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眸1991 第36章 你大爷永远是你大爷

小说:回眸1991 作者:葡萄无牙 更新时间:2019-07-20 08:16:15 源网站:顶点中文网
  想当年,78年那阵儿,小舅陈秀通二十好几了还没对象,庄上的都知道他好吃懒做的恶名,没什么人愿意把姑娘嫁给他。

  那个年月,大舅,二舅从农场调到淮州不久,在农科所上班,兜里的钱比脸还干净,穷的叮当作响。

  为了这个事儿,外婆愁的饭都吃不下,只能跑到经济状况最好的陈秀莲这儿想办法,住在家里面,整天愁眉不展的唉声叹气。

  谁家都不富裕,王国栋、陈秀莲两口子一个月拿76块钱,算是高工资了,可家里还有两个儿子要吃要喝,经济也很拮据。

  看着老人要愁出病来了,没办法,只能节衣缩食再翻出积蓄,又找别人借了些钱,一共凑了500块给外婆带回乡下,让小舅陈秀通在农村盖三间瓦房。

  那时候,100多块钱就可以盖一间瓦房,剩下的钱作聘礼,再置办几床被面,娶个像样的媳妇完全没问题。

  谁知道,小舅陈秀通拿到钱后就消失不见了,在外面滥赌了两天两夜才回来,倒在床上就睡着了。

  500块钱全输狗日精光,还欠了一屁股债,身上连一个钢镚儿都没留下。

  为了这事儿,陈秀莲气得在家里面哭了几天,没辙,那是自己最小的弟弟,总不能不问吧。

  第二年,费尽九牛二虎的力气,又给小舅陈秀通凑了500块钱。

  陈秀莲害怕又出现意外,钱没有经过陈秀通的手,而是让王国栋专门请假回家,亲自帮他把三间瓦房盖起来,一直到舅妈的聘礼置办齐备,迎娶的日子定下来才回淮州市。

  因为在部队里请的假期时间到了,连一口喜酒也没有捞到喝。

  当时为了省钱,王国栋一家愣是吃了二年的咸菜稀饭,才把借别人的钱还上,部队野外拉练的时候,王国栋几次晕倒在路上。

  小舅陈秀通折腾的事儿太多,数都数不完。

  前几年,经济状况转好了些,陈秀莲总想着老父亲的坟头,这么多年也该修缮一下,立个大大的石碑,用青条石和水泥混凝土修的漂漂亮亮的,总也是做儿女的一片心,在乡亲面前也有面子。

  陈秀通也是有儿有女的人,说起大话来一个顶仨,这么大年纪看起来收了心了,就把这事儿郑重的交代给了他。

  未曾想到,这厮拿到三千块修坟的钱,根本就没回家,在外面胡天胡地的玩了半个多月,把钱折腾光了,就再也没有下文了。

  此事,一直到王国栋、陈秀莲夫妇春节回老家,去给老爷子上坟的时候才发现,依然是一座孤零零的土坟,坟头草长的半人多高。

  陈秀莲气的傻愣了,当场哭得泪雨滂沱,真正是伤到心了。

  此时,看着小舅陈秀通讪笑的脸庞,王耀城恨不得给上一拳;“小舅,你也是40多岁的人了,孩子也长成半大小子了,平日里总要给孩子做个榜样,可不能再这样下去了。

  现在政策好了,哪怕在卖个瓜子花生也不会饿肚子啊,别没事儿,老是到我们家来化缘打秋风,这都20多年了,什么时候是个头哇?”

  此话一出,陈秀通脸上泛起一片羞恼之色,酒桌上氛围分外的尴尬。

  大舅陈秀德是个老实人,一辈子做人做事兢兢业业,现在市区供销系统的烟草站做仓库主任,成年累月,守着山一样的烟草堆,从没往家里面拿过一根烟叶,是个本分至极的人。

  感觉到酒桌上气氛沉闷,他一瞪眼,说;“小城,可不能没大没小的乱了辈分,这话有道理,可是不当你小辈说,小舅端起杯子来了,你就喝一口,多少也是个心意是吧?”

