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海禹皇记 第二百四十三章 死不瞑目

小说:山海禹皇记 作者:妖火 更新时间:2019-07-03 15:26:22 源网站:顶点中文网
  自己私自泄露氏族秘传功法,就算是平时也要被贬为奴,何况如今这门功法传入敌对夏后氏族手中,原本夏后氏族战士就勇猛顽强,尤其是天鼋龟甲兵,防御力惊人,在战斗之中,东夷氏族全靠速度全开避开锋芒,侧向偷袭才能略有胜算,如今,这些人得到了插翅而飞的功法,以后恐怕更难对付了。

  雀飞仙泄露功法,这件事情如果被氏族得知,必定要被处死,所以她知道自己再难回家,此刻生机杳然,竟然就有了死志,唯一遗憾就是因为自己的刁蛮跋扈,害死了哥哥,仇人就在眼前却不能报仇,还要受他庇护,绵延生机。

  姒文命安慰道:“放心,我得此秘法,杀雀三如宰鸡尔,到时候就无人知道你曾经传授给我氏族秘传功法了!你且等我片刻,某去去就来!”

  几句话的功夫,姒文命肩膀上的翅膀就已经成形,虽然还达不到纵雪飞霜的地步,可是对他的行动力提升已经达到了五倍之多,姒文命神念修炼根基牢固,甚至在识海之中都已经化为龙形,有了这个做基础,他的翅膀也别初修乍练的人来得雄强。

  寻常武修想要修炼这门振翼飞掠术最少也要三个月才能小成,因为这门功法佶屈聱牙,十分难懂,需要悟性资质奇高,因此雀三也没想到姒文命此刻就能熟练应用,她依旧仗剑偷袭,依仗自己神出鬼没的轻功来去自如。

  可是这一次袭击之后,姒文命元力运转,背后一对长达三丈的羽翼陡然张开,光芒万丈,有了这一对羽翼助力,姒文命才算是真正的鹰熊合演,一扫动作笨拙的缺陷,变成了一只能够飞行巨熊。

  他翅翼一震腾空而起,追在雀三身后连续两招熊裂怒击,顿时将雀三的后背上扫出两道巨大的十字形交叉伤口,皮肉翻卷,血液喷射……

  雀三全靠敏捷躲闪,防御力就是渣渣,如今猝遭重创,从半空跌落地面,将一颗古木砸成两断,她摔了个半死,趴在树干残枝上,又惊又怒道:“你怎么会如此快学会我族秘法!?”

  姒文命狰狞一笑:“你想不到的事情还多着呢!难道我还要一一向你解释吗?你这样的恶毒女子,根本不配活在大荒之中,所以,请你受死吧!”

  姒文命挥动着遮天蔽日的巨掌,一掌拍了下来,将雀三拍在树桩之上,就好像拍死了一只苍蝇一样。

  雀三没料到对方防守反击如此迅速,就连逃跑的机会都没有,或许她也从没想过逃跑,反而十分享受虐杀姒文命和雀飞仙的过程,只是没想到这个过程忽然逆转,被虐杀的对象变成了自己。

  姒文命的巫变之体,乃是熊形态,此刻他身高三丈,一条熊臂也有七尺长短,肌肉狰狞,力量超过十万斤,他拍击下来的一掌之威足以开山裂石。

  雀三看到了头顶遮天蔽日的手掌,拼命想要挣扎躲避,可她伤势严重,仅仅挪移了半尺,就被巨掌拍中。

  瞬时间,雀三大半截身体都被姒文命的熊爪拍成肉饼,体内红的黄的白的紫的一并迸发出来,将树桩染得花花绿绿的,十分娇艳,而且,随着身体破裂,各种气味突显,腥臭不堪,让人隐隐作呕。

  可她的脑袋居然还保存的十分完好,皮肤皎洁,长发黑密,垂在树桩边。

  她用力的想要抬头,却无法动弹,只能侧目,恶毒的凝视着雀飞仙,用最后一口气诅咒道:“你害死了雀流莺,又背叛氏族,一定会不得好死!”

  姒文命叹息道:“若不是你如此逼迫,她又何必背叛氏族呢?你就不曾想过吗?”

  姒文命的话语暗含道理,雀三听了神情一变,她这一生之中颠沛流离,凄苦无比,所以心里只有恨,从没有过感激与感恩的情绪。

  她唯一崇拜的人就是雀流莺,是他改变了自己的生活,让自己有了片刻温馨,因此当他死后,雀三就变成了讨债的恶鬼,只想为他报仇而后随他而去,根本不曾想过原谅这个世界……

  姒文命的话语为她打开了一扇窗,可濒死之时,她的固执再次占据了头脑,雀三看着姒文命喊道:“我好恨啊……”

  话音一落,人死债消,却依旧瞪着两只眼睛不肯安息。

  打斗激烈,姒文命也消耗巨大,看到她终于死去了,连忙散去了巫变之体,恢复了原本的人形,一跤跌坐在地面上。

  原本依靠一腔求生的意念支持着的身体,在雀三死后,意念崩解,姒文命力量松懈下来,才发现自己身上创伤密布,疼痛不堪,到处都是皮肤撕裂的伤痕,最重的创伤贯穿胸膛,从后背直插前胸,经过这一番剧烈大战,伤口再次血流不止。

  可这次生死大战,终究还是自己赢了。

  姒文命仰身在地上,任由鲜血流淌,却没有力气包扎,他闭着眼睛,呵呵笑道:“飞仙姑娘,这个恶婆娘已经被我杀了,你终于可以放心了吧!我暂时有些脱力,等我休息片刻就来为你治伤!”

  雀飞仙一样伤势不浅,右胸接近肩膀的部位被雀三一剑刺了个通透,此刻勉强不死,可也只剩下半条命。

  她听说雀三被打死了,于是挣扎着爬出洞穴,看到断裂木桩上雀三凄惨的死状,忍不住一阵心寒,恨意全消。

  没想到同来此地的几个同伴竟然全部死了,仅剩下自己一人,雀飞仙心中一阵凄凉,“事情怎么就发展到这一步了呢?难道真的像雀三所说,完全都怪自己咎由自取吗?”

  看到浑身鲜血,躺在地上无法动弹的姒文命,雀飞仙忽然目露凶光,她暗想,“不,不怪我!要怪也只能怪这个人,是他击败了自家亲哥哥,并且引导事情发展到了这一步,他才是罪魁祸首!是这场噩梦的引导者!那么此刻,如果自己杀掉了他,然后再自戕而死,所发生的一切会不会就一笔勾销了呢?”

  受到这个恶毒想法的诱惑,雀飞仙心跳猛增,她抽出匕首,慢慢挪蹭着走近姒文命,看着这个躺在地面上的大男孩儿,面色苍白无比,此刻他疲劳的紧闭双眼,呼吸急促,在他的身上鲜血淋漓,难见一处好些的皮肉,尤其是他的胸部,一个拳头大小的窟窿,血液汩汩流淌,那里的肌肉虬结交织,正在纠缠生长,如果此刻自己将匕首刺入那里,这个大男孩儿必死无疑。

  匕首缓缓下落,雀飞仙的双手颤抖不已,眼前不断闪现出方才这个大男孩儿挡在身前,拼命保护自己的画面,这个形象渐渐与自己的哥哥的形象重叠到了一起。

  她越发激动,终于控制不住,“当啷”一声,将匕首丢到一旁。然后紧紧地抱住姒文命的身体,痛哭不已,似乎要将这一天所受的委屈,全部都发泄出来一样。

  chaptererror();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小说作文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山海禹皇记,山海禹皇记最新章节,山海禹皇记 顶点中文网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