然而正当佐助露出自信满满的笑容时,嘲讽的声音响起:

  “是吗?那你看看身后吧。”

  佐助听闻这话悚然一惊,这才注意到背后的重力消失了,佐助回过头,就看见鸣人已经倒在了地上,鸣人有些虚弱的道:

  “我没事,就是有点头晕,佐助你一定要打败那个女骗子。”

  说完就在趴在地上大口的喘起粗气。

  佐助见状也没有办法,接下来只能靠自己了。

  薰的声音再次响起:“放弃挣扎吧,一切都只是徒劳。没了你同伴的帮助你挡不住我的攻击的。”

  佐助却一言不发的握紧了手中的苦无,薰的眉头一皱,迅遁发动再次冲向了佐助。

  烟雾中佐助看不见薰的动作,直到薰离自己不到半米时,写轮眼才堪堪捕捉到她的身形。

  佐助奋力的观察薰的动作,可是不等他格挡,薰的身影已经从他的身边略过。

  右臂上有暴起一道血花,佐助的攻击却扑了空,佐助恨得直咬牙,写轮眼捕捉到了动作却跟不上速度呀。

  佐助回想起了自己刚才的观察,于是他突然无规律的走动了起来。

  薰的耳朵听到佐助的脚步声杂乱了起来,不禁皱起了眉,无声杀人术终究是依靠着听对手的位置来发动攻击的。

  面对这样无规律的运动,她一时间反而有点拿不准了,薰试探着刺出一苦无,却落了个空。

  佐助眼前一亮,写轮眼看到的观察轨迹显示薰的这一击落空了,佐助预判着薰的轨迹,手中苦无朝前一挥。

  薰的攻击落了空,身体却还在前冲,正撞上佐助划来的苦无,手上瞬间出现一道伤口。

  薰迅速回归浓雾中,低头看着手上的伤口,脸色凝重起来,思考了许久她突然再次开口道:

  “我承认你很强,但如果这样呢?”

  说着薰的身影再次冲出,佐助这次却面色大变,因为薰攻击的方向是。。。。。鸣人!

  紧急情况下佐助只能转身抬手,用身体挡住了这一次刺击,

  薰一记得手,迅速再次攻击,凭借着这种方法,佐助瞬间身中数刀,视线都模糊了起来。

  倒在地上的鸣人看在眼里急在心里,看着佐助因为自己伤痕累累,他心中暗恨:

  可恶,如果自己能再强一点点就好了。

  终于佐助再也坚持不住,倒在了地上,鸣人见状心里没来由的涌起一股暴虐。突然起身接住了倒下的佐助。

  看着奄奄一息的佐助,鸣人突然抬头,瞬间猩红色的查克拉喷薄而出覆盖在鸣人身上。

  鸣人身上的伤口飞速愈合,如此同时眼睛渐渐变得如同狐狸一般,身体也不由自主的四肢着地。

  “我要你死!”

  在薰震惊的目光中,鸣人身上覆盖起一层查克拉外衣,

  眼前的浓雾似乎失去了作用,鸣人的身影以一种和她的迅遁不相上下的速度出现。薰只来得及双臂格挡,就被鸣人一拳打了上来。

  鸣人的拳头重的可怕,薰的双臂瞬间发出骨折的声响,整个人倒飞而出。脸上的面具居然被透过拳头的查克拉破坏的粉碎。

  薰倒在地上不敢置信的看着浓雾中若隐若现的红色查克拉越来越清晰。

  她几乎绝望的闭上了眼睛:“再不斩大人,薰只能陪您到这了。”

  正在此时,一道身影瞬间出现在战场上,撞飞了暴走的鸣人,正是君麻吕。

  君麻吕本来看着浓雾想要先发动螺旋吸附吸收浓雾的,却瞬间感受到了那股似曾相识的查克拉。

  他当即不再犹豫,疾风之舞全力发动一把撞开了鸣人,鸣人倒在地上,却瞬间爬了起来,眼中的凶厉更甚。

  君麻吕不禁开口道:“鸣人,是我。”

  本来有些失去意识的鸣人突然一愣,身上的尾兽外衣突然一黯,肚子上的封印此时也发出了光芒。

  君麻吕走上去摸了摸鸣人的头:“已经结束了。”

  却在此时,君麻吕的下丹田突然躁动了一瞬,鸣人身上未散尽的查克拉,居然也随着君麻吕的手涌进去了一点。

  君麻吕下丹田的那股查克拉好像碰到美味一般,一把就把那点查克拉吞入其中,而后重归平静。

  与此同时,鸣人腹中的封印里,某只狐狸突然睁开了眼睛喃喃道:“这是那只乌龟的味道。。。”

  鸣人身上的查克拉散去后,有些摸不着头脑,不过看着君麻吕来了,也就开心的笑了起来。

  而后看着边上倒下的薰吃惊道:“你是,那时候的大姐姐。”

