

  潘公一看是自己的死对头说话,更加不信了,分明觉得他这是讨好人家,所以讥讽的道:“这世上就是捧臭脚的多。”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小说作文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天命贵女:坏坏夫君坏坏爱,天命贵女:坏坏夫君坏坏爱最新章节,天命贵女:坏坏夫君坏坏爱 八一中文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