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起觉得眼前的这个由精神力凝聚的多多罗安既熟悉又陌生。

  强大且熟练掌控感知力的文起,清晰地感觉到,站在自己面前的多多罗安,不是自己真正认识的那个人,而是另外一个人。

  文起忽然想到,也许这个多多罗安真的不是自己认识的,而是山石族千方百计想要得到罗兰冰泉花,释放出的那个多多罗安,虽然有些突兀,还带着混乱,文起惊疑不定的神情,微微笑了笑,轻声道:“好,你等我。”

  就这么简单的一句话,文起不在停留,化成一缕青烟,消散在多多罗安的意识空间里。

  在他走后,那始终保持娇笑模样,一脸纯真无邪的多多罗安,眼中掠过不可察觉得的冰冷,高贵脱俗的气质,在她的身上表现地淋漓尽致。

  “嗯”了声,收回了那让人膜拜的,没有一丝感情的目光。

  文起好奇心大起,同样也是为了弄明白多多罗安的突变,早在她随辛巴鲁来到峡谷上的悬崖,表现出的状态,以及鲁琨说予他听的那件事,他的心里早就起了疑心,只是同伴一场,有过患难,虽然苦多甜少,但文起心里是把多多罗安,这个山石族纯洁活泼的女孩当做朋友。

  既然是朋友,文起不得不为多多罗安担忧,确保多多罗安不会受到伤害。

  因为隐隐地,他觉察到,现在见到的多多罗安不比之前认识的,很可能会对过去的多多罗安做些让人无法接受的事情,甚至威胁到她的生命。

  为了朋友的安全考虑,文起会回到多多罗安思维空间,同这个陌生的精神体聊聊天。

  文起那融入精神力的感知力,连续性跳跃,穿进穿出同伴的身体,身在前方的虫女虽没有回头,但感知力一样强大,甚至超越文起的她,早就觉察到了不对。

  只是她懒的管,也是有意为之。

  如此,文起就没有时间停下来,静下来去思考脱困的方法,完全被绑架在了自己的身边,还有,她所用的精神攻击无形无质,悄无声息,如果不是文起发现的早,恐怕现在,五人中能活下来的也只有多多罗安了,那个他并不熟悉的精神体。

  虫女这么做,目的很简单,因为怕麻烦,没有用的人对她来说就是累赘,且嗜杀成性,早就没了人性的她,对于曲达施等人的死,无动于衷,甚至可以说,乐意为之。

  死了更好,死了更畅快,跟随了她的心意。

  这一点,就像在文起将那十一人杀死一样,毫无分别,她的怒火,自从一副这般模样后,随时随地,都会因为一些哪怕鸡毛蒜皮的事,突然燃起,而最好扑灭怒火的方法,就是杀人。

  说她滥杀无辜也好,说她天性如此也对,总之,看不顺眼的,杀了就完了,倒显得轻松。

  大概,对于文起来说,这个世界上能制服虫女的,就只有祖树了。

  死去的触须怪也不行。

  “如果累了就休息会儿。”虫女似笑非笑,声音忽然地传进文起耳中,戏虐中带着玩味,却又冰冷地随口一说,但听在文起耳中,仿佛长满钉子般牙齿的恶魔,看着这场有自己掌控的,让自己开心的情景剧。

  “多留心祖树吧。”文起不咸不淡地回了句,明显是在挤兑虫女,既然打不过,言语针锋相对,总不能败下阵来,不是为了讨便宜,而是眼前虫女的话,着实让文起恼火。

  而直到虫女最惧怕的便是祖树。

  文起心里最清楚不过,自己在祖树神威之下,连蝼蚁都不如,虫女的确比自己强大,但又能如何,还不是孙悟空逃不出如来佛的五指山。

  虫女听了文起的话,的确怒火中烧,恶狠狠地紧握住了拳头,牙齿咬得咯吱作响,片刻,冷哼一声,便不再言语,只不过,表面不说心里却是痛恨非常,不住说道:“狗东西,要不是顾及罗兰冰泉花,早将你挫骨扬灰。且让你多蹦两天,没了罗兰冰泉花,我看你还怎么嘴硬。”

  盛怒的虫女,牙齿咬得咯吱作响,竟不解恨,就连自己的嘴唇也咬了上去,仿佛不见血不解恨一般。

  只见一滴已经不能说是血液的绿色黏液,沿着唇角滚落下来,而当绿色黏液流淌而出时,那仿佛一眼就能毁天灭地的怒意,忿恨,陡然消失,如此之快,令人眼前一花,还以为看错了,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虽然有这么一个让人很不愉快的小插曲,并没有让焦急的文起分神,而是更加疯狂地救治余下的两人鲁琨与辛巴鲁。

  而从多多罗安思维空间飞出的文起,下一个进入的是鲁琨体内,同曲达施一般无二,虫洞般的隧道,虫洞外如星河般璀璨,宇宙般浩渺,但他没时间赏景,马不停蹄飞出虫洞。

  大概生存者的思维空都是一个模样,这是曲达施之后,一个最好的证明。

  文起飞出虫洞的一瞬间,现在眼前的便是一个只有米粒大小,即将熄灭的精神火焰,要比想象中的小了很多,且也弱了很多。

  即将化成青烟,就这么消散在鲁琨自己的思维空间中。

  文起无暇思索,双掌摊开,将自己剩余不多的精神力所化火焰点燃,竟有半人多高的精神力火焰,这两团火被文起用力地抛了出去,感知力控制下,直接打在那团虚弱的已经快要没有的火焰上。

  就在两者触碰的一瞬间,文起清晰地感觉到,弱小的火苗得到了滋养,正在不断吞噬这两团强大雄壮的精神火焰,壮大自己。

  不过,即便如此,文起仍感应到,想要恢复过来,不仅是靠自己凝聚的精神火焰,还要考鲁琨自己,他不像曲达施,也不是文起来的晚,而是鲁琨的精神力本就弱小,没有曲达施强大,这大概是他见过的最小精神力。

  皱起眉头的文起,叹了口气,他能做的就这么多,想要再进一步,且不说辛巴鲁,就连自己的生命也保不住。

  精神力救治的不是一个人,而是五个人,这要求文起能够相对平衡精神火焰,不然救了这个,就要放弃那个,这是有悖自己初衷的,也是自己不愿见到的事情。

  叹息的文起,摇摇头,化成一缕烟,消散在鲁琨的思维空之中。

  chaptererror();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小说作文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尖碑漂流记,尖碑漂流记最新章节,尖碑漂流记 顶点中文网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