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家小姐追婚记 第9章 刺杀星重

小说:盛家小姐追婚记 作者:驴小鱼 更新时间:2019-07-03 06:11:04 源网站:顶点中文网
  清和在前引路,南亭松背着盛星重,一路向东。

  出人意料的是,走出了那片山谷之后,并未再发生任何诡异的事情,他们很顺利地离开了封图山。

  封图山再往东是原木山,一切与清和所言无二。

  星重趴在南亭松的背上,眼见已经出了封图山。她敲了敲他的脑袋,低声说:“你放我下来吧,我能走。”

  她红着脸,有些不好意思,她在他面前一向是凶巴巴的模样,何曾让他见过这样的自己。

  不过别说他了,就连星重也没想过,自己有一天居然会被吓成这样。

  她不禁自嘲,从他背上跳下来,虽然腿还是有些打软,却又实在不想在他面前失了面子。

  “咱们现在去哪?回风月楼吗?还是先回京城,再做打算?”

  南亭松摇摇头:“都不是!咱们去山顶,那里是檀叔给的地图上,出口的位置。”

  出口?他们不是已经出了地宫吗?会什么还要去那里?

  星重与清和很是不解,不过还是决定跟着南亭松走。他这个人虽然看起来不太靠谱,但心中一向是有数的。

  他朝他们微微一笑,感激他们的信任。

  南亭松要去验证天命的话,看昨夜梁力行是不是真的带人在出口埋伏。他实在太想知道那个女人的目的究竟是什么。

  “你就不怕他们埋伏在那里等着咱们?”星重笑道。

  南亭松撇撇嘴:“怕什么?咱们又没有做什么对不起他们的事情。”

  也是,盛星重苦笑,好不容易闯个地宫,还被人客客气气给请出来了。她真不知道南亭松这次来究竟是想干什么!

  原木山虽比不上封图山奇险,但是此处瘴气雾林尤其厉害。未免误入歧途,他们放慢了脚步,约近中午,才到山顶。

  山顶之上,树木葱岭,岩石纵横。

  南亭松带着星重和清和兜兜转转,在一处巨石前停了下来。

  三人合力,一起推开巨石。

  石门缓缓打开,引入眼帘的,却是触目惊心的血迹!

  高映萝?盛星重忽然想到了她。

  果不其然,推开石门后,墙角里扔着一把剑,星重捡起来,上面果然刻着一个“萝”字。

  “怎么会这样?难道她逃到了这里,却被他们抓了回去?”是这样吗?

  盛星重忽然想到了什么,心中猛地一跳,开始慌乱:“不对!她是从成州来的。”

  她想到了在面馆见到她时,她来的方向和模样,她确定她是从成州来的!

  而从峨眉来云容是不用经过成州的。

  “只有去京城,才会路过成州。”南亭松立刻懂她说的意思。

  林掌门在去京城的路上,被风月山庄所害,所以高映萝才会来这里。而林掌门去京城必然是为了盛家!

  峨眉与盛家是个整体,盛家与南家又密不可分。

  所以风月山庄此番真正的目的是盛家!

  “要救!”

  “快走!”

  盛星重与南亭松几乎同时脱口而出。

  他抢在她前面解释:“咱们必须走!现在他们的目标很有可能是你,我不可能让你留在这里!”

  南亭松心道不妙!他中计了,昨夜天命故意那么说,就是算准了他会因为好奇来这里探查。

  盛星重拒绝离开:“如果林掌门真的出事了,救她的办法就在风月山庄。要是因此发生什么不可挽回的事,我就算平安回去,也没脸见我母亲。”

  她娘亲虽然已有二十年未曾回过峨眉,可每次收到林掌门的来信,那份欢喜她是看在眼里的。

  忽然一声巨喝:“你们谁也走不了!”

  一声惊涛穿过松林,惊醒成群鸟兽。

  清和剑气冷冽,一跃而起,拔剑出鞘!

  树上鸟儿还没来得及飞走,就听见一声惨叫。一个黑衣身影已断成两截,“嘭”的一声砸在地上!

  星重立刻抽出腰间软剑,却被南亭松护在身后:“待会儿,你只管保护自己,不许逞能。”

  他与她说话,一向是贱兮兮的,第一次这般严肃。

  林中四遭寒意骤起,黑压压的人群围攻上来。为首之人正是梁力行,他一袭黑衣,目光如利剑般锋利。

  在他的身后,两名黑衣男子,捆着一个浑身是血的女人,血污浸染她的全身,满脸的伤痕甚至辨不清面容。

  可是不用看清长相,她也知道这就高映萝。她的后背笔挺,双腿被踢弯跪下,倔强的头颅却不肯低下。

  一股怒气自胸前涌上,星重颤抖着牙齿,愤恨骂道:“一群大男人对一个女人用刑,算什么汉子!”

  梁力行像是听到笑话一样,哈哈笑道:“盛姑娘又有什么资格来骂我呢?让她一个人孤身犯险的不是你们吗?”

  他们本以为高映萝一进云容,就会和他们一道。没想到还要他们再费一番心思,将盛星重引过来。

  星重没有解释,看着已经奄奄一息的高映萝,她现在只想知道峨眉究竟出了什么事?

