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上回到自己的房间,纯曦就忍不住去看自己的双手。

  据说等掌心的芥子树彻底长成,空间就会开,掌心的浅绿色纹路也会消失,变成和普通人一样的掌纹。

  至于芥子树长成的时间,往往是在成年的时候。

  不过这个成年并不是指到一定年龄,而是身体停止发育的时候。

  纯曦虽然时不时地私下开小灶,但为了不让人看出异样,她在这方面很克制,虽说气色比起父兄要好上一些,但也有限,不会引起他人怀疑,只会以为是王金儿和钱小翠私下给她开小灶了。

  至于牧春花,她是出了名的图省事。旁人都会在空间里或者外面养点鸡鸭甚至是猪牛羊,但她却不乐意,嫌弃那些麻烦,空间里种的都是一些玉米、白薯、土豆等好打理又好卖的作物。

  因此,她即便有那个心,也是没条件给闺女开小灶的。

  尤其她这人在钱财上极为吝啬,比起花钱买吃的,她更愿意去买各种金首饰。

  是的,牧春花特别喜欢金首饰,甚至称得上是痴迷。她认为金首饰好看,平时能戴出去,没钱了还能换银子,不像其他东西买了要么吃进肚子里没了,要么越用越不值钱。

  对于她这种奇葩的花钱概念,家里上到王金儿下到纯曦都劝过,可惜牧春花这人在别的事上没原则,在这件事上却是特别有原则,说什么都不改!

  原本,纯曦对长大这件事并不急,然而这会吃到美味的红烧肉之后,她却是开始急迫起来了。

  杨福康在家待了两天就赶回镇上了,走的时候还带着纯曦给做的两身新衣两双新鞋和一袋花生米。

  一直以来,王金儿和钱小翠私底下都没少给纯曦开小灶,但她不管得了什么吃的,都会想办法跟家里的兄弟分。本来不少的东西,那么一分也就没什么了。

  对此,王金儿和钱小翠是又高兴有为难,高兴这孩子性子好不吃独食,又为难没办法给她进补。

  然而,最近一段时间,她们发现,小姑娘居然开始吃独食了!

  “我想着多吃点就能快点长大,等开了空间,我就能让大哥他们都吃饱了。”面对两人的疑惑,纯曦解释道。

  “就该这样。”王金儿欣慰道:“你现在先别顾你兄弟,等以后,有的是你顾的时候。”

  一边说着,钱小翠就端了一锅炖鸡上来。和牧春花不同,她的空间里是养了好几十只鸡的,她也不卖,肉和蛋都留着自家吃。

  王金儿那也是差不多的情况。

  可以说,兄弟三个,杨铁一家是吃得最差的,原因就在于牧春花把钱都花在了买金首饰上,杨铁虽然有心让儿女吃好一些,但他得攒钱给儿子娶媳妇,手头根本没有闲钱。

  ——要知道在普洲,哪怕是乡下地方,娶个媳妇没有几千两银子做聘礼是想都不要想。纯曦那么多兄弟,牧春花又摆明了不管儿子,杨铁自然要多费心。

  如此,一家子难免就过得紧巴巴的了。

  王金儿和钱小翠都是微女,空间里出产的吃食跟寻常外面养的没区别,但纯曦这些年肚子里都没什么油水,对她而言只要是肉就好吃。

  更何况,钱小翠的手艺还不差,做菜也舍得放调料。

  正吃着呢,就听到外面传来争吵声。

  “姐姐不好了,大舅他们来了!”福喜带着两个弟弟一脸惊慌地跑来。

  纯曦眉头一皱,“怎么又来了?”

  福庆回了一句:“估计又没饭吃了。”

  一旁的王金儿和钱小翠的脸色都不太好。

  牧春花的三个哥哥都是无赖,平日里没少偷鸡摸狗,旁门左道实在混不着吃的了,就跑到他们家来打秋风。

  “你们跑来找我干啥?怎么不去找娘?”纯曦埋怨道。

  说来也好笑,明明是牧春花的兄长,但那三个舅舅却极为怕她,便是打秋风也都会趁着她不在家。

  却在这时,牧春花的声音从外面传来。

  “我打死你们三个混账!还敢到我家来占我便宜,给我等着,我去找棍子……”

  纯曦他们到家的时候,就看到牧春花往屋里去找棍子,那三个便宜舅舅却是趁机跑了。

  牧春花拿着棍子跑出来找不到人,顿时指天骂地道:“天杀的混蛋,我是倒了八辈子霉才遇上你们这样的哥,一天天地就知道往我这打秋风,也不撒泡尿看看自己是个什么玩意……”

  说起牧家的恩怨,得从纯曦他们姥爷姥姥说起。

  过去只听说过重男轻女,然而在普洲,却从来只有重女轻男。而恰好,他们姥爷姥姥就是这样的人。

  两口子一心想生个闺女,偏偏一连生了三个儿子,头一个闺女种芥子树还夭折了。之后又连生了好几个儿子,两口子不想要,就都送给别人养了。

  ——这年头娶不上媳妇没孩子的男人多,真有人送孩子,大家都乐意养。

  等后来,两口子生了一个又一个,儿子都送人,生了好几个闺女却都夭折了。

  到了牧家姥姥年纪已经不小的时候,终于生下了牧春花,这个闺女还养住了!

  不过这两口子却没有享女儿福的命,到了牧春花十几岁的时候,两口子就陆续离世了。

  牧春花打小吃得好,发育也早,到了十六岁空间就开了。她那会还是个天真骄纵的孩子,被三个哥哥哄得把亲娘留给她的钱财都给了他们,空间好几年的出产也白白送了出去。

  后来牧家哥仨在外面欠下大笔赌债,竟是动了心思想要将牧春花送去抵债。

  ——在普洲女人的价值可是很高的,虽说衙门不允许买卖女人,但私底下却又是另一回事。

  也是牧春花硬气,在那些债主过来抓她的时候举着菜刀吓唬了他们一通然厚趁机逃了出去。

  她也是在逃跑的路上遇到了杨铁,然后跟着他回家,最后顺理成章嫁给了他。

  不过嫁人前的牧春花和嫁人后的牧春花根本就是两个物种。

  可以说,牧春花会变成现在这样不可理喻的模样,她那三个哥哥得付大半责任。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小说作文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快穿之谁要和你虐恋情深,快穿之谁要和你虐恋情深最新章节,快穿之谁要和你虐恋情深 笔趣岛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