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亲的重生 二百三十四

小说:母亲的重生 作者:孙戈 更新时间:2019-07-03 10:53:31 源网站:顶点中文网
  父亲叔叔和姑姑一起,料理完了后爷爷的丧事,奶奶和姑姑继续居住在鸭儿凼的住房里面。同年,我们一大家子经过多方努力,想将出租给综合商店的房子收回来,几次交涉未果。大爷爷家的四伯调去街道工作,协助街道办起了茶旅馆,综合商店茶旅馆生意受到冲击,我们趁机收回了房子。按照老房契,以爷爷那辈两兄弟的名义进行房屋的分配,三间门面两兄弟一人一间半,从街面的门面一直到后房所有房子包括后花园,从中间一分为二。爷爷名义下所得的一间半门面和分得的后房,父亲和叔叔再进行分配。

  综合商店的茶旅馆没地方开了,在茶旅馆上班的母亲和杨玉李玉就要回到商店重新安排工作。综合商店一直在原来的基础上保持传统的做法,没有其他新的经营项目。母亲估计最大的可能就是回到原点,重新安排到哪个副食门市,与别的职工共同经营副食门市。母亲对于原来在副食门市上班的时候,几乎每个月都要无缘无故赔钱的事心有余悸。我家的情况再也经不起那种折腾,母亲思来想去,找到商店领导,要求以设摊点的形式,自己单独经营。商店领导考虑到三个人也不好一下子安排下去,就答应了母亲的要求,由商店规定营业额,完成了规定的营业额就得工资,超额完成给予适当奖励。

  叔叔分得半间门面和后面的全部住房包括半个后花园,有近两百个平米的样子。我家分得一间完整的门面,和门面里面到叔叔原有的房间处的位置,有近一百个平米的房子。有了门面,母亲的副食摊子就设在我家门面的外面房檐下,搭摊子木门板的长板凳的凳脚一头在门面的门槛外面,一头在门槛里面。因为逢场天在管理市场,规定每间门面的位置以滴水为界。门市里面用于父亲理发,父亲自从理发店的房东收回铺面后,一直担着几十斤重的理发挑子转乡。整整两年时间,父亲走遍了属于我们公社所管辖的所有地盘,父亲对公社四周的乡下的地形十分熟悉。用父亲的话说,哪个大队,哪个生产队,哪里的屋基大,哪些地方某个姓氏的人多,都了如指掌。

  有时父亲担着挑子从后花园的大门出去,站在我家担水的小路上不知该往哪里去,连与我们街上相隔十五里的龙车街上和附近的乡下,都去转乡替人理过发。父亲说起乡下的情况,像数来宝一样滔滔不绝。<>我家出租的门面收回后,父亲才结束了担着几十斤重的理发挑子走乡串户的日子。开始在自家的铺子里面经营理发,在理发店分得的理发的大木椅和镜子,在我家闲置了两年后又重新派上了用场。

  我在八中上学的日子,一如往常,继续着我的优劣势。继续坐班上的最后一排,时不时地去校医那里打针拿药,我的每篇作文不是拿到班级或年级去评讲,就是作为范文贴在教室门口的墙壁上。学英语就像学拼音一样毫不费力。我在记英语单词的时候常常将拼音和英语单词结合在一起,一下就找到了共同点,便于记忆。也常常让我想起小学毕业的时候龙老师帮全班同学强化两个月拼音基础的情景,心里充满了感激。继续该回家的时候回家,该去云爷爷家的时候去陪着茹萍姑姑玩。偶尔去阿文家和去过秀儿家一次,都是利用去云爷爷家的时间。这样我回家的时间才有规律,便于母亲和父亲掌握我的情况。

  有两个周末没去云爷爷家,相当于一个月的时间没见茹萍姑姑的,再去云爷爷家的时候,就像相隔了好久没见着我一样。云爷爷和玉书奶奶,还有茹萍姑姑都一个劲围着我转,问长问短,兴奋得什么似的。茹萍姑姑显得特别高兴,好像有很多私房话要对我讲,看见云爷爷和玉书奶奶一住口或一转身,茹萍姑姑立刻用胳膊肘悄悄撞我,示意我往小楼上走。我给云爷爷和玉书奶奶打过招呼,跟在茹萍姑姑身后往木楼上去。茹萍姑姑一直很开心很兴奋的样子,按耐不住的喜悦。觉得茹萍姑姑有什么事情要告诉我,又有点欲言又止的样子。