  “呵呵呵呵”

  一串娇笑之声从空中传来,星重抬头望去,身着青色衣衫的天命自天而降,正落在众人中间。

  她并不看站在中间的清和,直接走到了南亭松的面前,眉头一皱,哼道:“我敬你们为上宾,极尽地主之谊。你们闯我地宫,我权当是走错了路,亲自送你们出去。我总算是仁至义尽了吧!”

  她眉目又忽地一冷:“可你们居然跟我玩起了‘明修栈道,暗度陈仓’的把戏。表面上和我谈生意,暗中却派这个丫头来偷解药。南松公子,这又算不算是君子所为呢?”

  盛星重气绝,他们早就计划好了借峨眉将祸水引至盛家,如今却倒打一耙,说是他们指使的高映萝!真真是气死她了!

  剑气已至剑尖,她这次一定要给他们一个教训!

  她正欲出手,南亭松却按住了她的手腕:“你放开我!看今日这阵势,他们怕是不想让我们走了!倒不如拼个鱼死网破,看他们又能得到什么好处!”

  南亭松的心中也着实奇怪,难道他们真的准备让他们死在这里?正如星重所说,他们又能得到什么好处?

  以盛司对盛星重的宠爱,和他大哥南亭梅的脾气,绝对不会善罢甘休!难道他们真的已经有足够的实力,可以和南家撕破脸了吗?

  他抬头扫了一眼,清和和梁力行已成对峙之势,周围重重死士皆不敢动。

  只有天命,像过路人一样,戏谑地瞧着他和盛星重。他对上她的眼睛,她的眼底有一抹异色一闪而过

  南亭松还未看清,她已转身,走向梁力行!

  南亭松未曾看清,星重却将她的神情看在眼里,那目光似乎在说:“一定要活着!”是她看错了吗?

  天命走到梁力行面前,幽幽叹道:“你当真要动手?”

  他冷哼,看不惯她这幅扭捏作势:“若非你妇人之仁,他们昨夜根本出不了山庄!”

  她撇撇嘴,厌恶地扫过他的脸;“那好吧,这里就交给你了。”

  话音未落,她足尖一点,一跃而至树尖,捡了跟枝桠坐下,看起热闹来。

  梁力行看着眼前的人,枯瘦的脸上,忽然有种异样的兴奋。伸手一挥:“杀!”

  话音刚出,清和已拔剑,一剑刺向梁力行咽喉,梁力行以掌力击开,二人同时被震退!

  梁力行大为诧异,这少年确实不可小觑。

  与此同时,约近三十名死士瞬间围上,目标直指盛星重!南亭松夺过一把刀,死死地将星重护在身后。

  星重并不害怕这些人,但此时被南亭松护在身后,施展不开拳脚。风月山庄的死士并非等闲之辈,她虽相信南亭松的武功,但双拳难敌四手,不禁为他捏了把汗。

  那边清和与梁力行已交手七八回合,清和渐渐吃力,气势被梁所压。

  梁力行一招擒拿手困住了清和的出招。

  清和渐感不安,猛然提剑倒刺,左手以掌力配合,将梁力行逼至剑口,剑锋一转,剑刃横刺!

  梁力行大惊,一把握住了剑刃,手微微发抖,死水一样的眼睛忽然射出利剑般的目光:“这招是谁教你的?”

  清和震惊于梁力行的行为,但并不管他,毫不犹豫地抽出握在他手中的剑刃。

  鲜红的血迹滴下来,惊醒了梁力行,全力一掌,重重打在清和胸口,一口咸腥从口中喷出。

  星重恰巧看见这一幕,心中大骇。身边的南松也渐渐有些吃力,身上多了大大小小的伤口。

  她心急如焚,正看到倒在路边的高映萝,像是想到了什么。

  她冲出了南亭松的保护圈,那些死士立刻弃了南松,直奔她而来。

  她一路拼杀,冲到高映萝身边,挥剑斩断捆住她的绳子。将她扶起,在她耳边轻道:“你可会双生剑?”

  高映萝双眉一皱,又看着已将他们团团围住的死士,点了点头。

  双生剑法的前身就是峨眉的至高剑法清风剑法。

  三十年前,魔教叛乱,峨眉双姝林悦、秋阳将清风剑法改编,二人配合,一攻一防,在蛇山岭大败魔教余孽,扬名武林。

  后来秋阳嫁给盛司,离开峨眉,双生剑法就此封存。

  星重如今有此一问,乃是江湖中有个传言,五年前,崆峒掌门第一次见梁掌柜时,惊呼了一声“铜金鳄”!

  当夜离奇死亡!

  铜金鳄就是当年的魔教护法,后有当年与魔教交过手的武林前辈前来指认,却无疾而终。

  只因当年的铜金鳄乃是个三百斤的大胖子,与如今的梁力行大相径庭。

  不过这是所有人都在心底默认的一件事。

  高映萝撑着一口气,从地上捡起了一个兵器,与她交换了眼神。

  星重大声喊道:“清和!”

  那边清和已然节节败退,看见她与高映萝站在一起,瞬间明了。纵身一退,给她们两个让出位置。而后与南亭松一同,阻断了死士的去路!

  chaptererror();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小说作文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盛家小姐追婚记,盛家小姐追婚记最新章节,盛家小姐追婚记 顶点中文网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