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呦!”

  孙闵疼的跳了起来。

  云容笑吟吟,道:“你看我说没错吧,这肯定是孙闵,绝对不是假的,连疼都是一样,怎么肯定是假的。”

  孙闵又疼又恨,牙根直痒痒,脸上仍挤出笑容,苦道:“姑奶奶,我哪里又得罪你了,见面就踢我屁股。”摸着有些肿胀的屁股,眼眶都快红了。

  云容狡黠,笑道:“都挺好,就是想试试你的真伪。”

  文起哭笑不得,真是仇人见面飞脚招呼。

  凝望摸着屁股满脸羞愤的孙闵,文起奇道:“孙闵,你是如何来到暗黑地下城的?”

  孙闵疼的坐也不是,站也不是,闻言,低声道:“你们走后那个传送门仍在,我比较好奇就用手摸了摸,然后然后就被吸了进去,穿过光道,等再睁开眼,就看到你们了。”

  文起哪里知道,孙闵根本不是好奇,他那里有胆子好奇,完全是被火凤一巴掌给扇进来的。

  他们走后,孙闵第一时间跑去火凤处,不敢打扰火凤享受精英喷火龙蛋的美味,只能远远观看,越看心里越冒火,越看越把持不住,最后大喊一声扑了上去。

  “让我抱抱你吧!”

  结果,早被火凤发现孙闵异常举动,在飞身扑来之际,随意抖动火翼,就这一巴掌拍进了传送门,头前脚后,射入门内,在入门的霎那,孙闵还不忘补上一句:“小凤凤,我会回来的,会回来的,回来的,来的。”消失在传送门外。

  火凤望着射入传送门的孙闵,抬起羽翼,捎了捎头,吖吖叫了两声:“糟糕,出手太重,扇狠了。”

  知道孙闵如何而来,文起不禁叹息,这下他可回不去了,没有通关各色试炼,无法使用克晶能量盘,四周又无传送门,孙闵的后两年只能在这暗无天日的地下度过。

  想到这里,文起苦笑,真是人算不如天算。

  灼热之地,强力的恐龙,积蓄如山的资源,坚不可摧的部落,全部准备齐全,可谁又想到孙闵阴差阳错来到暗黑地下城,要过苦日子,这个结果当真让人哭笑不得。

  好在地下城也有克晶能量盾所构建的防御罩。

  将心中诸多杂念压下,文起不在将注意放在此事上,而是专心驯服猎杀者,期盼早些成功,好快些拿到开启黑色尖碑的变异毒液。

  在没获得地下城土生土长更强大的生物之前,这体大如虎,壮如牛的狗是最好用的生物工具。

  “七头,正好你们七个人。”

  孙闵眼馋的望着陷阱中昏睡不醒的猎杀者,口中流出馋涎,喃喃道:“知道是这样子,还不如早点来,说不定还能有我一份。”

  既无聊又好奇,闲来无事,孙闵便在防御罩保护的范围中乱逛。

  真要把他一个人留在灼热之地,文起没到还好,可他们之间朝夕相处四个多月,经历诸般磨难,早将彼此当作一家人,独留孙闵的确是最残酷的结果。

  如今这般莫名其妙的团圆或许是天意,或许是缘分,但能在一起,彼此间心里也是极为开心,喜悦。

  防御罩包裹的,除了草地就是一潭湖水的小部分,很有意思的是,防御罩是个球形,就算地底,这一片也是受到保护的,湖水也是如此。

  孙闵走到湖水边,可是说是跑,快跑,灼热之地快一年半都没见过水的他,这潭如明镜般的湖水怎能不让他欣喜若狂,状若疯癫。

  “哇偶,是水,是水,好大一片湖水,真清凉。”

  孙闵笑着一个猛子扎入水中,好像天生就会游泳,放开身体向着深水区游去。

  哗啦啦,平静的湖面被孙闵的游戏打破,荡起一圈圈欢快的涟漪,由小到大,由近及远,扩散开来,在四周青白色光亮照射下显得格外光彩。

  与地上相同,湖底也有发光的植物,包括状若珊瑚的礁石,大大小小的孔洞中有亮光散发,将湖底照耀的绚丽多彩,美轮美奂。

  鱼儿浅游,海藻漂浮,大如拳头的黑白珍珠耀眼生花,吸着人的眼球一刻也不想离开。

  不知是贪财,还是好奇心大起,孙闵深吸一口气,腮部鼓起,头下脚上,向着湖底游去。

  湖水并没多大阻力,连浮力都小了很多,孙闵顾不得细想,只盼一口气能游个来回,好在点上岸换气,所以一个劲的下潜,就在此时,防御罩边缘,凸出旁边大石有三丈距离的石台,一个巨大的黑影向他靠近。

  危险顷刻间爆发。

  孙闵一手抱着一个大珍珠,内心欢喜,身子笔直,向恢复平静的湖面游去,脚底摆动,荡起水波。

  当身子距离湖面不足三米,突然一股水浪袭身,大力涌来,腰间好像被钳子般的夹子夹中,让他上也上不去,下也下不来。

  突如其来,孙闵吓的魂飞魄散,哇哈哈,哇哈哈,急吼两声,大如拳头的气泡脱口而出,直冲水面,期间不知误喝了多少冰冷刺骨的湖水。

  平静的湖面被气泡撞碎,荡起一圈圈无所谓的涟漪,向四周散去。

  湖水下,抱着两颗大珍珠的手早伸向腰间,挣扎用力,向两边掰开夹住腰间的铁钳,情急中孙闵骇然看到距他不足两米外,一个长相酷似螃蟹的庞然大物,正用它的右螯牢牢夹着自己的腰。

  奇怪的是无论这螃蟹如何用力都无法夹断孙闵的腰,孙闵无论多么疯狂,挣扎用力都无法摆脱这右螯的夹击。

  哇哈哈,哇哈哈,又是一连串的气泡飞升,孙闵渐渐感觉自己的手没了力气,扭动的身躯变得僵硬,知道自己距离溺死已是不远,眼眶突然湿润,眼泪伴着湖水混着气泡升入湖面,荡起涟漪。

  此间,驯服猎杀者的文起,建造部落的曲达施,七人谁也没有注意孙闵的消失,还以为他在湖中与鱼儿嬉戏,寻找快乐。

  孙闵使出全身最后一丝力气,手臂高抬,抓向波澜的湖面,眼眶欲裂,身体向上纵了纵,两三下后,突然软了下来,在水的浮力下,身体如海草般抖落,完全失去了知觉,一颗怦怦直跳的心,没了气力,身躯血液开始凝固。

  刚来,便就这般狼狈不堪,莫名其妙的死去,场面真是让人尴尬。

  ();

  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尖碑漂流记》,微信关注“优读文学”看小说,聊人生,寻知己~

  chaptererror();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小说作文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尖碑漂流记,尖碑漂流记最新章节,尖碑漂流记 顶点中文网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