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亲的重生 第十四.十五.十六回

小说:母亲的重生 作者:孙戈 更新时间:2019-07-03 10:53:31 源网站:顶点中文网
  母亲的重生.read-contentt-stle:normal;font-weight-decoration:none;line-height:inherit;}.read-contentpcite{dise;visibilit:hidden;}

  母亲的奶奶从早到晚不停的洗衣洗蚊帐,洗床单被单甚至内衣内裤和袜子,还有别人生小孩弄脏的别的洗衣人认为洗了晦气的东西,血淋淋的腥味冲天,为了养活一家三口,不管别人拿什么来洗来者不拒,在晾晒的过程中,发现有需要缝补的地方,就顺便替人家补上,街坊四邻又都同情一家老小,这就是母亲的奶奶为什么总有很多衣服洗的原因,经常洗得头晕脑胀,腰酸背痛,手掌磨破,遇上送洗的人催得急时,那简直就是洗到天昏地暗,晨昏颠倒,尽管这样还是不够维持一家老小的生活。

  母亲的爷爷年老多病,看着年幼的孙女,常常在暗地里唉声叹气,听母亲说她的爷爷比奶奶大一点,那时因该有六十多岁的样子,走路颤颤巍巍,不断咳嗽吐痰呻吟不止。自己一生病就总是用一只手搭在我母亲的头上摸来摸去,然后眼睛湿湿的加重呻吟,看看我母亲又看看忙着洗衣的累得满头大汗的老伴,忧心不也。

  母亲的爷爷是明白人,孙女儿这么小,自己时日不多,老伴儿渐渐的洗不动了,将孙女儿养得到什么程度,自己都不知道,孙女儿以后该怎么生存,这些都是两个老人心里共同的痛,两个老人十分开明,一致认为不管怎样,必须送孙女儿上学,这样有助于孙女儿以后的生存。就在母亲十岁那年,外婆来看过母亲,跟母亲的爷爷奶奶提出要将母亲的户口迁到鼓娄山去落户,两个老人无论如何都不同意,怎么都接受不了自己孙女到那个深山老林常有野兽出没的地方生活,最主要就是知道山里的人特别重男轻女,而且孙女儿渐渐的大了,出落得十分漂亮,又是后父,所以双老的态度非常坚决。后来外婆告诉两个老人,不是一定要母亲去山上生活,而是山上开始分田土和柴山竹木,一个户口可以分到很大的一两匹山,就是一两座山,还可以分到不少地。等事情过去稳定下来就马上将户口又迁回来,这样一说老人就同意了,将母亲的户口迁到了鼓娄山上,为了掩人而耳,刚开始母亲也要象征性的到外婆家住几天,每次都是小住几日,母亲的爷爷就会去接回母亲,一年过后就又将母亲的户口迁了回来,在那一年间,母亲断断续续住在外婆那里,也是在那时母亲才知道自己原来是有妈的。<>

  1959年,母亲的爷爷中风瘫痪,9个月后病逝,享年68岁,瘫痪期间全是母亲在家照顾,奶奶十分悲痛,病倒在床,母亲刚满十二岁,只念完小学三年级,而且还是断断续续,那时读书的少,上学又不是很强调年龄,一个班大大小小都有,有八九岁上一年级的,有十一二岁上一年级的。(未完待续)

  短短几天时间,死的死病的病,不要说上学,就连起码的生存都成了问题,那个时候母亲好无助好害怕,心里恐惧极了,怕自己奶奶也像爷爷那样离自己而去。

  奶奶病倒的那几天,母亲除了照顾奶奶就是去街上瞎逛,一个逢场天,奶奶在街上走着,突然闻到一股香味,香得正好饿得前胸贴后背的母亲连连吞口水,母亲很好奇,寻着香味找了过去,看见很多人围在一起,议论着什么,香味就是从人群里面飘出来的,不管三七二十一,母亲一弯腰扒开人群嗖的一下从人缝钻了进去,看到香味来源的时候,母亲睁大双眼瞪着背篓上面一个筛子里面的酥饼不转眼,那酥饼比平时用的小碗稍微小一点,泡酥酥的,黄灿灿的,香气扑鼻,母亲第一次看到这种酥饼,平时看到的都是那种面粉烤的,硬帮帮的,一咬一排牙印。母亲站在那里,看了很久,有很多人问,也有不少人买,这时母亲才知道,那酥饼原来是叫高级饼子,一块钱一个,有压价的九毛钱也卖。母亲心里就像装着算盘一样,噼噼啪啪打开了小九九。

