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先声夺人 第八十八章 头版

小说:重生之先声夺人 作者:吹个大气球9 更新时间:2019-07-03 16:15:11 源网站:八一中文
  “其实哭出来好,哭出来就不痛了。”

  林淼给何胜明倒了杯廉价白开水。

  因为热水瓶太重,他现在还不太敢碰,所以喝茶就别想了。

  搬过小板凳,林淼隔着茶几和坐上沙发的何胜明相视对谈。但何胜明的精神状态相当不佳,只是木然地听林淼一个人在那儿叨逼叨,完全没有一个年轻记者该有的精气神。

  “哭其实是一种条件反射,是人体自我保护机制的一部分,强忍着一点好处都没有。人在哭的时候,大脑皮层会刺激下丘脑分泌一种疼痛抑制剂,这种抑制剂一方面能减轻痛感,另一方面还会间接加速多巴胺的分泌,让人变得心情愉快。还有眼泪的排出,也有助于调整血压,避免因外部强刺激导致的血管强烈收缩,对人体的各个脏器尤其是心脑血管产生不好的影响。所以哭出来是好事,不论是从生理上还是心理上,都对身体有好处。有道是男人哭吧哭吧不是罪,再强的人也有权利去流泪……”

  何胜明终于被林淼说得复活了,忍不住问道:“是这样的吗?”

  “啊?不是。”林淼很光棍地摇了摇头,毫无节操地地回道,“这些全都是我瞎编的,你看我做人很有诚意吧,为了哄你不哭,我连科学精神都出卖了。”

  何胜明闭上眼,深深地吸了口气,神情十分痛苦。

  林淼没有赶尽杀绝,等了半天,何胜明终于缓过劲来,沉声道:“小朋友,咱们来谈谈你的奥数金牌吧。”

  “没什么好谈的。”林淼淡淡道,“又不是世界冠军,而且还是小学级别的,这个冠军其实没什么分量,也就是沾了我这个人的光而已。”

  何胜明眉脚在跳。

  这话听起来怎么那么欠抽,可是——

  逻辑上确实没问题啊……

  如果不是因为拿头奖的人是林淼,今年的东瓯市小学奥数比赛,和往届又有什么区别呢?

  还不就是因为拿第一名的是个7岁的小孩,所以社会上才有那么大反应?

  站在这个角度上看,说全市小学奥数冠军这个奖项沾了获奖人的光,确实没错啊……

  何胜明又一次被林淼说得采访思路崩溃,但思路虽然崩溃,可精神却不再那么脆弱了。

  他坚强地维持着自己的理智,和林淼对视了足足半分钟,脑子里终于又跳出一个思路来,提问道:“还我听说你拒绝了中科院少年班的邀请,是真的吗?”

  “不算拒绝吧。”林淼算是变相承认了这件事,又解释道,“我觉得这应该叫作做了对自己最有利的选择,中科院少年班当然是很尖端的地方,只不过我不认为自己以前具备了去那里学习的条件。”

  何胜明总算听到了一句人话,不由地露出一丝笑容,追问道:“可是人家少年班的教授都特地从京城跑来找你了,他都亲自登门拜访了,你还说自己条件不够,是不是有点……太虚伪了?”

  “哦?”林淼微微一笑,笑得何胜明心头一颤,随即便侃侃回道,“嘴上说不要,身体却很诚实的,才叫作虚伪。但我是嘴上说不要,身体也不要,这叫磊落。做人啊,其实最难的就是有自知之明。自己把自己看高了,不好,容易自大,容易狂妄,容易失败;自己把自己看扁了,也不好,容易自我设限,容易自我满足,容易轻易放弃。一个人认不清自己的能耐,就肯定搞不清自己在社会中的位置,一个连自己处在什么位置都搞不清的人,他的人生规划,他的目标路线,他的努力方式,肯定也都对不了。我们这个社会上,这样的人恰恰比比皆是,但我不是。我很清楚自己能做什么,不能做什么,能做的事,我会尽最大努力做到最好,不能做的事情,就算你们把我捧到天上去,我也照样碰都不会去碰一下。老何啊,我不去少年班,不是因为虚伪,也不是因为害怕,是因为我有自知之明。”

  何胜明被林淼这一声声的“老何”喊得眼皮子都在跳。

  他甚至起了一身子的鸡皮疙瘩,有点怀疑在林淼的这副皮囊之下,是不是包裹着某些科学不能解释的东西。在这间只有两个人的屋子里,开始自动脑补的何胜明,竟有些害怕眼前的这个小孩会突然跳起来,然后张开血盆大口,将他一口吞下。

  这个小孩,根本就是一只妖怪啊!

  “自知之明……”何胜明默然许久,然后轻声嘀咕,像是自问,又像是在问林淼,“我现在都好怀疑,自己到底能不能当好一个记者……”

  “看你到底怎么想,到底跟谁比咯!”林淼都不给何胜明自我审视的时间,马上就笑着回答道,“如果你拿自己跟世界顶尖的记者比,打算搞个普利策奖之类的玩玩,现在的你肯定不适合。不过你要是只想混口饭吃,把记者当成一份普通的工作,说实话,只要是个识字的,只要不是又聋又哑,记者这活谁干不了?”

