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难道你也想步你父亲的后尘?带着瓦拉尔部族剩余的兄弟姐妹,因为认知的局限,没有很好的策略,先进的武器,最终的结果又会与你父亲有何区别。”

  文起越说越精彩,脸上绽放出春天般温暖笑容,循循善诱道“你再想想,你和你的兄弟姐妹,一共四十七人,是如何被我一个人困在这圈巨型恐龙门中的,又是如何晕过去,被植入思维控制源改造,且剩余四十六人仍在你眼前呼呼大睡,叫也叫不醒。这一切你都好好想想吧!”

  说完,文起负手而立,并不宽大的身躯在瓦拉尔将军眼中却是如此大,大到如天一般,将他笼罩,永远也逃不出他的掌控与摆布。

  怔了怔,呆了呆,木然地望着眼前一切,心神大为动荡,神色黯然有沮丧。

  眼前之人说的没错,句句说到自己的心坎上,他无法辩驳,这不是巧舌如簧,而是不争的事实。

  他无力对抗,即便拥有了先进的思维模式,但在眼前之人的手里翻不起浪花,那比服从听命又能好到哪里去,只是无谓的反抗,结果还是会像想象的一样,败的惨痛。

  苦涩一笑,笑声沙哑刺耳。

  他不得不承认自己先前的话语都是伪装,是为了掩饰自己的胆小,或者说还没准备好担任部落首领,带领部落同伴屹立于迷雾星球,他忧虑、恐惧、彷徨和迷茫,没了父亲的坐镇,悸动的心无处安放,只能用强词威吓眼前之人,好让自己得到那一丝可有可无的慰籍。

  自欺欺人的想法不攻自破。

  文起身后,云容等人沉默无言,哪怕刚刚相认的楚家兄妹,也安静的站在一旁,倾听着文起豪迈、激烈的话语,暗暗称赞,尤其是刚来部落的楚天成,汗颜自己的能力,换做是他又会如何解决这场没有硝烟的战争。

  危机到此解除,瓦拉尔将军一败涂地,在文起面前毫无招架之力。

  先前的文起步步紧逼,言语如刀剑直往瓦拉尔将军的心窝里插,刺的他体无完肤,伤痕累累,苟延残喘但又不得不接受这个无情的事实。

  而现在,文起傲然而立,就在站在他们的面前,神色冰冷,面无表情但目光是那般深邃,让人捉摸不透。

  这一切不是毛球事先交给他的,而是文起经历无数危难后总结而出的,只是用最合理的方式,最恰当的口吻说了出来,有内心的情感,也有外表的神情,就这么一股脑印入瓦拉尔将军脑海中,让他铭记于心,将他奉为神明,支持他勇敢活下去,活得越来越好的主心骨,支撑天地的擎天之柱。

  “我,瓦拉尔族,瓦拉尔族族长卢纳加尔的儿子,凯特在此向神明发誓,奉你为我心中的图腾,精神的支柱,忠心于你,此生不可违抗。”

  凯特单膝跪地,高举着左手大拇指,面色庄重而恭敬,下一刹,张口咬向自己的拇指,瞬间鲜血外流,侵染发紫的嘴唇,向着胸膛从右至左画了一条血线,鲜血淋漓,狰狞刺目,直到自己心房外,又用拇指点了三个点,乍一看很像“心”字。

  如此,瓦拉尔将军凯拉特成为文起在迷雾星球,第一个招募麾下的原始部族,人数四十七人。

  “云容,止血药物和包扎伤口的医用物品。”文起淡淡道,脸上浮现满意而阳光的笑容,同时多少紧绷的心稍稍松了开,瓦拉尔人的加入,是他们未来生存的奠基石,意义重大,不可不谓新生活的开始。

  早在一旁等待着的云容连忙跑上,狄聆也跑来帮忙,就连站在一旁的孙闵、狄铭、黑子也加入其中,本来一个被牙咬伤的伤口,竟有五人帮忙包扎,场面热闹非凡,拥挤成团。

  无非是出于好奇,向凑过来聊两句,孙闵最好这口,而黑子也是这么想,跟着孙闵时间长了,沾染近朱者赤近墨者黑的习性,加之部落招募的第一批原始部落,按捺不住内心的激动,就这么跑了过来。

  “孙闵、黑子,你没给我起来,别都挤在这里,碍手碍脚,有我和狄聆就够了,你们凑什么热闹。”

  云容怒道“再不起来,小心姑奶奶发飙。”

  说着横扫一腿,风声呼啸,瞬间踢种两人屁股,只听啪啪两响,长声惨嚎,孙闵、黑子灰溜溜跳向一旁,双手捂着自己的屁股,不停地蹦来跳去,如此的滑稽,让轻松下来的众人不禁大笑。

  但看在凯特眼中,突然对面前女子心生忌惮,如此野蛮,说干就干的女人他还是头一次见,要比部族中的姑娘们可蛮横的多。

  包扎时不禁有都有些发抖。

  云容不耐烦道“你哆嗦什么,我又没踢你屁股。别抖了,药都涂抹出去了。”

  本来有些忌惮的凯特这下更紧张了,害怕的手都缩了回去,像是个孩子直摇头,不愿再让云容帮着包扎,干笑道“这点伤口不算什么,我自己来就行了,放一会儿,它自己就干掉了,不用担心。”

  云容认真地瞧了凯特一眼,要不是文起,还有刚才轰轰烈烈的誓言,她才不会主动跑上来帮凯特包扎。

  说实话,云容心里对眼前凯特是有很明显的芥蒂,即便她相信思维控制源改造了凯特的思维模式,并能让他开口交流,但凯特毕竟是个生活在迷雾星球的原始人,带着野蛮、残暴、血腥,且对自身卫生极不重视,这些都让云容无法接受。

  更重要的是,她是女的,而眼前凯特是男的,还是原始部落之人,自我保护意识当然要比面对文起等人强烈许多,要不是强压心中厌恶,云容真不会主动跑上来。

  “既然你都这么说了,止血药膏也涂抹完了,这块兽皮布你自己包扎好了。”云容仍保持平静而客气的神态,礼貌的将手中兽皮布送给了凯特。

  孙闵见云容走开,凑上前去,他可不忌讳对方是不是原始部落之人,好奇道“我很想知道你多大了,你们部落的人都长这么高吗?以后我们是一家人了,应该坦诚相待,可不要藏私。”

  凯特似懂非懂,迟疑片刻,才反应过来孙闵所说,重重点头,咧开紫红色大嘴,大笑起来,笑声怎么听都像是个孩子“我今年十一岁,个子可能还会再长些吧!”

  chaptererror();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小说作文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尖碑漂流记,尖碑漂流记最新章节,尖碑漂流记 顶点中文网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