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麻吕在对方三人有所动作的时候就做好了准备。

  两个紫袍刚丢出第一包花粉时君麻吕就催动尸骨脉准备好了喷射孔。

  而后螺旋吸附发动,稳稳的将所有的花粉都吸附在了其中。

  君麻吕看着对面目瞪口呆的三人突然露出一个极其恶趣味的微笑:“现在到我了。”

  身后喷射孔出现疾风之舞发动,就这样带着查克拉球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冲到了三人面前。

  三人只觉得眼前一花,就惊恐的发现对面那个诡异的小鬼闪现到了他们眼前。

  君麻吕一把抓住中莎俊的衣领,而后随手轻轻的将拿查克拉球砸在了一个倒霉蛋身上。

  而后君麻吕不等花粉弥漫开来,就再次发动疾风之舞离开了。至于身后的两个倒霉蛋,自然是刚发出一声惨叫,就在毒粉中晕了过去。

  君麻吕就这样提着中莎俊来到了花忍首领中莎原身前。随意的往地上一丢。就走回了原来的位置。

  中莎俊努力的支撑起身体,盯着君麻吕道:“为什么带我出来?”

  君麻吕的脚步微微一顿,而后一边继续行走一边头也不抬的回应道:“有些事还是你们自己解决吧。”

  中莎俊对于这个回答一头雾水,不过抬头看着居高临下望着自己的父亲,只是发出一声冷哼开口道:

  “是我们输了,从此以后我们不回再回花忍村,现在你要杀要剐都随你的便。”

  说完便把头扭向一边等待着那个老家伙最后的判决。可他等了半天也没听到对面的老头子说任何一句话。

  正当中莎俊想抬头瞥一眼情况时,一只手放在了他的脑袋上。那种熟悉而温热的触感让他的身子都轻轻一颤。

  一种既熟悉又陌生的感觉涌上心头,他下意识的一抬头就撞上了一双满是皱纹却藏不住温柔的眼睛。

  这一瞬间在中莎俊的心中时间都好似开始倒流了一般,他想起三四十面前的种种经历。

  第一次提炼出查克拉;第一次成功发动飞花忍法;第一次战胜对手。。。。。。。每次他在忍者道路上有所进展,父亲的那只手都会这样轻轻的放在自己的头上揉一揉。

  不过后来随着自己的长大,自己觉得这样很幼稚后就不让父亲这样做了。

  此时时隔近四十年再次被摸头,他忽然有种泪崩的感觉。不过他还是忍住了。就这样抬头看着。。。。。。他的父亲。

  过了许久中莎原才缓缓开口:“这里就是你的家,你又要去哪呢?”

  中莎俊身体一颤,难不成自己犯下这样的错误,父亲还想着原谅自己吗?

  “当年是我处理的方式不对,其实你所谓的毒粉忍法,我当年年轻的时候也曾思考过。”

  听闻这种自己从没听说过的事情,中莎俊不仅瞪大了眼睛,讷讷道:“这,这怎么可能?”

  中莎原仍旧自顾自的说道:

  “可后来我放弃了这种开花方向,因为常年接触毒花又怎么可能会没有副作用?

  当我发现常年的收集有毒花粉对身体和内脏都会有损害这一点后,我就放弃了这个术的开发。

  因为这并不是让花忍村变强的良方,这是将花忍村推向深渊的毒药啊。”

  中莎俊听到这话震惊的说不出话来,他修行毒粉忍法二十年了又怎么会不知道这件事。

  他憔悴的面容,青紫的嘴唇不都是拜毒粉忍法所赐吗?

  他也曾想过放弃毒粉忍法,可自己立下的将花忍村改为毒忍村的宏愿,以及对父亲的误解让他硬着头皮也要继续下去。

  “当年我听到你跟我说你开发出了这样的忍术就想强制你放弃新术的开发,可后来我放弃了。

  俊,你比我这个当父亲的要出色的多,当年还不到二十岁的就能拿出比我当时的设想完整很多的忍术体系时我就知道。

  你比我要出色,你在开发忍术上有很高的天赋,我很怕你被我打击后就放弃研究新术了。

  因此我才会告诉你这毒粉忍法违背村子的初衷,我本以为你会因此放弃毒粉转而开发其他的忍术。

  却没想到当年的疏忽造成了这样的结局。如今会有这样的场面都是我大意疏忽,没有重视你心中想法的错。

  千错万错都是我这个做父亲教子无方的错。这些年我时常在没人的时候暗恨自己。

  事到如今我只希望你能回到花忍村,让我填上这曾经的错误。”

  中莎俊听完父亲的内心想法不知不觉间已泪流满面。

  看着泪流满面的中莎俊,满面唏嘘的众人。君麻吕摇了摇头悄悄离开了人群,他怕眼前的景象再继续下去会让自己想起太多前世的事。

  ———————————————————

  三天后君麻吕在中莎俊和中莎原的登门道谢中接过任务的佣金,而后带着中莎洋子和花忍村的谈判人员踏上了回木叶的归途。

  这一路上他任务也完成了无债一身轻,又不想要跟洋子有什么交流。因此全速赶路没几天就到了木叶。

  推开三代的办公室大门,本来还在改文件的三代看到风尘仆仆的君麻吕不禁露出笑容,

  刚要开口却看到委托人洋子也跟着进来了,不由得面色奇怪了起来。

  难不成君麻吕的任务失败了?

  君麻吕也不啰嗦,三言两语的将任务过程简述了一边,三代听闻这话眉头才重新舒展开来。

  三代略一分析也就明白了里面的弯弯绕绕,马上换上了公事公办的表情,先是假模假样的批评了君麻吕胡乱接受改动的任务。

  义正言辞的表示要扣除君麻吕半年的津贴(然鹅下忍根本没有津贴←_←)

  而后换上小脸开始了和花忍村谈判人员的扯皮。

  谈判人员和三代的唇枪舌剑君麻吕没兴趣看,他悄无声息的退出了三代办公室,从卷轴中拿出花之国买的花露套装。

  提着花露套装,看了看天边的夕阳,抬脚走向了山中一族的族地。

  晚上君麻吕就在井野的各种撒娇卖萌和花子阿姨的半是不好意思半是开心的夸奖中度过了美好的一天。

  那场景大概就是,花子阿姨:“哎呀,小君麻吕真是客气啊,出去做个任务还不忘给阿姨带礼物,真是有心了。”(而后暗中掐住了亥一的腰狠狠拧了两圈。)

  饭后,君麻吕搂着井野的小腰,感慨着:“还是木叶好啊!”

  chaptererror();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小说作文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木叶之我也要当骨傲天,木叶之我也要当骨傲天最新章节,木叶之我也要当骨傲天 顶点中文网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