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笑嫣然山月明 第七十章 荆州月

小说:浅笑嫣然山月明 作者:山慕月 更新时间:2019-08-19 09:49:47 源网站:笔趣岛
  “好想就这样一直一直走下去啊!”下了桥,林浅嵘没有放下我,还继续背着我往前走。

  “放我下来吧,哥,硌的我疼。”我知道,他舍不得放我下来了。可是,我却开始心疼他累了。我知道只要我说疼,他肯定会放我下来的。

  如我所料,他赶紧放下我,慌张的扭过头来,问我硌到哪里了,疼不疼。我指了指我的骨头和书包带,笑着告诉他:“下来了不压着了,就不疼了。”

  “那就好,吓坏我了。”林浅嵘心疼地看着我。

  “哥,我没事了,我们回家吧!”我安慰他。

  “好,我还送你。”林浅嵘把手伸过来,挽着我一起走。我其实不太适应一个大高个儿的男生弯着半拉身子,就为了将就我的身高来挽着我的胳膊。一般不都是女孩挽男孩胳膊么?我也不太适应迎面而来的路人们的目光,他们好像在看什么新鲜动物似的。然而,我不敢动。我怕我露出的不适应,哪怕只有一丁点儿,都可能会让他再次远离我七十五厘米之外。我们好不容易能如此靠近,管他谁挽谁呢!

  “哥,我刚才问你能不能背我,我好怕你拒绝呀!没想到你这么爽快就答应了!”我和他说着当时的心情。

  “有这好事儿,当然义不容辞啦!”林浅嵘又开始嘻嘻哈哈没个正形儿。

  “讨厌!”我佯装打他一下。

  “能和你有这样的接触机会,我求之不得啊!你可是我爱的人,你让我如何拒绝?”林浅嵘说。

  “唔。”我羞答答地低下了头。

  还好,走到了我们放车子的地方。我俩各自开锁,骑上车子,走向我家的方向。

  “你知道吗?你不在身边的时候,我特别想你。我从不知道自己会如此想念一个人。现在回想起过年那阵子的日子,简直是醉生梦死度日如年啊!”林浅嵘深情的望着我说。

  “我也是呀!许嵩有一首歌叫《庐州月》,那我也写一首《荆州月》吧,纪念一下那段莫名其妙想你的日子。”我笑望着他。

  “好,你写的,我都喜欢看!”林浅嵘乖乖的点点头。

  我们到了分别的路口,挥手再见。我戴上了耳机,听着理查德·克莱德曼那曲《星空》,望着自行车前轮下方闪过的沥青,想着巧笑倩兮的林浅嵘,不知不觉中,觉得自己是飘于半空之中在游走,路过的旁人仿佛都比我低了一截。缓缓收回顺着路人移过去的目光,我不禁抬起头看了眼左上方的月亮。那月亮明亮如雪,孤清微冷,照着我孤独的身影。但我知道,我的心并不孤独。这月亮,和荆州的月亮,一模一样。那时的我,在古城,穿越三朝,思念复加。我赏着这月色,回忆着当时的思念之情,开始构思起诗句来。

  回到家,我没有理会向我抱怨李奶奶做饭不放盐的王雨飞,径直冲进卧室,打开日记本,便开始奋笔疾书。一首《荆州月》正式出炉:“

  荆州月

  汉水的青鱼在谁家门口风干

  洪湖的莲藕在谁家碗里成段

  一步一前,近乡情怯

  恍恍惚惚,与你走远

  滹沱南岸谁家哥哥在轻吟浅唱

  赵州桥北谁家的灯仍通宵明亮

  一杯一盏,盛满思念

  热热闹闹,独自孤单

  荆州的古城下起了雪

  埋掉了当年的铁马金戈

  徒留我心中你的模样

  伴我在这玄色宫墙任白霭茫茫

  尺素书罢,离愁难销

  欲说还休,点点行行

  常山之南你说正是艳阳

  枯藤和老树没有黑鸦

  小桥无流水却有人家

  无声遥望千里之外荆州的方向

  衣上酒痕,又添新醉

  以为这样,能把我忘

  我穿起那楚人的直裾

  在编钟的清脆里想你

  宫商角徵羽,与子合唱,幽幽磬韵

  妄自填着词,朱朱子衿,悠悠我心

  谁见日暮下江天静,奈何无人再唱楚辞

  南郡的月,是否照着有你的恒山邑

  箜篌声里,一遍遍回响着我们的合音

  睁眼是你,闭目仍是你

  你一身红衣,乱我心里,醉我梦里

  新年的烟花照亮了荆州的夜

  那弯新月倔强的留在这古城已没有雪

  荆州月光,洒在脸上,是否也洒在你心上

  荆州月光,望了又望,是否也在忘了又忘

  ”

  我打开电脑,发给了林浅嵘。良久,林浅嵘才发来消息:“我觉得我拖祖国人民大腿了。”

  “怎么了?我的诗写的怎么样?需要实时解析么?嘿嘿。”我发了个奸笑的表情给他。

  “丫头,你怎么这么有才呀!我怎么写不出来这样的句子呢!”林浅嵘感叹道。

  “那是因为我特别想你。”我回他。

  “我也特别想你啊!我那时候睁眼闭眼全是你,不,现在也是。可是,你让我写的话,打死我都写不出这样美的句子的!”林浅嵘再次表达了对这首诗的喜爱。

  “嘿嘿,不是每个人都有这个才华和爱好的。是不是第一次看到活生生的词作者呀?你喜欢的许嵩和暗杠,他们可没有活生生出现在你面前哦!”我故意傲娇起来。

  “嗯嗯,丫头是我在现实生活中遇到的第一个词作者,哈哈哈!”林浅嵘很配合的顺着我的思路夸赞我。

  “可惜就差谱曲人了。”我看了看他的名字,叹了口气。

  “我可以学。”林浅嵘回过来干脆利落的四个字。我就喜欢他这样积极向上的样子。

  “看了几遍了呀?原作者想出题考试一下这位读者,好不好呀?”我突发奇想想考考他。

  “一直在看,尤其是那句‘衣上酒痕,又添新醉;以为这样,能把我忘’简直就是我过年那一阵的真实写照。丫头,你的才华,我大写的服!你考吧,我准备好答题啦!”林浅嵘回复我说。

  “第一题,这里面有几个时空?”我问。

  “这里面有三个吧,现代的你我,三国时的你我,还有春秋战国时期的你和我。”林浅嵘回。

  我看着这个答案,很是欣喜,看来他是认真品读过的。

  “恭喜你,回答正确!下面请听第二题:箜篌声里,一遍遍回响着我们的合音,是什么意思?”我继续发问。

  “是说的我们的合唱吧!那首我们一起唱的歌。”林浅嵘答道。

  “嗯……没有第一时间回答出歌名,勉强算回答正确。”我笑道。

  “嘿嘿,我又看了几遍。”林浅嵘发来一张痴汉脸的表情。

  “最后一个问题,荆州月光,洒在脸上,是否也洒在你心上?”我问。

  “是。我那时候,确实是像诗中描述的一样,想你的念头无孔不入,眼睛总是望着南方。”林浅嵘说。

  “你知道吗?我那时候真的是‘睁眼是你,闭目仍是你’。我好想忘记你,尤其是除夕夜你说不能第一时间给我祝福,你的祝福第一人另有其人的时候。可是,我怎么努力,都忘不了你。遗忘真是一件难学会的事。”我想着那时候的心情,无比感叹道。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小说作文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浅笑嫣然山月明,浅笑嫣然山月明最新章节,浅笑嫣然山月明 笔趣岛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