尖碑漂流记 第84章 激将

小说:尖碑漂流记 作者:阿宝的笔记 更新时间:2019-07-04 08:15:47 源网站:88读书
  云容稳稳当当地坐在渐新象的背上,没有再舞刀弄qiāng。双手安稳地握着缰绳,用心控制着渐新象的方向。跑跑停停,停停走走。想象着前方有阻碍,需要倒着走出去;后方追来凶猛的恐龙,忽然向前冲去。模拟的很是逼真,就好似真的存在一般。

  文起在一旁看着不由得心生赞叹,之前的担忧一扫而空。点了点头认可的说道:“喂!云容,你在试试镰刀龙,感受一下视觉的切换。”

  在乘骑三角龙时,云容已然多次尝试视觉的切换,但不同的时,三角龙的视觉要比镰刀龙的更好掌握。镰刀龙又粗又长的脖子,正好挡在乘骑者的面前。而三角龙的头盾,还没完全遮挡云容的视线。

  身体表面金光萦绕,一层光膜好似轻纱覆在云容体表。向上一个纵身完美的坐到镰刀龙背,依样画葫芦地控制开镰刀龙。

  镰刀龙可没前面那些恐龙好控制,尤其是视觉。文起早早地跟在镰刀龙身旁,抬头紧盯背上的云容,深怕她视觉切换时感到不适应,从镰刀龙背上掉下来。

  云容左瞧右看,镰刀龙步子迈的很稳,一步一个脚印的向前走着。观察了一会儿的文起看出了端倪,咽了口吐沫,润了润嗓子,高声呼喊道:“云容,你切换视觉呀。别老是用自己的视觉,那你还怎么向前跑动?你要实在觉得不行,那就下来,经常练习,慢慢的适应。咱们可以晚点在外出,不着急的。”

  此话不知文起是有意还是无心。但听在云容耳中,就像被宣判了死刑或无期,要强的她根本接受不了自己的失败,咬了咬牙,双目圆睁,猛提一把缰绳,身下镰刀龙扭着大屁股快步跑了起来。

  文起心中暗自偷笑,“哈哈!真没想到这么一激,她就上当了。真是天真可爱!”

  毛球的声音在文起脑海回荡,“唉!你看你那猥琐的样子。别偷着乐啦,还不赶快过去,你想让她从镰刀龙背上真的摔下来?那可够她喝一壶的。”

  刚跑起还没一会儿,云容的眼睛上一层金光时有时无,很是诡异。不停摇头眨眼,身下镰刀龙也像喝醉了酒,迈着拐弯的步子。

  突然,疼的叫了一声,镰刀龙急停,云容闭着眼睛从鞍子上横飞了出去,在前方等待的文起伸着手臂,左右来回的小碎步,确定着云容的落点。不过,要是有人能站在他的对面,就会发现,一脸的猥琐与满口的哈喇子。甚是恶心!

  “来了来了来了,就是这里。嘿嘿!你给我进来吧!”心里兴奋地喊了一声。双臂一合,两手一扣,云容老老实实地冲进文起的怀中。嗅着她的体香,文起心驰神往,乐不思蜀,恨不能再用力的抱一会儿。非条件反射地低下脑袋,想借倒地之势,深吻云容额头,来个神不知鬼不觉。

  下一霎,“啪”的一声脆响,文起的左脸颊五个指印,鲜红的印在上面,慢慢的又变成了一团。不知何时,他锁死的双臂竟然大开,本该趴在他结实发达的胸膛上的云容莫名其妙的坐在了他的小腹上,太过唯美的画面,让理性的毛球悄悄的转过了机体。

  突然,毛球的后方沙地上,一阵扇耳光的“啪啪”声,伴随着求饶、恐吓传向四周。

  “啊!打人不打脸。你??????”

  “叫你心术不正,叫你不怀好意,叫你图谋不轨。”

  “告诉你,要不是你是女孩子,我??????”

  “哼!女孩子怎么了,照样削你。”

  “啊!不要打脸,我都说了。我还靠它过日子呢!”

  “就打脸,就掌掴,敢欺负老娘,看我不废了你。”

  文起躺在地上双手捂脸,云容坐在他的身上,左右开弓。说实话,文起怎么会连云容也“打不过”,还不都是因为她坐在了他的身上,具体说来是小腹上,再往下,是个人都可以脑补得出。毛球在一旁只能无奈摇晃着发红的机体,不知是为此感到害臊,还是嫉妒。总之,也就总之了而已。

  文起的脸颊不是被打就是被挠,没有一处完好的,“享受”中的他,突然肚子一用力,前攻的云容下盘一个不稳,结结实实趴在了他的胸膛里,额头重重磕在了他的双唇上。

  云容打也打了,但气还没消。文起的心愿以这种方式也算实现了。可是,就在二人尴尬的想要分开时,云容感觉下身被硬硬的东西所“顶”。本来尴尬潮红的脸,竟隐隐发紫,青筋都好像蠕动起来。一记老娘拳重重砸在了文起头顶,登时令他头晕目眩,灵魂出窍。

  用力在他胸前一撑,云容大方的站起身,恶狠狠地甩了句,“你要再敢??????哼!看老娘怎么把你给废了。公公、太监的让你走出尖碑世界。”一边说,一遍偷笑的走向飘在一旁的毛球身边,吐了个舌头,转过身来。

