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倾城婉拒。

  开什么玩笑……

  听听花颜的就算了,她干嘛要听别个男人在床上的话。

  她可没这么开放。

  花颜忽然正经说:“不说了,翀儿来了。”

  翀儿走进来。

  “干娘,你也在啊。正好。”

  花颜笑着捏捏翀儿那张和他娘亲极相似的面庞,“翀儿,你总算知道惦记一次你干娘了。真难得哟。”

  翀儿皱眉,拍开她的手。

  一面双面镜出现小小的掌心中。

  “正好你在,镜子还给你。裂痕补起来了,不过,要完好无损不可能,除非它能进阶。”

  圣器再进阶,就和“仙”一字搭边儿了。

  目前看来,没啥可能。

  翀儿这段时间,一直用仙力蕴养它,也不过修复阴阳镜的元气,保留住它的力量,可破镜难圆,那难看的裂纹依旧盘桓在中间。

  月倾城身体微僵。

  唉。

  这时候,见到阴阳镜,有些不合时宜吧?

  毕竟事关戾恕镜。

  她打量了下花颜。

  花颜却面色如之前,笑着接过阴阳镜。

  她甚至还饶有兴趣地发出惊讶声,问:“翀儿,你说,它还能进阶?”

  月倾城看不出来,花颜是成熟到可以掩盖心里的任何波动,还是真的放下了过去的事。

  又或者,因记忆没有回来,痛,就显得不那么痛?

  不知不觉,戾恕镜已去了那么多年……

  她主动接过话头。

  “可以,就是太难。”

  圣器是自然蕴养之物,并非人造。

  看似天赐,却又冥冥中,存在了进阶的限制,这方面,甚至比不过炼器师锻造的兵器。

  当然,也没炼器师能炼制圣器就是。

  就拿暗神这类神祇来说,它亦是天地蕴养之精,修炼那么多年,为何后来还比不过欧阳倾城,没有实力去仙界?

  就是因此。

  月倾城解释给花颜听。

  屋内,那似有若无的凝滞气氛,消散无踪。

  花颜遗憾说:“太可惜了。继续用那什么仙力蕴养也不行吗?”

  翀儿说:“不知道,不过,我懒得试了。”

  浪费他时间……

  花颜就嗔看着她干儿子。

  “你是我亲生儿子吧,比我还懒。”

  月倾城一笑,说:“不如留在密室?我修炼次仙力时,可顺便蕴养蕴养。你要用时,召唤一下,它会回到你身边的。”

  花颜忙点头,“好好好!最好能变得更厉害!对了,我发现密室的老桃树好像有生气了些,是我的错觉吗?”

  月倾城讶异道:“是吗?我没注意到。”

  翀儿耳朵一动,终于没说什么。

  月倾城沉吟说:“可能和时光阵法有关吧。鬼域桃花养得愈发好,越来越多的精气涌进密室,有了时间,老桃树也吸收得好。”

  花颜神秘兮兮地问:“老桃树该不会是皇太后的真身吧?”

  月倾城不禁一笑。

  “怎可能?不过,娘娘确实养了老桃树很多年,许是快成精的桃树,娘娘心存怜惜,想助它一臂之力吧。”

  说到娘娘,两人的话题又转到这儿了。

  花颜对娘娘,有着几分好奇。

  她没印象。

  但听宫人们说,娘娘对她极好,从前常在一处说笑。娘娘和气又亲善,待她们情同姐妹,倒不是隔辈人。

  她回来后,还没见过娘娘呢。

  饶是如此,亦天然觉得有几分亲近。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小说作文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最新章节,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 笔趣岛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