  从那天起,母亲一有时间就去看那个高级饼子,之所以叫高级饼子,就是一般的地方没有,只有城里才能买到。而且在卖的过程中,不断换地方,因为市场管理的看见就会撵开或者没收,那时的市场管理权利很大,只要是交易性质的都归他们管辖,这市场管理就是后来的市管会前身。

  母亲看了好几天,就回去说给她奶奶听,说自己想到城里去买高级饼子回街上卖,因为从我们街上到城里要步行三十里小路到现在的泰安去赶过河船,下船还要走很远才能进城,,上午下午的过河船都是有时间的,时间安排不好就当天没法回家,母亲这一说,老人一个劲的摇头,孙女儿还这么小,怎么可能放心独自外出做生意。<>母亲认准这条路,找她奶奶软磨硬泡,一再坚持。后来母亲得到一点钱去街上买回二十斤红薯,第二天早上三点钟从家里出发往城里去,这么小的孩子,用背篓背二十斤红薯,手里提着照明用的马灯,走三十里小路,其中的艰难可想而知,母亲一路走走停停,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赶上过河船,进城后用红薯去换回饼子,回家已经是晚上了。第二天母亲很早起床,背上背篓,拿上筛子,去街上叫卖,半天就将饼子全部卖完。(未完待续)

  母亲找个没人的地方,数了一下,赚了整整两块钱,一口气跑回家把赚的钱交到她奶奶手上,奶奶拿到钱的一霎那,两眼含泪继而仰天大哭,后又跑到房间找到老伴和儿子穿过的旧衣服抱在怀里嚎啕大哭。

  从那次开始,母亲不让奶奶再替人家洗衣服,而是不断在街上买一些城里需要的东西,背进城去换回饼子和一些水果糖,还有一些街坊做粑粑,卖凉水会用上的糖精,然后躲开市场管理去叫卖,空闲的时间就去学校读书,顺便带些水果糖去学校卖,市场管理撵得很厉害时,不敢到街上去叫卖,只要家里有饼子,街上熟识的人往往会到家里来买,但到家里买的人不多,其实母亲去一趟城里有时买回十几个饼子,有时只有几个,因为没有本钱,如果去的时候没带得有像红薯之类的可以充当粮食的东西,就必须要有粮票才能买回饼子。

  1960年,生活更加艰难,市场管理也加大了力度,不准在街上叫卖,打过招呼后再被看见就会没收货物,母亲有一次去卖饼子,站到高凳子上兜售,为的是可以更早发现市场管理人员,便于自己有足够的时间可以连人带货跑到安全的地方,结果不但没跑赢,还被四散开来的人将来不及跳下凳子的母亲撞翻在地,母亲摔下后刚好趴在筛子上,凳子和背篓被跑着的人踢到一旁,母亲灵机一动,趴在筛子上一动不动,紧紧用身体护住筛子,等管理人员过去了,背起背篓抓起凳子一溜烟地跑回去,一连好几天都不敢上街叫卖。

  那时的市场管理很凶,觉得小生意人就是利用和监督改造的对象,所以定成分的时候,关于小商的理解就是中农或下中农,街上曾经有一个不服从市场管理没收东西的男子,被管理人员打到下跪,多年过后,这个管理人员退休回乡,好多年不敢上街,怕遭到报复。<>还有一些被叫到办公室像骂儿骂女一样,有的吃了二两老白干,背着手在办公室踱来踱去,破口大骂满口脏话,拍桌子打板凳。其实那个时候不管是市场管理还是其它部门很多的政策和精神,从上面到地方,再到一些乡区,已经从根本变了味,因为有很多公干的人也和普通百姓一样大字不识几个,一些精神都是一知半解,游走在似懂非懂之间,聪明点的还知道审时度势,看看风向,那种上蹿下跳的人靠的就是积极,出风头敢于做别人不敢做的事。(未完待续)

  打击盗版,支持正版,请到逐浪网阅读最新内容。当前用户ID:,当前用户名:

  chaptererror();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小说作文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母亲的重生,母亲的重生最新章节,母亲的重生 顶点中文网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