  从我和茹萍姑姑走上木楼那一刻起,茹萍姑姑一直都在独自乐呵呵的,一脸的幸福,其实茹萍姑姑一直都是幸福的,比我知道的所有孩子都幸福。我不想追着问茹萍姑姑遇上了什么高兴事,觉得不管是喜事还是其他不顺心的事,都需要一个自我沉淀的过程,该找人倾诉的时候,别人自然会告诉你,茹萍姑姑也是这样。

  一段时间没见着茹萍姑姑,连小木楼上的箱子柜子都移动了地点,茹萍姑姑没事的时候,就爱倒腾。将仅有的几样家具拉过来摆过去,这样比较有新意,给人全新的视角效果。我很佩服茹萍姑姑,茹萍姑姑将她的爱美贯穿到了她身边所有人和事物,唯一让茹萍姑姑有挫败感的就是始终不能改变我,我还是她心目中那个什么都不知道的孙大毛儿。<>墙上挂着的两个大相框全都重新整理了一遍,照片与照片之间没有之前那么拥挤,原来的一些老照片常常不同程度重叠在一起,应该是茹萍姑姑在整理的时候取下了不少老照片。相框里那些大大小小的照片,虽然参差不齐,却也排列有序。照片与照片之间有了一些小小的间隔距离,露出了相框后面雪白的垫底纸。

  看见了玉书奶奶年轻时候一张一寸的黑白照和云爷爷穿着绿军装红领章的一张两寸照片,相互对望似的排在了一起。云爷爷的照片是黑白照,后来茹萍姑姑常到照相馆照相,托相馆的照相师傅免费着的色,因为茹萍姑姑是那里的常客,一年要照顾相馆很多次生意。取下的相片几乎都是茹萍姑姑的老相片,茹萍姑姑有很多都是大照片,很占地方。突然,一张一寸的黑白半身照跃入眼帘,是个二十多岁的年轻女子的照片。一头乌黑发亮的齐耳短发,耳后用发夹约为别了一下,额前一排整齐的齐眉刘海。顾盼生情的笑盈盈的大眼睛,脸型约长,也是那种瓜子脸。身着白色衬衣,有棱有角的薄嘴唇,欲言又止的样子。

  这张照片原来没有,照片上的人看上去既熟悉又陌生。仔细端详的时候觉得非常陌生,粗略一看又似曾相识。我看着照片心里非常紧张和不安,脑子里面将云爷爷家里的亲戚悄悄过滤了一遍,云爷爷家里的亲戚差不多都在纳溪,都是宗亲关系。大部分的人我都见过,除了宗亲关系的亲戚外,几乎没有其他亲戚与云爷爷家走动。那张照片是一张约为侧身的半身照,与茹萍姑姑新照的一张照片相隔很近,也是以相望的形式排放着。一下明白过来,陌生女子的照片给我的一丝似曾相识的感觉,与茹萍姑姑的神韵一下子重叠到了一起。虽然没有玉书奶奶的相片与茹萍姑姑的相片放在一起那么神似,感觉陌生女子的长相与茹萍姑姑有一种血缘亲。

  我心里一惊,立刻回过头去,茹萍姑姑正从身后望着我,一回头就与茹萍姑姑的眼神碰个正着。我说:“这张照片上的人是你亲妈?”我一急,出口就有一些质问的味道,音量也不低。茹萍姑姑赶紧说:“孙大毛儿,你小声点,别人你云爷爷他们听见”。茹萍姑姑对我说了她找到亲生父母的事,果然如街上那些人所说,茹萍姑姑的亲生父母就在弥陀附近的乡下。不幸的是茹萍姑姑的母亲几年前病逝了,家里就剩下茹萍姑姑的退伍回家务农的父亲,和比茹萍姑姑小两三岁的弟弟,家境还可以。

  chaptererror();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小说作文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母亲的重生,母亲的重生最新章节,母亲的重生 顶点中文网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