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见到了云擎苍,这人果然脸色阴沉着,就连名黄的衣袍都照亮不了他的脸色,倒是和身前的绣龙有几分相像,威严肃穆的吓人。

  “臣萧景拜见吾皇陛下。”

  其实萧景每次见到云擎苍,都不必大礼参拜的,这是给他的一个殊荣。可是今日瞧着这份殊荣没有了,还让他跪在地上半晌不起来。

  “萧景,你可知错?”云擎苍就让他跪着回话。

  身高丈许的人跪在地下也是身姿笔挺,不卑不亢但是带着一股拧劲儿,“陛下如果指萧家,那也的追根始末。”

  “他们是罔顾了德行,可你也要与之为舞么?如果这样下来你又何谈品行?”

  “臣品性如果真的纯良,恐怕早就是萧家的亡魂。”

  “你倒是真敢说?”云擎苍在他未死之后萧家办丧事,已经知道这些萧家人的心思,“起来回话吧!”

  萧景看得云开月明,笑呵呵的站了起来。又有茶点奉上接着又赐了座。

  “臣不敢坐。”萧景可没有恃宠而骄。

  云擎苍脸色一沉,“你这是心里不悦于朕?”

  “臣没有,臣也不愚钝,知道陛下的良苦好心。”

  “你知道就好,那接下来的事儿你怎么办?”云擎苍还是在乎他殿前人的名声。

  “臣不敢欺瞒陛下。正所谓佛家还有降魔杵,若是一味的忍让反而骄纵了他们无度。景非完人也非圣人,只求做事不亏心。不过今日陛下问起此事,可是萧家人来搅我的舌根?”

  云擎苍知道萧景聪明,这么问便是想到了什么?对于他的坦诚心态也是了然萧家人的行为,让他坐下后说道:“苍蝇不叮无缝的蛋,萧家人还到不了朕的面前,是辰王他说家里有奴才,背后议论着萧家无以果腹,甚至要奴才出去要吃的,回来才能填饱主子的肚子。你说说,你还要不要脸面?”

  萧景一听是这么回事儿也不急于争辩,想着真是有人见缝下蛆,不过他不辩解萧家这些年搜刮了他多少财产,而是突然想到苏妤走时安排的事情,便直言不讳地说道:“陛下,也许臣没有那个医德抱怨的心,但是我有一个贤惠的妻子,她晓得臭死一窝烂死一块的道理,给萧家几房都安排了事,听说只要是仔细的做,倒也是银装车金可求的买卖!”

  “有这事为何他们没说?”

  “这个臣就不知道了。”萧景顿了顿,“不过,臣那二房叔叔家没有得到好处,想必是他们更加的饶舌!”

  云擎苍暴怒的脸色渐渐缓和,“这么说来你们也没有不管他们,可是他们这般的迫不及待落井下石,真是岂有此理!”

  云擎苍这里一生气,“小德子你去通知辰王,让他来听听怎么回事?”

  小德子殿外伺候着,听了这话道了一声遵旨就要走。

  “陛下,臣还有话。”

  小德子刚迈出一步,听着后边有话他驻足,因为皇帝陛下没有吩咐他去了。

  云擎苍只是略微的思索一会儿,“这到底是你的家事,回去好好安排妥当,不要再闹上朝堂!”

  这是放任萧景去处理。

  “是。”低眉敛目的人只应了一声,他才不要去理会,此时还有要紧的事要办。单等着这边安排完,索性他要说点其他的,总之他不是任人捏扁揉搓的。

  萧景说完看着左右的人,被人一挥手带了下去。

  这些人常年伺候着陛下,当大臣有些话不想道与外人耳的时候,他们很识趣儿的下去了。

  当然这得有云擎苍的同意,否则谁能左右得了。

  “陛下,我听说辰王提过鸾国连亲的事情,希望陛下仔细斟酌,无论辰王怎么说,都不能应允他的联姻!”

  云擎苍听着这话眼睛一亮,可随后晦暗的掩藏去,“如今朕的儿子还小,他们又不想将妙龄的清贵嫁给朕这个老皇帝,这除了辰王没有好的人选,而你又成了亲,否则是个好姻缘。”

  “臣已经有好姻缘,不再妄求其他的。”萧景倒是不高攀的说道。

  “那辰王联姻有什么不好?”云擎苍故意问着。要不是这个人早慧的很,其实大多数都在纨绔的边缘徘徊。京城里多数子弟都这样,却单飞出他这样的凤凰。不过他觉得可惜,若不是早早的娶了苏妤,岂能让他现在素手无策。

  萧景就如同他肚子里的蛔虫,眼皮这么上下一挑便懂了他的意思,可是就这辰王的问题说道:“辰王虽然是陛下的弟弟,多年来做个悠闲的王爷,可是若是联姻有了一层特殊的关系,难保他身边的人不会利用。到时候坏了陛下与辰王的关系,那么便是今日之累了。”

  萧景说得隐晦,毕竟皇家还是要颜面的。哪怕是他这个做臣子的丟颜面都要被找来训斥,那么他们皇家的颜面呢?自古便是忠言逆耳,可萧景说的婉转却又直白,能够直言不讳又不损当今陛下面子。

  “好,朕知道了。不过什么事情能拖一拖辰王,他还是不到议亲的时候呢?”

  萧景听着此言仔细的想了想,之后抱拳道:“陛下臣有个主意,不过还要请陛下原谅,臣才敢说!”

  “什么事?”

  “有些忤逆不孝,但确是挺好的法子。”

  “是要他忤逆朕吗?”云擎苍认为是这样的,然后找个说辞给他禁足,可半年也可一年,到时候再说。

  萧景听着这是误解他的意思,于是拱拱手一拜,“陛下,他忤逆了您能有好多人替他求情,说他年少无知。到时候您放与不放都难堪,所以臣要说的是让他重修皇陵,这个季节动工不不能早早完事儿,最起码也要一年左右!”

  “那朕找什么说辞?毕竟也是劳民伤财?”

  “皇家皇陵本就该修了。”萧景道:“陛下可以说夜晚梦到了先皇,先皇有些冷,一个照面都没能让你看清。这接下来自有臣子为您说话!”

  这是让他扮演一个孝子。可是……云擎苍想着那些不堪回首的事儿,不由得长叹一口气。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小说作文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天命贵女:坏坏夫君坏坏爱,天命贵女:坏坏夫君坏坏爱最新章节,天命贵女:坏坏夫君坏坏爱 八一中文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