  说话说;娘亲舅大。

  “成吧,这一杯我干了。”

  大舅陈秀德这个话,王耀城必须得听,端起酒杯来一饮而尽,根本没有再看小舅陈秀通。

  他从心里尊敬大舅陈秀德,二舅陈秀才,这两个舅舅都是踏实本份的长辈,做人一步一个脚印。

  淮州市流传一句俗话;叫大呆子,二愣子,三尖子。

  至亲的这三个舅舅就是鲜明印证,大舅陈秀德为人刻板到迂腐,半点儿也不知道变通,如果领导让直走,真的撞了墙也不回头。

  二舅陈秀才有些愣,他是个没什么大主意的人,在单位里或者家里别人说啥就是啥,可有一条那是绝不能碰的;

  陈秀通结婚的这个事儿,让大姐夫一家几乎吃了两年的咸菜,这在他心里留下深深的烙印,就是决不能再麻烦大姐陈秀莲,哪怕吃糠咽菜也不行。

  至于小舅陈秀通,那是脸皮比城墙还厚,只有他一人现在还在农村种地,每年四季都要到大姐陈秀莲这里打秋风。

  春荒了,没钱来要。

  开学了,没钱来要。

  种麦了,没钱买化肥来要。

  秋收了,没钱雇人割麦来要。

  冬歇了,索性过来住上一个月,一家五口全带来,不赶还不走。

  就是这么奇葩的亲戚,仗着上面外婆惯着,没钱就来打秋风,加上老妈陈秀莲嘴硬心软,见到他哭天抹泪的就没办法,乖乖地举手投降。

  每次出庄的时候,乡亲们就会打趣地问道;“三黑子,又上淮州大姐那里去啊。”

  “是啊,我就留了几块坐车钱,到了淮州有大姐在呢,必须的好喝、好吃的招待我,这次说什么也要带两千块钱回来,在家里面再砌两间猪圈。”陈秀通神情得意洋洋。

  “淮州大姐有你这个弟弟在,这辈子不知道倒了什么大霉,没完没了了还。”

  “怎么着,她是我大姐,就应该管我。”

  “凭什么管你?咱们庄上自家娘老子不养的都有,大姐养你到40多岁,还要帮你养儿子闺女,天底下哪有这个道理?”乡亲们明事理的,都不屑于他的这种行为。

  因此,妈妈陈秀莲回到老家威望特别高,乡亲们都会说淮州大姐来探亲了,赶过来串门的摩肩接踵,热情的不得了,只是坐下来喝个水,唠一会儿嗑。

  这个送一只鸡,那个送两只野兔,还有花生、玉米什么的,都是一大袋一大袋送过来,只留下淳朴的微笑。

  “自家地里长的,也不值什么,总归是当季新鲜的东西,也没有打农药,淮州大姐您留下来吃着玩儿。”

  什么叫以德服人?

  这就是以德服人。

  默默的吃亏20多年,陈秀莲换回大舅陈秀德,二舅陈秀才无条件的尊重,老家乡亲们无条件的尊重,这是发自内心的钦佩,不沾染任何一点俗物。

  酒桌上

  外婆精神矍铄,三两酒下肚脸上泛起红光,二叔王国梁夫妇俩站起来敬长辈;“老太太,您老人家遇上了好时候,现在不愁吃不愁穿的,儿子、孙子都出息了,我们敬您一杯酒,祝您老人家身体健康。”

  “好、好,大家都过好日子。”外婆高兴的喝了。

  半晌没作声的小舅陈秀通端起杯子站起来,对外婆说;“娘,我也敬你一杯,您可得好好活着,我们都跟着沾光,要不然走到哪里人家都嫌弃,咱也是五尺高的汉子,那也是要面子的。”

  此话一出,王国栋两口子就像吃了苍蝇一样难受,王耀城不由头痛的扶了下额头。

  这话皮里杨秋的,是对自己方才话的反击。

  偏偏还是长辈,说不得,骂不得,这牛皮糖似的痞赖亲戚,更无法拒之门外,你能拿他如何?

  “秀通,敬酒就敬酒,不要说那么多牢骚怪话,大姐的情咱们都要记在心里。”二舅陈秀才忍不住出言维护。

  “我也不说没记着大姐的情意,家里兄弟困难伸手帮一把,我都记着呢。”小舅陈秀通振振有词的说,眼光从王耀城身上掠过,“可这小晚辈的……”

  “秀通……”

  大舅陈秀德一声断喝,沉着脸把筷子拍在桌子上;“今天是什么场合?小城考上了重点大学,我们这些做长辈的都高兴,你可别瞎搅合。”

  “我怎么叫瞎搅合……”小舅陈秀通梗着脖子不服气。

  “好啦,别说了,这杯酒老娘干了,你们姐弟和和睦睦的,娘这么大年纪也没两年好活了,就盼着你们都好好的,娘去见你爹心里也不亏。”

