惹春风 第三十一章 小姑姑的惊人转变

小说:惹春风 作者:云月颜 更新时间:2019-12-31 10:41:28 源网站:八一中文
  一个时辰内两次听见同样的话,萧姵的胃跟着心一起泛酸。

  谁不爱带银子了?!

  从她懂事那天起,就梦想自己的小荷包里随时都塞满了金银,还必须是铸成拇指大的小元宝那种。

  最初的想法很简单,但凡见到好吃好玩的,小手一挥小元宝一甩,那得多神气!

  随着年龄的增长,元宝是不想甩了,想做的事情却越来越多,也越来越大。

  可她的月钱并没有随之增加,每月依旧是雷打不动的二十两。

  二十两银子其实并不少,足够寻常百姓人家吃用两年。

  但对于她想做的那些事情而言,却连杯水车薪都算不上。

  用来充脸面?

  那就更可笑了。

  倘若她萧九爷真沦落到需要用银子充脸面的地步,随身带着二十两,真不如身无分文来得有面子。

  既如此,她还带什么?!

  萧姵最不愿意谈论这种伤自己的话题,讪笑道:“小贝,我把小葱骑走了,那你……”

  听她又提起自己的坐骑,小贝心疼得眼圈都红了:“你把小葱抢走了,我只能骑着拉车的马来追你。

  那匹马本就寻常,而且还没有配马鞍,你说我这一路容易么?

  可你呢,竟让小葱一口气跑了那么远……方才我去看它,它连站都站不起来了……”

  萧姵挪到他身边:“哎呀,你就别生气了,都是我不好,是我太着急了。

  可你想啊,小葱的名字还是我取的,我怎会不心疼它嘛。

  等回到府里咱们就去马房寻李伯,小葱很快就会恢复的。”

  小贝心里稍微舒服了点:“小九,方才二哥说了我几句,我觉得挺有道理的。

  咱俩以后不能再这般急躁了,整件事儿都没彻底弄明白,就闹出了这么大的动静。”

  小贝突然变得一本正经,萧姵还真是有些不适应。

  她拧着眉头道:“有啥不明白的,魏绰在大婚前闹出这等腌臜事,难道不该吃些教训?”

  一旁的萧炫有些头大。

  合着小九只听了个大概,便气得想去捅魏绰十八个透明窟窿。

  一旦把整件事情都告诉她……

  太凶残了!

  也……太可怜了。

  萧炫毫无诚意地在心里同情了魏绰一把。

  正犹豫着要不要今晚就把一切都和小九说清楚,清野带着一个丫鬟走了过来。

  那丫鬟行了个礼:“五爷、郡主、小贝爷。”

  萧姵站起身笑道:“疏香,小姑姑好些了么?”

  折返回来的路上,她听小五哥说小姑姑这几日身体有些不适。

  本打算吃饱了收拾齐整再去探望她,省得又让她受到惊吓。

  没想到小姑姑倒先派人来了。

  疏香道:“县主无碍,就是听说郡主到了,想和您说说话。”

  萧姵扯了扯自己脏乱的衣袍:“那你先回去,等我找个地方把衣裳换了就去找小姑姑。”

  疏香抿嘴笑道:“县主已经让人把热水和衣物都备齐了,您快随奴婢走吧。”

  “那行……”萧姵从袖中掏出一个荷包扔给萧炫:“五哥,你替我把这个和那柄断刀都收好了,我明早来取。”

  萧炫接过荷包掂了掂,戏谑道:“不点一点数?”

  萧姵冲他做了个鬼脸,又朝小贝挥了挥手,挽起疏香的胳膊道:“咱们走。”

  萧思怡的营帐位于整个队伍的最中间。

  唯一的女儿出嫁,四老夫人几乎掏空了所有的积蓄。

  除却十里红妆,她还为女儿精心挑选了一大批忠心能干的仆从。

  疏香直接把萧姵带进了一顶帐篷,果然一切都准备得妥妥当当。

  热气蒸腾花香袅袅,虽不及府里的净房精致奢华,在旅途中却尤为难得。

  在丫鬟们的伺候下,萧姵很快就泡进了大浴桶中。

  人一松弛,心里不免生出了些小感叹。

  她认识的人中,一多半生活都很奢华。

  可真正谈得上“精致”二字的唯有两人,男有花轻寒,女有萧思怡。

  别人再怎么讲究,总有那么几分刻意在里面,让人觉得造作。

  这两人却与那份精致浑然一体,似乎他们天生就该那样活着。

  至于她自己……不说也罢。

  这样的精致只能偶尔为之,多了也就腻了。

  萧思怡非常了解萧姵的脾性,为她准备了一身毫无装饰的素色衣裙。

  换好衣裙,萧姵披散着长发随疏香走进了最大的营帐。

  听见脚步声,正在写字的萧思怡抬起了头。

  萧姵立刻就凌乱了。

  眼前这位笑意盈盈的绝色美人儿是她小姑姑?

  为了魏绰那个混账王八蛋,的确不值得伤心绝望掉眼泪。

  但婚事不成,对女孩子的伤害总是最大的。

  即便是她这种没心没肺五大三粗的女孩子,遇到这种破事情至少也得气个七八日。

  可她那温婉柔弱的小姑姑……居然能笑得出来?

  萧思怡见侄女的下巴都快掉了,放下手中的笔走了过来。

  她冲丫鬟们使了个眼色,拉着萧姵走到桌案旁。

  丫鬟们躬身退了出去。

  萧姵在椅子上坐下,艰难地咽了咽口水:“小姑姑,你没事儿……吧?”

  萧思怡替她倒了杯热茶:“你想听真话还是假话?”

  萧姵往椅背上一靠:“先说假的。”

  萧思怡浅笑道:“我难过得好几日都没吃下饭,谁都不肯见。”

  萧姵撇撇嘴:“真的呢?”

  萧思怡几乎笑出了声:“十年来我从未如此畅快过。”

  萧姵又一次被惊到了。

  同是萧家的姑娘,同样父母不全,小姑姑和她却是按照两种截然相反的方式长大的。

  她无法断定那种方式更好,但她总以为小姑姑和她一样,一直都活得很畅快。

  毕竟萧家和其他勋贵府邸不一样,长辈们很少往孩子身上施加压力。

  可听小姑姑这话的意思,这些年她的轻松畅快竟是假象?

  十年……

  她和魏绰定亲,恰好就是十年。

  也就是说,这门婚事她从始至终就没有情愿过。

  而所有的不畅快,也全都来源于此。

  萧思怡拉起她的手:“你不要胡思乱想,是我自己太闷,连母亲和嫂子们都瞒过了。

  小九,今后我也要像你一般,活成自己最喜欢的样子。”

  萧姵觉得自己有点飘。

  萧思怡松开她的手,取过桌案另一头的盒子打开:“你看这是什么?”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小说作文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惹春风,惹春风最新章节,惹春风 八一中文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