匠心 110 委屈

小说:匠心 作者:沙包 更新时间:2019-07-01 14:13:46 源网站:八一中文
  丫环看着小姐的表情非常好奇,她犹豫了一会儿,也悄悄拿了个杯子偷听。

  隔壁的声音透过杯子传过来,有点嗡嗡的,但仍然不掩少年特有的清亮。

  她也听了几句,表情却越来越迷惑,最后忍不住悄声问小姐:“这人究竟在说什么?他就是老爷给你相的那个相公吗?”

  “你闭嘴!”小姐不客气地喝止她,聚精会神地继续听。

  听完之后,她转身回到桌边坐下,凝神思考了半天,轻声道:“咱们悦木轩现在最愁的,是人手有限,做事情太慢。照他说的那样,乍看好像人手增加了,但进程会大大加快,同样的时间里能做出的货物就更多了!这少年,的确非同凡响!”

  “小姐你要嫁给她吗?”丫环想了半天,最后憋出这样一句话。

  “那不行!我家良人,比他还厉害得多了!”齐小姐果断拒绝,但她想了半天,又拿着杯子走回墙边,继续偷听。

  一墙之隔的包厢里,朱甘棠惊讶的表情最后渐渐变成深思。

  等许问说完,他亲手斟了一杯茶递到他面前,朗笑道:“贤侄果然少年英杰!所思所虑深远细致。此法若能推广开来,必将提高各行业之效率。不知贤侄可否将付诸于笔端,整理成文,以便我上呈上去,供各位大人阅览?”

  说到这里,他突然想起了什么,连忙往回找补,“如果不方便书写的话,我也可以帮……”

  这年头,识字的木匠非常稀罕,更别提把说出来的东西整理成成篇章的东西。他正想说他可以亲自帮忙整理,没想到许问先点了头:“可以。”

  朱甘棠扬起了眉,有些惊喜。接着他又问了许问一些相关的问题,细节而深入,许问全部都能对答如流,好像真的曾经做过很多次这样的事情一样。

  这世界上,果然有生而知之者啊……

  朱甘棠心想,若有若无地偏头看了齐正则一眼。

  齐家跟这样的人结下深仇,恐怕未来有点麻烦。

  这仇如果是真的也还好办,他只需要秉公处理即可。但偏偏这仇结得不明不白……

  朱甘棠脸色的微笑一直就没有消失过,这时他招招手,对齐坤说:“齐贤侄本来也是本次物首的有力争夺者,结果现在被许贤侄抢到,只能屈居第二,有什么想法?”

  齐坤一直在认真听许问说话,这时突然被点名,连忙站了起来,说:“许贤弟大才,我远不能及。”

  说着,他向着许问拱手行了一个大礼, 说,“刚才许贤弟那席话令我受益良多。古有一字之师,许贤弟这一番话,也堪为我师长。”

  他的话说得真心实意,绝没有半点虚假。

  事实上,从最初见面的时候开始,无论什么时候碰见,他一直都是这样的态度,从来都没有变过。

  这样一个人……

  许问垂下眼睫,没有应他的话,齐坤感受到了他的拒绝,笑容变得有些勉强。

  朱甘棠佯装讶异:“许贤侄不太喜欢我这侄儿吗?”

  酒席上的气氛一时间变得有些微妙。

  许问的态度人人都看得出来,他一直就是对齐坤漠然视之,好像没看见这个人一样。

  就两者曾经发生过的事情来说,他这种态度已经相当于是一种退让了,但朱甘棠硬要把话拿到明面上来说,让许问避无可避。

  现在许问表现得的确很出色,但说到底他才刚刚通过徒工试县试,还是一个不知名的小学徒,相反朱甘棠是朝廷派下来的主考官,身份地位完全不是他能比的。

  朱甘棠正面把齐坤拉出来,许问必须给出回应。

  “朱大人这是强迫我接受齐坤的示好?”许问突然抬眼直视朱甘棠,语气也变得有点强硬。

  此时许问的态度非常明确了。

  就算朱甘棠是主考官,是可能主导他命运的人,他也不打算在此事上退让。

  但这事关系到的不止是他一个人,还有姚氏木坊的其他人!

  朱甘棠的目光缓缓移动,他发现在这一刻,旧木场所有学徒全部放下了筷子,表情坚定,好像许问的决定就是他们的决定一样。

  反倒是作为话题焦点人物的周志诚,他一脸焦急,似乎想站起来说什么,但迅速被旁边的师弟们拉了回去。

  “去年曾经发生过什么事情,我想大人心里也是清楚的。这件事不给出一个交待,我们跟悦木轩就不可能和解。要我跟齐坤如友人般交往,那更是不可能的事情。”

  许问说得平静而坚决,说话的时候好像忘记了面前这个人的身份,也忘记了他口中的悦木轩是个三级工坊。

  他似乎理所当然地觉得,他们能堂堂正正地站在这片土地上,争取自己的权益。这无关于他个人的实力或者是能力,而是一个态度,是他心里最真实的想法。

  如果他的前途要用周志诚的委屈来换,那他宁可不要。

  而旧木场的其他徒弟,也恰好都是这样想的。

  “可是那件事,我也很委屈啊!”齐坤站在原地发了半天呆,突然叫了起来,声音里带着哭腔。

  “委屈?我们周师兄少了手指,斧子凿子刨子锯子,以后他都再也没法用了。这才是天大的委屈!”许问看也不看他一眼,平静的声音里隐约带着汹涌的波澜。

  周志诚喉间突然一哽。自从他出事之后,周围所有人都在回避他的残缺,他也常常把那只手隐藏起来,好像这样它就不存在了一样。

  而现在,许问直接把这件事摆在了光天化日之下,周志诚的心酸突然也被翻了出来,瞬间充溢心间。

  他这才发现,虽然已经过去了一年,但其实他并没有释怀。如果就这样掩盖下去的话,恐怕一辈子也不会再释怀了。

  他深吸一口气,把手从袖子里拿出来,摆到齐坤面前。他朗声说:“许师弟说得没错,一年前,我无缘无故被剁掉了这根手指,从此再也没法做木匠活。不管怎么样,这件事应该给我一个交待!”

  五根手指少了一根,周志诚左手拇指的位置变成了一个肉球,形状非常怪异。而在场的人除了朱甘棠,几乎全是匠人,他们更加清楚没了这根手指代表着什么。

  少了这根手指,周志诚的左手再也没法做抓握捏拿等相关动作,不能再使用绝大多数工具,对于一个匠人来说,形同永远没了前途。

  一年后,肇事嫌疑人的齐坤正常参加徒工试,拿了第二名的好成绩。而他呢,只能看着师弟们一个个走进考场,自己做些帮忙的杂务。

  要说委屈,这才是天大的委屈!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小说作文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匠心,匠心最新章节,匠心 八一中文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