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海禹皇记 第七百三十八章 宽宏大量

小说:山海禹皇记 作者:妖火 更新时间:2019-09-27 10:08:17 源网站:顶点中文网
  此女正是涂山娇,原本以青索剑灵感应到紫郢剑灵,所以不远千里来寻找姒文命相聚,谁知道,却看到了另外一名女子在他身边……

  涂山娇乃是痴情烈性女子,不愿面对这种场面,于是掉头而去,手下的涂山樱却抱打不平,想要替姐姐出头,惩治这个负心人,最好将那名女妖精射杀,于是闹成这个场面。

  涂山娇并不知道姒文命如今实力,她看都不看凌冰雪一眼,紧紧抱住姒文命,将他放倒在地,不住的嗔怪责骂。

  姒文命握住佳人玉手,开口说道:“姐姐惩治我,是我活该!可我在北冥域寻找治水法宝,是凌姑娘帮我抵挡了魔兽穷奇的致命一击,这才侥幸逃得一命,却害得凌姑娘肉身陨灭,如今,不过是还她救命之恩罢了!阿娇,我恐怕不行了,你一定要替我善待凌姑娘,不要丢了我夏后氏族的体面!”

  姒文命功法运转,逼得面色惨白,身体上血流成河,此刻话语虚弱无力,宛如将死之人。

  可他心思灵动,几句话就交待了凌冰雪的来历,更表明对方为救自己而死,恩情不得不报答,就算是我姒文命死了,你也得替我报答。

  涂山娇被他划为自己人,心中甜蜜无比,抬头看了凌冰雪一眼,点头示意,而后抱住姒文命,说道:“我有治伤药物,你不要死,我这就帮你包扎!”

  姒文命眼观六路耳听八方,可是口中却越发虚弱的说道:“阿娇,原谅我这些日子没有陪在你身边,待我死后,请将我的骸骨送回崇山……我,咳咳咳!”

  姒文命吐了几口鲜血,让围观的众人更觉凄惨。

  “没想到自己误会了姐夫,他这种奇男子,果然没有做出对不起姐姐的事情,他身后的女子只是他的救命恩人,不,不是人,只是一道是神魂!”

  涂山樱做出了这等恶事,只觉得对不住女娇,心中越想越惭愧,她猛然拔出长剑横在自己脖颈上,用力一绞,开口说道:“姐姐,我对不起你,射杀了姐夫,只求以死谢罪,来生再做姐妹!”

  猛听得“叮”的一声,长剑脱手而出,钉在了旁边的树上。

  涂山樱被姒文命抛出的石头震得筋骨发软,一屁股坐到地上,惊魂不定。

  这个丫头思想单纯,当然想不通整件事情的不妥之处,可是涂山娇乃是涂山氏族下一代首领,看到姒文命出手就感觉到了不对。

  首先,涂山樱的箭矢并未伤到要害,所以姒文命不是必死的伤势,可他偏偏妆模作样,其次,他若是重伤,为何还能出手救人,看他随手一抛,那块石头的威力竟然将涂山樱的长剑都打飞了,这实力……而且,他身后那位凌姑娘面对如此危局,却面色坦然,即不担心也不惊慌,更不出手干涉,分明有问题。

  涂山娇心思剔透,短短一刻时间,就想通了所有问题,这个男人实在演戏,博取自己的同情。

  想到这里,涂山娇心中暗恼,猛地将姒文命肩膀上的箭矢拔了出来,呲出半尺高的血泉,口中恨道:“你就知道欺负我!”

  涂山娇转身小跑着离去,只剩下尴尬的躺在地上的姒文命,和捂着嘴巴偷笑的凌冰雪……

  看到涂山樱还有寻死的念头,姒文命连忙开口说道:“姐姐勿怪,我并没有死,还得感谢姐姐帮我喊来了女娇首领!我这就去和她道歉,你们替我好好招待凌姑娘!”

  姒文命腾地腾空而起,焦急之中连身体上的箭矢也不拔下来,可是涂山娇破坏的那道伤口却已经飞速愈合,再无血液流出。

  要知道,姒文命的鲜血金贵的很,虽然有血毒丹补充,可也不容浪费,既然被人看破了做戏的场面,此刻当真要下大力气,满地打滚的求饶了。

  姒文命追入丛林,久久不曾归来,直到月亮从对面的山坡上晃晃悠悠的升起来……

  涂山众女心知女娇首领心软,而且特别在意这个姒文命,肯定会原谅他,因此,燃起一堆篝火,将打到的猎物剥皮去骨,仔细烘烤,又摘来美味果实,送给凌冰雪分享……

  可惜,凌冰雪不食人间烟火,对涂山众女也冷冰冰的没什么好脸色,尤其是她似乎感应到了丛林里发生的事情,到后来净身凝坐、闭目养神,对周遭事物不理不睬。

  涂山樱只好将食物分给众姐妹,又安营扎寨,准备过夜。

  私下里,有女子偷偷问道:“女娇首领为何久久不归?难道是两人争斗双双殉情了吗?”

  另一名女子说道:“我猜他们两个久别重逢,说不得有许多体己话要讲,所以才……”

  一个年纪较大的过来人开口说道:“你说他们会不会……玉成好事?”

  三个女人一台戏,没有战斗的时候,涂山众女一样叽叽歪歪嘀嘀咕咕,聚在一起议论女娇和姒文命。

  涂山樱脾气火爆,性格耿直,她听得心烦,忍不住吼道:“闭嘴,胡说什么?也不怕客人笑话!”

  众女瞥了一眼凌冰雪,纷纷闭口不语,心中却暗道:“女樱姐姐今天这是怎么了?好好的人,脾气这么大,难道是那事儿来了吗?”

  半夜时分,凌冰雪忽然消失不见,又把几名守夜的女子吓得够呛,原本想要趁着夜色外出寻找,可是涂山广阔,地势复杂,妖兽横行,涂山樱坚决禁止了大家胡乱行动,心说,“这女子在夜晚胡乱外出,死了才好!”

  众人慌乱片刻,再次休息去了,涂山樱也怕意外,于是多安排了一个守夜人,心中琢磨失踪了一个人,而且是很重要的客人,明天如何向涂山娇和姐夫交待。

  却不想第二天天色微亮的时候,姒文命回来了,与他一起归来的还有涂山娇和那名女客人凌冰雪。

  只见姒文命左手牵着涂山娇,右手拉着凌冰雪,面色发光,好不快活,倒是涂山娇的发髻散开,面泛喜色,凌冰雪依旧冷冰冰的,只是对涂山娇十分客气,喊她姐姐。

  有女子眼尖,嘀咕道:“女娇首领换了发型!”

  那名有过经验的女子低声说道:“女娇首领的发髻都被解开了,看来已非处子之身!”

  一名少女捂着嘴巴惊讶的说道:“姐夫好厉害,一晚上就把姐姐哄开心了,连那个都给了他!”

  众人心知肚明,满脸艳羡的看着女娇,心中满是祝福,可却不敢说破,唯恐女娇恼羞成怒惩罚彼此。

  chaptererror();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小说作文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山海禹皇记,山海禹皇记最新章节,山海禹皇记 顶点中文网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