  君麻吕也暗自压下心中好奇,螺旋吸附发动,开始吸收起浓雾来。

  鸣人和薰的交谈暂且不谈,再不斩此时心里就是一紧,刚刚的邪恶查克拉和如今变化的浓雾都宣誓着自己的计划破产了。

  更重要的是刚刚薰的惨叫让他很是不安。

  薰,没事吧。

  现在辉夜家的那个家伙也出现了,可以说形势瞬间逆转了啊。

  可再不斩对比也无可奈何,只能收刀,警惕了起来。

  卡卡西感受到浓雾开始消散后也是一松,本来放在怀中的手也拿了出来,看了不用帕克他们出来帮忙了。

  卡卡西赶忙拉下眼罩,大口喘气了粗气。

  浓雾散去,君麻吕没管大发口遁神威的鸣人,一步步走向再不斩道:

  “放弃吧,再不斩。你的任务已经失败了。”

  君麻吕看着再不斩,希望从他的表情中,看出些什么。

  说实话,对于再不斩和白这对悲情人物,君麻吕很想改变他们的命运。

  所以,他想给再不斩一个机会。

  再不斩此时也知道自己已经失败了,可这个骄傲的男人却不想低头:

  “为了我的理想,我怎么可能放弃,老子鬼人再不斩,不能就此停止啊!”

  说着再不斩拿起斩首大刀一刀挥向君麻吕,君麻吕手中两把骨刀轻而易举的就架住了再不斩的刀。

  “理想,算了吧,矢仓已经死了,为什么不肯面对现实呢?

  看看那边那个女孩,她的状态很不好,她为了你那个已经没有意义的梦想,变成这个样子,这是你想要的吗?”

  再不斩看了一眼凄惨的薰,转过头却双目赤红再次攻向君麻吕:“薰,薰只是工具罢了,为,为主人的梦想奉献一切有什么不对吗?”

  再不斩嘴上说的无情,手中的刀却没了章法。外人看去依旧凌厉,可君麻吕却轻飘飘的就能躲过。

  躲过再不斩的刀,君麻吕一拳将再不斩击倒在地:

  “再不斩,你的刀慢了,或者说,你的心乱了。

  你所执着的,真的是那个刺杀矢仓的梦想吗?”

  “闭嘴,闭嘴啊!”

  再不斩装若疯魔的挥舞着斩首大刀,却破绽百出,根本对君麻吕造不成威胁。

  君麻吕只用单手就能轻松的找到弱点将沉重的斩首大刀挑飞。斩首大刀脱手,再不斩再也没了抵抗之力。

  君麻吕手中骨刀就要刺出,避无可避的再不斩盯着君麻吕的眼睛,绷带下的嘴开合间却说不出一句话。

  就在君麻吕的道落下时,一道身影突然挡在再不斩身前,原本面色尚能保持镇定的再不斩此刻瞳孔皱缩。

  君麻吕的骨刀也刺在薰的身上,薰努力的回过头,对着再不斩露出一个笑容,而后无力的倒在地上。

  就在此时,拐棍敲击地面的声音响起:“哎呀,真是惨烈啊,再不斩,像是废物一样无力。

  哦,那个臭女人也像条死狗一样倒在地上啊。看样子我连钱都不用付了呀。

  什么鬼人再不斩,不过是被我卡多玩弄于鼓掌的一个小丑罢了。”

  君麻吕没搭理嚣张的卡多,开口道:“现在还要坚持认为,只是工具而已吗?”

  鸣人的声音也响起:“薰才不是什么工具,她一直,一直都很喜欢你呀!”

  再不斩身形巨震,他强笑道:“薰,她就是工具,就如同卡多利用我一样,我不过是利用她罢了。”

  鸣人愤怒的大吼道:“她那么喜欢你,为了你什么都可以放弃,如今为了你连命都不要了,你怎么可以说出这样的话。”

  再不斩突然努力的抬起头道:“小鬼,不要再说了,薰已经死了,不要再说没意义的话了。”

  君麻吕却能看的清楚,再不斩早已泪流满面了。

  再不斩努力的不让声音显得哽咽:

  “姓辉夜的家伙,这个任务我放弃了,咱们的战斗也没必要了,现在我求你,帮我一个忙,求求你给我一把刀。”

  君麻吕笑着递上自己的骨刀,在再不斩耳边说了句什么,再不斩眼睛瞪大,突然对着君麻吕鞠了一躬。

  而后再不斩握紧了那把骨刀,用脸上的绷带将刀紧紧绑在手上,冲向了卡多。

  这次再不斩双手没废,冲进人群的他简直如同虎入羊群一般,没多久就冲向了卡多,

  一刀干脆利落的割断了卡多的喉咙,而后将他的尸体踢进了大海。回过神吓得周围的人齐齐让出一条道路。

  再不斩走回去轻轻抱起薰的“尸体”,对君麻吕道:“我欠你一条命。”

  而后抱着薰,转身跃入海中。

  chaptererror();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小说作文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木叶之我也要当骨傲天,木叶之我也要当骨傲天最新章节,木叶之我也要当骨傲天 顶点中文网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