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伙骑着车,东拐西走的骑了20多分钟,来到一片住宅区。见着胡同就停下车,左右没人,右手一招,自行车瞬间消失。再一动,手里出现了一条草绳穿鳃的鲫鱼跟一瓶食用油。年轻人返回马路,提着鱼在一路注视下走了一会,在一户人家门口停了下来。伸手敲了三下。

  门里传出一声问话:“谁啊”

  年轻人道:“王姨,是我啊,红星轧钢厂的厨子,何雨柱。胡同头一家四合院的。”

  话还没说完,大门就开了。

  一位中年大妈迎了出来,

  “是柱子啊,什么事儿。

  何雨柱笑道:“王姨,昨天您不是带着街道的办事员去我们院检查卫生情况嘛。我听您跟我们院一大妈说您儿媳妇坐月子奶水少,想做点鲫鱼汤好给孩子下奶。想跟一大妈借点油,结果。一大妈家也没有了。正好今天厂子里发了工资给了我二斤油票,下班路上河边有人凿冰钓鱼,我瞅着鲫鱼挺大的,正好就给您送过来了。”

  王大妈听到这话脸上的笑容就开了花了,道:“呦,柱子,王姨谢谢你了。我正在屋里愁呢,这老易那么大能耐,家里都没油,我要不要去黑市瞧瞧去?为了我大孙子我这老D员也不顾政策了。听我们办事员跟我说这黑市的油都卖到一块二一斤了。”

  何雨柱心道:”这王主任告诉我她知道黑市价,供销社的差价的事情人家心里明白。“

  “王姨,自从我爸出走以后,我们兄妹俩没少得到您的照顾,这么些年来柱子我心里都记着呢。这能帮的我肯定义不容辞。”

  王大妈满脸堆笑:“柱子,王姨心里明白,你不是糊涂人。这屋有人坐月子,大妈也不跟你客气了。你等会,大妈给你拿钱去,这东西王姨不能白要你的,你们兄妹俩也不容易。”

  说完伸手接过油瓶跟鲫鱼就急匆匆的回屋了。

  不一会就出来了,递过来三块钱跟俩红皮鸡蛋。

  何雨柱一看,也没接,说道:

  “王姨,我知道您的性格,不贪公家一分一厘,这么多年咱们街道住户谁不夸您正直无私。这谁家有个家长里短的矛盾,都是您负责调解。我今天要不收您的,您肯定追到我家去。但咱就按供销社的卖价收着这油钱,收您一块四。多的两分钱算我挣您的了。这鲫鱼算给家里嫂子下奶随的礼了。这月子鸡蛋我可得收着。来您家一趟我可算赚到了。”

  说着从兜里数出六毛钱递给王大妈,从王大妈手里接过两块钱跟鸡蛋。

  把鸡蛋往兜里一揣,刚想走。就被王大妈拽了回来。

  “柱子,听姨说完你再走,别像去年过年一样,傻不愣登的扔下东西就跑。大妈听你的,不扯吧这个事儿了。”

  “那您还有什么事儿,我听着。”

  王大妈把何雨柱往门口拽了一下,看左右没人才道:

  “柱子,你今年也有25了吧?”

  “嗯,王姨您还记着我这岁数呢啊!”何雨柱笑嘻嘻道。

  “别跟我这没心没肺在这笑了。你自己都知道25了,这么大了也该结婚了。怎么还跟你们院里的秦寡妇不清不楚的。听易中海他媳妇跟我说,你这么多年你可没少接济他们家。你看你这身衣服,都穿多少年了,也没见你换。见天的就这一套,去年给我拜年都没下身。你在轧钢厂转正以后工资也涨了吧。这么多年你挣得钱呢?不说给自己打扮打扮,找个大姑娘取回家啊。”

  何雨柱听完这话脸上的笑容也没有了。

  “王姨,您不说这个我也想找个机会跟您念叨念叨的。”

  说完就把俩手揣进袖口里继续说道:

  “最近三月我没再给过她们家一分钱,就是给了一些食堂剩下的窝头跟杂粮。保证饿不死人,我这也就是仁至义尽了。”

  王大妈听到这话才放开了抓住何雨柱袖子上的手道:

  “贾家男人在世的时候照顾过你们兄妹俩,你在报恩这事儿我知道。升米恩,斗米仇这个道理大妈告诉你,这年头谁家都不容易,他们家五口人就一个人工作,我们街道几次想把一些零碎活给到贾张氏,让她挣钱贴补家用。但都被她借着照顾小孩的借口给推了。这种人家不值得可怜。你可把握住了,听了吗!”

  “唉,王姨,你的话我听着,我也这么大了,该娶媳妇了。再那么接济我不就成老光棍了,我还得给我们何家传宗接代呢。”

  王大妈笑道:“你知道就好,姨也就放心了,行了。赶紧回家给你妹妹做饭去吧。大妈谢谢你的鲫鱼了。油瓶子过几天姨给你捎过去。”

  说完何雨柱跟王主任打个招呼就往家走去。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作文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四合院:傻柱的新生,四合院:傻柱的新生最新章节,四合院:傻柱的新生 81中文网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