  外婆发话了,所有人全都不作声了,小舅陈秀通一口干了杯中的酒,有些气不愤的坐下来。

  家家都有本难念的经,老王家也是如此。

  虽然王耀城是光荣的重生人士,挂b级的人物,可在长辈眼中,也只是个刚刚高中毕业,还未踏入大学校门的大孩子。

  长幼有序,这是伦常,哪怕再不堪那也是小舅。

  有句话说得好,你大爷永远是你大爷。

  虽然有个小插曲,家宴大体还在平安喜乐的氛围中结束。

  老王家隔壁

  后勤科长马光远一家早早的吃过了晚饭,关门闭户,任隔壁震耳欲聋的音乐,喧嚣的欢闹声一阵阵袭来,沉静地犹如死水一般。

  客厅

  关灯的客厅里一片黑暗,只有窗口照进来的一片清亮月色,隐约能看见大致的轮廓。

  马光远身形佝偻的站在窗口,目光盯着小院子里黑漆漆的墙角,一个人不知道在想着什么,眼神中透露着嫉妒、怨恨、不满和颓废,呆立好久。

  隔壁传来的欢声笑语,宛若一只只利箭扎在心上,令城府颇深的马光远再也不能平静。

  咚咚咚……

  “爸,你怎么还不休息,是不是隔壁太吵了?麻勒戈壁,我去叫他们把破录音机关了,吵的老子头都疼,××××考个破大学都没处摆了,总有一天叫他们好看。”

  不知道什么时候,马鹏拄着拐杖出来的,右腿上打着厚实的石膏,依然戾气十足。

  “我没事,年纪大了觉少,我和隔壁老王都是单位里的事儿,用不着你插手,不要把社会上的那一套带进来,你自己的教训还不深刻吗?”马光远声音苍凉。

  马鹏不高兴的说,“爸,怎么又说到我身上了?”

  “我可只有你这么一个儿子,你以前在社会上混,我每天都提心吊胆的。”

  马光远不由自主的看了下儿子打满石膏的腿,仿佛被针扎了般剧烈的收缩了下;“每次说你都不听,录像厅,游戏厅这些都不是正途,三天两头的打架斗殴,从来就没有安生过几天,还有你这条腿……”

  说到这里,他再也说不下去了,声音已经哽咽。

  “我知道了,您别说了。”马鹏心情有些烦躁;“我特么要知道谁干的,非要把他们全弄死不可。”

  马光远饱经社会沧桑,知道下手的人特别狠,这条腿仅仅是个警告,如果马鹏出去也这么宣扬,被人听到,就有可能引来杀身之祸。

  “马鹏,你知不知道自己在外面得罪了什么狠人,出手就撂倒两个身强力壮的男人,绝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我怀疑是别人雇来的杀手,特别厉害的那一种,说实话,这段时间我都没有睡好,每天一闭眼就做噩梦。”

  “爸,没那么玄乎,我也托人在黑道上打听,几个和我有纠纷的团伙都特么有嫌疑,拿我断腿这个事儿在外面瞎几把炫耀,搞得我自己都迷糊了。”

  马光远说;“真是被你气死了,跟我说话嘴里面不要带钩子。”

  “骚蕊、骚蕊,习惯了,没注意就溜出来。”马鹏口是心非的应道;“这些警察全特么是废物,热闹了几天又歇了,看来也指望不上他们,我这天天躺在床上烦躁的不行,尤其隔壁王耀阳那个孙子,看见我就阴阳怪气的嘲讽,总有一天,老子要废了他。”

  “行了行了,你这一天天要废这个、废那个,结果自己先被废了。”马光远再也忍不住了;“你也用不着指望警察,这么多天没消息,估计这个案子也黄了。

  淮州市这么大,每天打架斗殴的案子也不知道有多少,警察也不可能就盯着你这个案子。

  前几天,舞厅里两帮年轻人冲突,沿着大马路一路追砍,几百米长的路上到处溅的都是血,估计警察都去忙这些大案子了。

  唉……”

  马光远一声长长的叹息;“说一千道一万,过好自己安生的日子才是正道,你的那些邪门歪道生意都关了吧,还有……住在这里,每天看到王国栋得意洋洋的样子,我这心里就堵得慌,我已经决定了,咱们搬家。”

  “搬家,搬到哪里去?”

  “反正不能住在这里,这样的日子一天都过不下去,住这里最起码少活十年。我打听过,建设银行宿舍那边有房子卖,咱们想办法先把这边的房子卖了,然后搬过去住,就图一个清静,要不然,每天烦也要烦死了。”

  “呃……好吧,我也不想住这里了,每天看到王耀阳那货嘚瑟的样子,我特么头都炸了,能搬出去更好。”

  “行,那就这么决定了。”马光远一锤定音。

  chaptererror();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小说作文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回眸1991,回眸1991最新章节,回眸1991 顶点中文网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