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眸1991 第7章 死党

小说:回眸1991 作者:葡萄无牙 更新时间:2019-07-29 11:22:22 源网站:笔趣岛
  二日后,早晨

  淮州市第六中学

  这是一个难得的阴天,连绵多日的大雨暂时停歇,空气中弥漫着清凉的水汽,让人倍感舒适。

  清脆的自行车铃声响成一片,伴随着充满青春活力“叽叽喳喳”的喧嚣打闹声,穿着宽大运动服的学生们纷纷涌入校园。

  王耀城悠哉的骑着二八大杠自行车由远及近,头上包裹的白色纱布正中,映出了暗褐色的血迹,立马有种鹤立鸡群的感觉。

  这有点像东瀛武士的抺额,也有点像那个

  呃……妇女月巾。

  “这是啥造型啊,看起来怪怪的。”

  “你这是少见多怪,精武门的陈真师父踢馆的时候,那些东瀛武士就是这模样,还有电视剧《上海滩》里的东瀛会馆,都是大反派呀。”

  “噢!你还别说真像小东瀛鬼子。”

  有中二青年做个旁白,后知后觉者才恍然大悟,击节赞叹。

  “嘻嘻,刘丽、阿娟,你看那个男生头上绑的什么?”

  “呀……真是过分,嘻嘻哈哈……”

  显然男生女生的关注点不同,高三的女生已经相当成熟,而男生则有些懵懵懂懂,浮于表面看热闹。

  王耀城华丽丽的亮相,瞬间引爆了这个宁静的清晨,学校大门口的男女学生侧目不己,更有很多女学生捂着嘴偷笑。

  “卧槽,卧槽,城哥你咋绑头上了呢,放错位置了吧?”

  “独一份呀!牛逼。”

  “笑什么,都严肃点,给城哥让开一条道。”

  “八个呀路,花姑娘们都来看看,华夏功夫不行滴,这是我们扶桑东瀛一刀流顶尖高手菊川耀城先生,大家‘呱唧、呱唧’欢迎。”

  学校大门旁边,一前一后窜出来两个死党罗培信和吴根,贱兮兮的大声吆喝着,满嘴的胡言乱语。

  “死像,两个臭流氓。”

  “刘丽,知道他们是哪个班的?一看就不像好人。”

  “高三四班的,他们几个都是我们隔壁班的,哼!唯恐天下不乱的主,老师看了都头疼。”

  果不其然,死党罗培信和吴根满嘴跑火车,招致女生们一致的鄙视,低年级的不敢说什么,高三年级的女生已经沸腾了。

  虽然受到女生的痛斥,罗培信和吴根不以为耻,反以为荣,按照江湖礼节抱拳作着四方揖。

  口称:“各位承让、承让,有小纸条私下联系的请课间休息时,到高三四班来,过时不候,我们还有更多惊喜送出,敬请期待。”

  吴根紧接着强调了一句,直接石破天惊:“臭男人恕不接待。”

  众皆哗然。

  王耀城不禁痛苦的呻吟一声,也不知道这两个死党到底是站在哪一边,是助威还是拆台的?

  麻痹,你确定不是开妓院的吗?

  王耀城无奈的挥挥手,道:“这两个家伙脑袋有些问题,可别听他俩瞎咧咧,我只是受了点小伤,用不着大惊小怪的,马上开课了,同学们各回各家,各找各妈,都散了吧。”

  “嘁,没劲。”

  一众学生作鸟兽散,涌进各自的教室不提。

  在学校里,不可能和一个班五十几名学生都关系莫逆,同学关系有远有近,总有在一起处好一些的,往往会形成各自的小圈子。

  王耀城高中的同学圈子就是五个人,死党罗培信和吴根是其中二个,高中同学三年,一向唯他马首是瞻,是不折不扣的跟屁虫。

  吴根绰号叫“太监”,男人没有根不叫太监叫什么?

  这小子学习成绩也不好,在七月份的高考中颗粒无收,结果他潇洒的离开,挥挥手,不带走一丝云彩。

  吴根老爹是运输公司的车队长,手把手教会儿子开大车,“太监”到最后混的也不错,有房有车,几百万身价是有的。

  罗培信绰号叫“阿信”,因为扶桑电视剧《阿信》火遍大江南北,所以有了这个称呼。

  阿信个头不高,人有些胖,还有些胆小,学习成绩倒是不错,脑袋瓜子也足够机灵,七月份高考进了同省彭城市一所三流大学。

  他是这个小圈子五个人中混得最好的,后来经营电器商场规模相当大,连锁店开遍了全省,赚足了亿万身家,最后移民去了加拿大。

  王耀城做生意落魄的时候,曾经找他开口借过一次钱,数额也不大,后来虽然借到了,在心里却留下了一道难以抹去的伤痕。

  有了前世坎坷的磨难,洞明世态炎凉,王耀城心态摆的很正,对待罗培信的态度与之前没什么不同。

  大家高中同学时期处的不错,却没有义务一定要帮你,尤其是牵扯到钱的方面,帮一下是情份,不帮也无可厚非,搞不好连朋友都没得做。

  社会这个大染缸改变了许多人,令原本纯真的感情掺杂了各种利益成分,变得不再纯粹。

  明亮的教室里

  王耀城身高接近一米八,所以坐在最后一排,前面的同学不时的回头看他,然后捂着嘴趴在桌子上偷笑。

  一个个脑子都有病,没工夫理你们。

  王耀城心中郁闷,脸色自然不好看,对这些青葱岁月的同学大惊小怪表示强烈鄙视。

  头上缠着一圈纱布来上学,也是无奈之举。

  出院时医生强烈要求,这是防止头部伤口感染的必要措施,需要定时去更换。

  在王耀城私底下还有个小算盘;

