众人陆续走进那间最大的石屋。

  文起收回目光,看向凯特,不好意思道“凯特,今天晚上委屈你在这里睡了。”

  说着从背包中拿出一个兽皮毯子和一张薄薄的被单,笑道“这个兽皮毯子你铺在地上,可以防潮防寒防虫,而这张被单你盖在身上,南部半岛天气虽然炎热,不像北方旷野,夜晚却比较凉,有个被单能有效预防感冒,不生病身体才会更健康。”

  凯特本想拒绝,却见文起面色凝重,不容拒绝的神情,只好点头手下,转身走向火堆旁,笨手笨脚铺了起来。

  楚家兄妹注射麻醉药剂,后用生物体征探测器检测每名瓦拉尔人身体状况,麻醉药剂的药效时长,清晰记录下来,至少睡到明天正午十二点,问题不会太大。

  身心舒畅,大步流星走向石屋,轻轻关好房门,锁了起来。

  众人见文起进来,偏转过头,激动的眼神凝望着步履坚定,面带笑容的文起,心中期待着新成员的加入。

  楚天成,楚梓秀的亲哥哥,黑暗地下城楚天部落元首领,有着不错的生存本领,加入文起部落,能让部落的整体实力大涨,生存几率大增加。

  不仅如此,同伴会更加团结,做起事来精神百倍,尤其是楚梓秀,时长神伤的她,亲眼见到自己的哥哥,心里该有多欢喜。

  身在异星球,身边能有亲人相伴是多么开心的一件事。

  “我从你们的眼神中看出了一丝饥饿,很想把我吃掉的样子。”

  文起打趣道“楚天成加入我们小南岛部落,你没有意见吧?你的所有财产都将归部落,但驯服者是你,享有独一无二的控制与驾驭的权利。这是尖碑世界的部落规矩,我想你应该很清楚,心里也因早有准备。”

  楚天成面色平静,点点头。

  站在身旁的妹妹楚梓秀侧过头凝望着哥哥,右手紧握他的左手,眼中满是期待和说不出的欣喜,泪水莹莹,填满眼眶,瞧着自己的哥哥竟是模糊一团,但他的样子,脑海中一刻也没有模糊涣散,而是随着时间的流逝越发清晰。

  “快点吧,文起,别啰嗦了。”

  云容催促道“等不及了,部落壮大真是让人欣喜万分。”

  文起笑眯眯走上前,面色光泽而红润,心里百分百的开心,点开主控面板,当然是从毛球机体内发生而出的光幕,通过毛球与生存者次级芯片的联系,将生存者收进部落。

  当然离开尖碑世界,这种关系已经表面化,没有实质性作用,只是这么做更有仪式感,让部落同伴与加入部落的生存者心里产生共鸣,不忘今天加入部落这般隆重仪式,记得自己加入部落,而部落也收入了一名新成员,为此感到骄傲和自豪。

  每多一人,部落就会壮大一分,对只有九人的文起部落,尤为明显。

  “好了,我再给你设置一下等级,总不能让我们的楚大首领只当一个无名小兵,显得我这首领太不人性化。”

  转眼看向楚梓秀,笑道“楚妹妹你说我说的对不对?”

  楚梓秀面色一红,吃吃笑了起来,像春风中的花朵,娇艳动人,美得不可方物。

  在这一刻,孙闵等人的心无不颤动,为之倾倒,竟没注意到自己部落的楚梓秀竟然如此美艳,真是花中仙子,林中彩蝶。

  文起收回欣赏的目光,笑容不减,温颜道“对内我们还是小南岛部落,但在面对瓦拉尔族是我们要成自己是坦塞迦——坦塞迦族。这是我和凯特达成的共识,需要用他们的语义来重新命名我们部落。”

  顿了顿,续道“坦塞迦在瓦拉尔语中是友善、善良、亲和的意思,能让我们与瓦拉尔族相处的更加融洽。还有,瓦拉尔族除了凯特之外,其余四十六人没有进过思维控制源的改造,他们的思维意识还停留在原始未开化的阶段,言语上要格外注意,虽然不能直接和他们交流,但凯特你们也见到了,情绪仍是不稳定,尤其是他不能理解的事物,所以玩笑不能随便开。”

  文起没有点名孙闵,他的嘴部落同伴深知,都没毒害过,考虑到个人尊严、颜面文起只说玩笑不能随便开,好让除了孙闵之外的其余同伴也要谨言慎行,尤其是在瓦拉尔族人面前。

  或许一个不经意的玩笑就会激怒他们,而让好不容易建立起的部落关系,崩坏坍塌,得不偿失,到最后危害的必然是自己。

  众人齐齐点头,认同文起所言,表示自己会在言语上多加注意。

  “文起,楚天成加入我们部落,那接下来你有什么打算,我见你们回来时,驾驭着石斑雀,那这只石斑雀是你驯服的,还是楚天成?”

  云容好奇道“你的运气想来一直很好,但就凭你一人驯服一只石斑雀,说实话我是不大相信,不是瞧不起,或是不认同,石斑雀太过强大,一人之力很难将其驯服。楚天成也是如此,如果是你们两个人合力驯服,那就有意思多了。”

  文起始终带着微笑,忽听云容说两人驯服有意思的多,不禁眉头一皱,纳闷道“你到说说看,什么叫有意思的多?你说我一个人驯服不来,这我认可,石斑雀的确难以驯服,海陆空无所不能的生物,但两人一起驯服,怎么就有意思了?”面色微显怒意,话音变得粗重,一脸质问神情,不容云容不回答。

  其实,文起心里多少有些讥嘲,但没显在脸上,心想着将背包中那三只驯服成功的石斑雀放出来,好好惊吓发自内心不相信他实力和运气的云容。

  有了这个想法,文起才平静的听下去,一直到云容说有意思,才不禁好奇开了口。

  “这还不简单,你想你们之前不认识,也从来没见过,就这短短八个小时就熟悉了,还驯服了一只石斑雀,给谁谁信,反正我是不信。”云容摇摇头,满是不相信的神色。

  文起扫视一圈,发现除了自己与楚天成之外,也就孙闵将信将疑,露出一丝让人摸不透的冷笑表情,很是让人唏嘘。

  文起无可奈何叹了口气,沉吟片刻,将如何认识楚天成的经过,调简单的说了一遍,事实上都是他瞎编的,因为这件事的关键就是石斑雀,而且不是驾驭飞回部落的这只,而是丛林空地中的三只……

  chaptererror();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小说作文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尖碑漂流记,尖碑漂流记最新章节,尖碑漂流记 顶点中文网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