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子有喜 第31章 不打不爽

小说:太子有喜 作者:风流二少 更新时间:2020-02-10 12:49:59 源网站:八一中文
  围观百姓见刑部衙门的人来了,立即轰然散开,生怕惹祸上身。

  鉴于陈大胡子此时的所作所为,他们是连证人也不肯做的,更别说随衙役去衙门录口供。

  洛麟羽此时已退至一边,如同一个因为看热闹而走丢的普通小孩儿。

  见了衙役竟然不逃不跑、乖乖和陈大胡子一起被锁的众地痞嘻笑着,丝毫不在意戴在双腕上的木杻,领头人更是对衙役嬉皮笑脸道:“几位官差大哥,你们误会了,我们这回可真是路见不平,不是聚众闹事!”

  “路见不平?”衙差哼了一声,“路见不平就该当众斗殴?废话少说,先跟我们走趟衙门!”

  衙门可不是什么好地方,搞不好就是有进无出。

  即便能活着出来,屁股也少不了挨板子。

  陈大胡子为了躲避更大的灾难,竟然替地痞们说起话来:“官差老爷,我们没打架,就是小人揍自家内人时,他们看不过眼,这才上前阻拦。因为人多,下手又略微重了些,才看着像打架,其实真不是!”

  “你说是因为你揍你家内人、他们才动的手?”衙差领头看向一旁的女人,“就是她?”

  “是是,就是她,”陈大胡子忙道,“此事纯属一场误会,还请官爷放了咱们这些小的,莫要带到公堂问话。”

  不料想,他聪明反被聪明误,衙差听完他的话,不但不放人,反而踱过去问那妇人:“你是他的妻子?”

  几丝乱发被泪水沾在脸上的女人漠然地看了陈大胡子一眼:“是。”

  “既然是正妻,他为何当众对你施以暴力?”衙差又问。

  女人抿了抿唇,目光朝围观百姓扫视一圈,才忍着耻辱缓缓道:“因为他背着我在外乱来,被我撞见。”

  衙差皱了皱眉:“既然撞见,直接挑明、让你同意纳人进门便是,为何如此丧心病狂,将你打成这副模样?”

  陈大胡子的脸色一变。

  女人却连看都不看他:“因为我不同意,而那女人此时的身份亦不能再嫁。”

  “不能再嫁?”衙差立即猜测道,“莫非是守孝之身?或是,新寡?”

  女人道:“正是丈夫去世不足半年的新寡。”

  此言一出,众人顿时哗然。

  “夫妻一方去世,另一方半年内不能婚嫁,否则就会获罪入狱,这条律法可是人人皆知呢!”

  “丈夫才去世,就在外面勾搭男人,可见那女人不仅薄情,还是个守不得半点寂寞的荡/妇。”

  “做下如此丑事,不但不哄着妻子,求她同意,求她不说出去,反而拳脚相加,一直追打到坊道上来,不但嚣张,且愚蠢!”

  “谁说不是呢!”

  衙差见众人议论差不多了,方开口道:“如果你当时同意并要求你丈夫现在就娶新人进门,他们二人才算触犯婚法第六条,双双进入大牢,且婚书无效。你不同意,他们就只能受到舆论和道德的谴责。”

  女人愣了愣,半晌才喃喃道:“竟是婚书无效么……”

  衙差又道:“律法第五条,明媒正娶之妻,享有与丈夫同等的地位,丈夫不可摆错妻妾之位,若把妻子当妾、婢当妻,妻可上告,夫则入狱一年半至两年不等。你们虽情形相似,那女人却并未入门,还不是你丈夫的妾。没有对应的身份,你便告无可告。”

  女人呆了呆,随即面色复杂起来:“他毕竟是我的丈夫,孩子的亲爹,民妇并不想让他受牢狱之苦。何况他还是家里的顶梁柱,若他有事,我们娘儿俩的日子也不好过,生活拮据不算,恐怕还会受人欺凌。”

  衙差微微点了点头。

  这时,洛麟羽忽然上前,附在女人耳边咕噜咕噜低语一番。

  女人目光怀疑地看着他。

  洛麟羽斜斜站着,双臂交叉在胸前,抖着一只小短腿儿痞里痞气道:“是否相信本少爷,随你。但你放眼看看,能为你个普通民妇出头、无偿帮助你的,可只有本少爷。”

  女人低头思索,不一会儿,便抬起头来,伸手指向陈大胡子对衙差道:“官爷,民妇要告丈夫陈善故意伤害罪!再告他们当众斗殴罪!”