  虽然该做的都做了,毕竟老爹的大事还没有尘埃落定,上级的文件一天没下来,就有变化的可能。

  自己遭到殴打之后,连头夹尾昏迷了两天,不可能马上活蹦乱跳出现在校园,完全没有说服力呀,表面工作还是要做。

  这也算是卖惨吧!

  殴打事情发生之后,王国栋同志不吵不闹,相信组织,依然以工作为主,连续几天加班到深夜。

  王耀城面临人生大考,为了完成自己的大学梦想,带伤回到校园学习发奋读书,发起最后一轮冲刺,听起来都蛮励志的。

  考的不好,只能说遗憾的名落孙山,虽败犹荣。

  马光远一家在这其中起了很坏的作用,免不了要被拉出来鞭尸,被同事和邻居指指点点的。

  考的好就更没话说了,王耀城同学克服了自身的伤痛和外界的干扰,在高考中发挥出色,交出了一份合格的答卷,完全可以在毕业典礼上台做汇报,成为闪亮亮的励志典型。

  同样,马光远和马鹏父子免不了又要被拉出来鞭尸,成为衬托典型的反面人物。

  算一下时间,今天已经是5月25号了,距离7月7号、8号、9号的三天高考没多少时间了,说什么也不能在病床上躺着。

  抓紧最后的一个多月时间突击下,说不定还能有收获,考上个差一点的大学或者大专什么的,如果能圆大学梦,也不枉重生一回。

  上一次家庭巨变之后,王耀城也没有什么心情复习高考,最后啥学校也没考上,落得个颗粒无收。

  于是在金秋十月的时候,他与一起当兵的战友坐上客车,前往南方省城的橄榄绿军营……

  上课铃声响起,暂时打断了王耀城的思绪。

  踩着点儿,班主任数学老师方卫国胳膊夹着厚厚的教案走了进来,一眼看见坐在后排的王耀城。

  他是那么的鹤立鸡群,头上围着一圈的纱布,中间一抹鲜亮的暗褐色夺人眼目,老师方卫国眼皮子忍不住抽搐了下。

  方卫国是一名40多岁的中年教师,有着理工男特有的性格:

  做事情非常专注,出于强烈的责任心,对学生的要求近乎苛刻,除了教学之外,不善于表达。

  “咳咳,上课了。”

  “起立。”

  “同学们好。”

  “老师好。”

  寡淡无味的走了程序,新一天的课程开始了。

  王耀城神情专注地翻开书本,认真听着老师的讲解要点,运笔如飞做课堂笔记……

  学习时间匆匆而过

  下午最后一节课,下课铃声响起

  “叮零零零……”

  上课老师前脚刚刚离开,教室里就像热锅泼进了一瓢水,立马沸腾起来。

  学生们纷纷站起身来,有的转腰扭胯,活动下筋骨,有的发出瘆人的哀嚎,感叹日子难过,还有动作快的早已冲出教室,去呼吸外面新鲜的空气。

  面临高考的高三学生最苦逼,休息40分钟之后,简单垫吧垫吧五脏庙,他们还要连续上三个小时的晚自习,概莫能外。

  王耀城坐在位置上巍然不动,仔细的记录课程中的要点,珍惜每一分钟学习的机会。

  他的学习并不好,在班级里面属于中下游,否则也不会在高考中颗粒无收,华丽丽的名落孙山,连个大专都没有考上。

  令他惊喜的是,一天课上下来发现记忆力特别好,老师教授的知识,基本上能够掌握个大概齐,用不着听第二遍。

  这让他重新鼓起信心,语文是自己的强项,政治尤其需要大量的背诵,还有数学,物理和化学各门中的定理,名词,公式等等。

  有了超人的记忆力,考入大学未必是梦想。

  王耀城信心的凭据是:

  后世自己为了开拓国外市场,在商务英语上下过苦功夫,英语流利的读写没有丝毫难度,还会一些简单的日语、德语。

  出于神州传统的望子成龙观念,每一年的高考都是再惨烈不过的人才筛选,有一句话完全可以形容:

  千军万马过独木桥。

  91年这个时期,大学还没有进行大规模的扩大招生,每一名大学生都是响当当的金字招牌,含金量很高。

  苏省历来是文教鼎盛之地,高考分数线居全国首位,想要杀出重围尤其艰难。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小说作文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回眸1991,回眸1991最新章节,回眸1991 笔趣岛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