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球如果我猜测的没错,虫女能够操控如此多的虫女,她的方法就像我们在尖碑世界时,操控精英阿根廷巨鹰那般,只要虫王不脱离虫女的掌控,这些虫子就会时刻陪伴在她的左右。”

  文起坐在甲壳虫的背上,一边控制石斑雀与巨岩龟,一边询问这毛球,说出心里的猜测。

  同时,他有一个大胆的想法,在心里酝酿了很久,此时有了机会,便急切地说了出来:“虫女操控虫王,进而控制如海水般庞大的虫群,肯定与她的感应力与操控力有关,她能做到,我也可以做到。”

  文起顿了顿,肯定着自己的想法,又道:“但要找到一个能与虫女操控的虫王分庭抗礼的大虫子,这件事估计是天方夜谭,太不切实际,可是如果抹去虫女对虫王的印记掌控,取而代之,将我的掌控印记打入其中,那虫王岂不听我的命令,任我掌控。”

  文起在说这话时,心里忽然大笑起来,像是一件非常美妙又甚为可行的办法,完美且精妙。

  他的话是有事实根据的,正是在尖碑世界里驯服那些庞大凶猛的生物,得出的心得,巧妙地运用在了这里,并且在得到感知力与操控力后,文起能够感应到,现在的他并不需要思维控制源,根本不需要改造迷雾星球上的生物,通过这种方式控制生物。

  单凭印记掌控,便能将野生的生物操控在手。

  不过,也有相当大的阻碍,就是生物必须屈服于他,否则一旦脱离了文起印记掌控,或有突发事件,令文起分神,干扰道文起掌控的力量,很可能遭到印记掌控的反噬。

  同时会被印记掌控,却没有屈服的强大生物吃掉。

  举个最简单的例子,好比天空中已经被文起驯服,改造了的石斑雀,即便脱离了文起的感知范围,它也会老实地呆在原地,保留野兽原有的自保意识,安静地等待着文起的到来与操控。

  但若是遇到一头纯野生的石斑雀,在没有击晕,思维控制源的改造下,强行印记操控,如果出现今天这般出乎意料的情况,石斑雀还在身边,没有了操控力的压制,野生石斑雀会恢复自由,挣脱文起掌控,并将操控它的人杀死。

  而让生物屈服,完全掌控,最好是在它虚弱的状态下,哪怕麻醉,或是受伤,精神萎靡,身体疲累的情况下,那操控起来可就轻松多了。

  完全掌控还不会遭到任何反噬,难度并不比强行掌控简单。

  强行驯服,除服文起有像触须怪的能力,身体表面生长出无穷无尽,令人胆寒的触须来,将所要驯服的怪物缠住,印记强行打入所要驯服生物的体内,进而构件连接。

  其实,这些的关键是在于文起已经没有了思维控制源。

  在毛球再燃拯救他时,思维控制源被焚烧殆尽,算是幸运转化成了印记,能够同生物构建精神联系。

  文起对于掌控生物这点,是在清楚不过的,但他问的问题,毛球没有及时回答。

  这让文起不禁疑惑起来,难道是自己想的不对,那里有欠缺。

  就在文起困惑不解时,一直没有发声的毛球,叹了口气,有些无奈地道:“你与她不同,操控虫群是她的能力,简单看来,就像你说的,通过操控虫王进而控制虫群,这个原理不难想到。”

  “但不同的是,每个人有每个人的能力,就那触须怪来说,他的能力是触须,像树木生长出的枝杈,可以无限生长,举个更直观的例子,就是人身上的毛发,有多少根?随意操控它们生长,壮大,且能攻击想要攻击的目标,这点是独一无二的。”

  文起听到这里不禁皱起眉头来,令人起鸡皮疙瘩的触须,是触须怪独有的能力,而操控虫群是虫女特殊的能力,那自己的是什么?

  失败品都有这般强大的能力,那他这个成功品,会是什么样的特殊能力。

  文起不禁来了兴趣,像是渴望知识的人,跳进知识的海洋,贪婪地汲取,不断壮大,增补自己,“我的能力难道是感知,就像你之前起到最大作用的侦测?”

  文起忽然想到了这点,因为他现在能用的,且正在使用的可不就是感知,配套是对已驯服生物的操控。

  “没错。”毛球没有喜怒的声音,淡淡道:“的确是感知,你千万不要小瞧了这个能力,我要告诉你一件值得高兴的事,就是你是个成功品,与虫女和触须怪不同,他们失败了,强行得到印痕的能力,将沉睡的大脑打开,会得到相应的,无法想象的后果,他们就是最好不过的例子。”

  文起对毛球所说的,没有半点质疑,只是眼前这个能力并不能给自己带来多少的好处,这让他激动起来的心,像是被一盆冰凉的冷水,浇了个透心凉。

  文起神情落寞而沮丧,有些打不起精神来,且深深叹了口气。

  “你应该高兴才对。”

  毛球忽然笑了起来,欣喜道:“你真应该为此感到高兴,成功品与失败品的差距,可不是一朵罗兰冰泉花就能弥补得了的。虫女想要得到罗兰冰泉花,目的很简单就是为了觉醒还没完全打开的大脑,将其百分百利用,而祖树,已经非常强大,但也没有完全打开沉睡的大脑区域,却还要罗兰冰泉花来帮他续命。”

  “而你不同,你是成功品,不需要外物,自己便能不断提升,他们是失败品,需要外物帮助,也不过提升零点几的成功性,且成长速度,用不了多久,你就会超越虫女,至少不再需要我的提供的保护罩,哪怕感知力散开,与虫女对碰,也不会弱于她多少。”

  听到这里,文起忽然眼前一亮,好像想到了什么,激动地想要纵身狂笑,随即压制这股情绪波动,在瞟了眼从未注意文起的虫女后,开怀地不能自己。

  “如果是这样,单凭蔓延开来的感知力,还有附加其上的精神力,就能摧毁对方的思维意识,击溃他的精神防线,重的会变成痴傻的呆子,轻的也能昏晕,没有对抗之力。”文起兴奋地说了句。

  “理论上是这个样子,不过想要提升这种能力,所要消耗的时间与经历,也不是一般想的那么简单。”毛球断然道,声音沉闷,非常认真。

  chaptererror();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小说作文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尖碑漂流记,尖碑漂流记最新章节,尖碑漂流记 顶点中文网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