  故意伤害罪?

  有这个罪名吗?

  我怎么没听说过?

  衙差有一瞬间的茫然。

  “爹爹,凤倾城跟那位大娘子说了啥?”淼沧浪仰头问道,“你能听到吗?”

  淼江海摇摇头:“爹爹只是习武,并未修炼出真气,低声耳语的话,无法听到。”

  淼沧浪有些失望,道:“浪儿将来一定要做一个武功超群的将军!”

  淼江海正要说话,却见那三岁娃正朝他们父子二人走来,便止了声。

  “淼沧浪,你们只是来看热闹的么?”洛麟羽刚到他们跟前,便劈头盖脸毫不客气道,“那位大娘子正在告发她丈夫和人聚众斗殴,你们还不推波助澜一下?站在这儿当人偶么?”

  “我……”淼沧浪小脸儿红了红,一把挣开父亲的手,上前一步道,“我该如何推波助澜?”

  “喊两嗓子,告诉衙差,说你们父子亲眼看见他们聚众斗殴,并愿意公堂作证。只要你们一开口,相信很多善良正义的目击者,也会跟风出面做目击证人。”洛麟羽看着他,“你出面,你爹出面,最好能多拉几个百姓一起出面,懂了么?”

  不管心里有没有真懂,淼沧浪都立即把脑袋直点:“懂了懂了!”

  随即便大声高喊起来:“官爷官爷,我和爹爹亲眼看到他们光天化日之下聚众斗殴,愿意为此作证!”

  洛麟羽连忙闪到一边,目光却投向淼江海。

  淼江海虽不想惹麻烦,却被那两道小目光逼视得难以淡定,加上儿子的嚷嚷已经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他只能跟着上:“是,我们父子二人愿意作证!”

  他朝衙差抱了抱拳,又将拳面对向围观百姓:“在下相信,同样有正义感的善良人士,都会站出来说几句公道话。”

  “我算一个!”人群中有人高声应和道,“几句公道话而已,既耽误不了吃肉,又耽误不了喝汤,就当是日行一善,为儿女积德了!”

  一呼一应,围观百姓就被带动了,陆陆续续有三五个表示愿意作证,其他人则进行了声援。

  衙差见了,立即带陈大胡子和他妻子、七八个依然笑嘻嘻的地痞和几位证人回刑部衙门。

  “花心不算,还对自己的女人动手!”洛麟羽看着渐渐离去的背影,恶狠狠道,“如此薄情,本少爷若不让你吃吃苦头,就对不起我这姓!”

  淼沧浪面露不解:管不平闲事,跟姓什么有关系吗?

  然而他还来不及问,“凤小公子”便飞快离开了。

  只是,待出了居民坊区,洛麟羽才猛然想到一个问题:

  陈大胡子外面的相好,居然在丈夫死后不到半年便与陈大胡子混在一起,且让陈大胡子有纳她进门的打算,甚至不惜为她毒打撞破其好事的正妻。

  如此看来,那二人必不是近期才认识,否则到不了如此火热的地步。

  如果二人识于其夫死后,倒还好说;

  若二人识于其夫死前,那那个男人的死,很难说没有问题……

  她知道路三石一直悄悄尾随在自己身后,便拐到僻静处唤了一声:“三石米!”

  “诶!”路三石立即屁颠屁颠地应声出来,躬着腰道,“殿下您脱身了?”

  “这不废话么?”洛麟羽知他指的是淼沧浪父子,不由翻了翻眼睛,“你一直都跟着我还能不知道?”

  路三石哈着腰,嘿嘿乐。

  “简直是没事儿找抽型儿的,”洛麟羽没好气地咕哝一句,随后说起正事,“他们说的话你都听见了?”

  “呃……这个……”路三石的表情噎住,“回小殿下,有的听见了,有的……没、没听见……”

  “不怪你,你招呼人去了,”洛麟羽大度地摆摆小手,“我把自己的猜想说给你听,然后你自己去查证,无事便罢了,若是属实,你就将此事上禀,立下一功。”

  路三石闻言,顿时喜上眉梢,却又没胆子应,怕殿下是在考验他,看他是否能经住诱惑弄虚作假。

  他把心思流露在不老实的眼珠和神色上,让洛麟羽一看,便猜个八九不离十,不由抬腿照他屁股一踹,笑骂道:“我还没说呢,你在想啥?”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小说作文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太子有喜,太子有喜最新章节,太子有喜 八一中文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