  躺在沙地上的文起满脸红印与抓痕,猥琐的面容早已消失得无影无踪,反而一脸认真道:“要这么惨的离开尖碑世界吗?还是算了,我可不想成为废人。”喘了口气,右手撑地站了起来,拍了拍身后的沙粒,看着云容光洁的额头,苦苦一笑。“哎!玫瑰有刺,月季亦有刺。伤不起呀!伤不起。”

  云容没有理会文起话中之意,仰头走向镰刀龙旁,纵身坐了上去。手提缰绳继续跑了起来,不得不说,云容学习能力真的很强,仅摔了一次,再控制起来就要好很多,不只是一星半点。

  毛球悬浮在空中与文起同看着越来越熟练掌握“视觉”的云容,开口道:“云容,将镰刀龙骑回去,骑上无齿翼龙试一试。”

  毛球最担心的就是飞行了。因为他似乎觉察到云容恐高,而且非常的厉害。再加昨天晚上不愉快的飞行经历,这很可能在她的心里留下极大的阴影。如果不能飞,那么将来很多事情她都做不了。

  从自己的背包内拿出两枚浆果吃了下去,定了定神,迈步向着无齿翼龙走去,摸了摸它的翅膀,提缰坐了上去。无齿翼龙迎风腾空,拍打着自己的翅膀,嘶哑的声音吼叫着,云容低头惊声叫了起来。

  “果真如我所料,她真的恐高,这下麻烦了。本想着你和她两人可以乘骑古神翼龙去驯服风神翼龙,她这恐高就没办法了。不是控制位就是射击位,这两个她哪一个都胜任不了。唉!”毛球闪着绿光惋惜的叹了口气。

  文起红肿的脸竞挂着一抹浅浅的弧度,看不出是讥嘲还是微笑。冲着低头抽搐的云容喊了声:“你还好意思说我,还要把我公公、太监。我看你先拾掇拾掇你自己吧!逞什么英雄,连乘骑无齿翼龙都不敢,还说要走出尖碑世界,真是笑话。再说了,你都这么大人了,还哭哭啼啼,像什么样子。无法正视自己,我看你还是在家里好好待着吧!别老把出去出去挂在嘴边。”

  文起半激半嘲的将心中想说的话,一股脑的说了出去,痛快之余,便见无齿翼龙鞍上的云容正用凶神恶煞的眼睛直勾勾地盯着他,背后一股冷风吹过,下身凉飕飕,空荡荡的好似少了什么。

  不自然的咽了口吐沫,文起不敢再与云容对视,将目光躲闪一旁,吹起了不着调的口哨。云容低头看着身下的无齿翼龙,咬了咬牙,心一横,提缰便飞了起来,越飞越高,越飞越高,感觉到呼吸困难,双眼才挣扎着裂开一道缝,转动间看着地面渺小如芝麻粒的文起,由内向外,心口合一地发出欢呼声。

  吼了一声,云容紧忙闭嘴,想起过于放纵被甩下三角龙的经历,老老实实的控制身下无齿翼龙在高空中前后左右的缓慢飞行。

  “呼!这也不难呀!嘻嘻,高空也没有想象的那么恐怖,而且无齿翼龙飞的很稳。哈哈!”云容开心的自语着。“臭文起,王八蛋。敢激老娘,就知道老娘吃这一套,还一副屡试不爽的样子,你以为老娘不知道。哼!等下去了,再找你算账。唉!不过话说回来,要不有他,估计我早死在尖碑世界里,还不知道多少回,也许已经万劫不复,无法重生了。”

  文起将双手放在自己的眉头上,向着明亮的天空望去,回忆着自己第一次乘骑无齿翼龙时的感受,心里的激动浮现在了脸上。

  “哇!飞得好高。比我第一次要飞的高多了。唉!为啥心中一种莫名的失落感,真是人不能和比人呀。”文起看着高空中的无齿翼龙,长出一口气道。

  毛球闪着蓝光急忙说道:“文起别感慨了。你试着用部落关系传音空中的云容,正好测试一下传音的距离与环境关系。”

  文起清了清脑子,脑中念着云容的名字。一遍,两遍,三遍,五遍,就在文起脑中准备喊出第六遍时,云容回话了。“怎了?干嘛叫我名字那么多遍?听着好烦人。没看到我在天上正用心的控制无齿翼龙吗?难道你又不怀好意的想看我出丑,还是想让我从高空直接掉下去,死在你面前,你个不长脑子的家伙。”

  青红皂白还没弄清楚,文起就被云容劈头盖脸的骂了一顿。地上的文起满脸笑容的认着错。没过多久冷静下来的云容又问道:“到底有什么事,你说呀。没看我在天上不动了吗?你是在挑战我的耐性吗?”

  文起左也不对,右也不是,叹了口气,将毛球的测试告诉了云容。明白缘由的她,尴尬地笑了笑。文起的脑海中云容那爽朗的道歉声,久久不散。

  无齿翼龙头朝下,一个窜身急停空中,拍打着翅膀骄傲的吼了两声,平稳的落了地。云容从上跃了下来,好似小孩般蹦蹦跳跳的跑到文起面前,仰着脑袋,背着手,笑着问道:“怎么样,比你第一次飞行强多了吧?哈哈!还敢激将我,嘲讽我,你??????呼!谢谢你的帮助,文起。”

  一股热流自上而下,又自下而上暖遍全身,文起童真般地笑了起来,点着头接受了。

  中午的太阳温暖照人,清凉的海风舒爽着万物的心灵。一切的一切都是那么美好;一切的一切都是那么的安详。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小说作文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尖碑漂流记,尖碑漂流记最新章节,尖碑漂流记 88读书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