  “你就这么看不起记者吗?”何胜明苦笑道。

  林淼态度很轻松回答道:“我不是看不起记者,我顶多就是看不起一部分从事这个行业,靠着这份工作生活,但是干得很糟糕却还不努力让自己进步的人。简单来说,每个行业都有行业垃圾,而每个行业垃圾,都是应该遭到鄙视的。不过你还行,你还算挺认真的,因为真正的垃圾,肯定不会像你这样质问自己。老何,我觉得你做这行挺好,你要相信自己。”

  何胜明呵呵一笑。

  被一个7岁大的孩子鼓励,感觉真尼玛复杂……

  真的真的好尴尬……

  然而令何胜明更加崩溃的是,林淼这货竟还没完没了个不停,并且越说越来劲:“一个人在工作上感到迷茫是正常的,不迷茫的人,全都已经站在行业的最顶端了。那些人考虑的早就不是个人工作的问题,而是整个行业发展的问题。其实全世界所有的行业都是讲资历的,专业学历水平,从业时间,工作经验,工作成果奖项,每一点都能让你落后其他人一点,或者领先其他人一点。所以你不要着急,也不用自我怀疑,你只要大概知道自己和同龄人处在差不多的位置上,这就说明你并没有落后。等到以后资历老的那群人离开了,相应的你的资历就往上走了,如果跟你同期的个别人没能跟上你,也就相当于是你领先了他们,谁能走到最后,谁就走得最远,职业生涯是一场长跑比赛,中间快人一步、慢人一步都不要紧,关键是你自己的脚步不能停下。聪明的人只跟自己比,向全世界宣战的,那些全都是煞笔。”

  “聪明人,只跟自己比……”早已被林淼侃得蒙圈儿的何胜明,不由自主地重复了这句话,似有开悟,心中默默地想道:对啊,我到底在难受什么呢?我和这个孩子,又有什么好比的呢?他是他,我是我,他是神童不假,可我何胜明也不比其他人差啊……

  半碗鸡汤夺人钱财,两吨鸡汤取人智商。

  远远超出这个时代的人所能承受的鸡汤之力,在林淼的随意挥洒中,不自觉地就打进了何胜明的心里。看着滔滔不绝的林淼,本已内心冰凉的何胜明,眼中渐渐泛起了亮光。

  他隐隐觉得自己通透了,放下了,甚至顿悟了。

  然后在某一个瞬间,突然就解开了心结。

  “林淼同学!”何胜明大喊一声,神情肃然地慢慢站起身来,向林淼深深地鞠了一躬。

  我靠!吓死朕了!干嘛对爹爹使用这种出席葬礼的动作?!

  林淼被何胜明那仿佛被鬼附身般的举动吓了一大跳,内心三连大喊着慌张躲闪,厉声问道:“我草!你想干嘛?!”

  何胜明却完全无视了林淼的粗口,他挺直腰杆,一脸正色地回答:“林淼同学,很感谢你今天对我说的这些话,我会牢牢记在心里的!”

  啊?我说什么了……我刚才就似乎随便扯个蛋而已啊……

  林淼正惊奇着,何胜明已经收拾好了自己的公文包,然后朝林淼重重一点头,眼神邪魅,表情狂狷,抬头挺胸地走出了林淼家的门。

  林淼看着他的背影,轻声嘀咕道:“这货到底给自己加了多少戏啊,太浮夸了好吧……”

  ……

  何胜明内心如滚水一般翻腾。

  他下了楼,走到马路边,直接打了辆出租车返回报社。

  一路脚步匆忙地走回到自己的办公桌前,何胜明放下公文包,拿出纸笔,挥洒写下:“我本是不相信这世上有神童的,可当事实摆在眼前,一切怀疑便烟消云散……”

  40分钟后,何胜明一篇饱含情感的评论一挥而就。

  他不作修改,也不审稿,写完之后就站起来,匆匆跑向今天的值班室。

  推门进去,屋里头丁少仪正和今天的值班主任闲聊。

  何胜明把稿子递上去,值班主任接过来迅速读了一遍,读完后就拍着腿惊声问道:“这孩子拒绝了中科院的邀请?”

  何胜明点点头。

  值班主任转头问丁少仪:“丁主任,你怎么看?”

  丁少仪呵呵笑道:“这还用说,肯定头版啊!”

  “小何,这篇文章我给你发了,小伙子干得不错。”

  值班主任拍拍何胜明的肩膀,大踏步走了出去。

  何胜明则一脸激动,心中狂喊道:“我果然行的!我果然是可以的!”

  ……

  十几分钟之后,中科院大学招生处接到一通来自东瓯市的电话。

  经过一番沟通,那头的某位负责人语气很坚定地表示:“对林淼同学这样的好苗子,我们是不会轻易放弃的。孩子现在不愿意来,不代表他以后也不愿意来。我们这边会严密关注孩子的学习和成长情况,只要有机会,我们一定会让孩子到我们这边来学习。请东瓯市的有关部门和媒体朋友,替我们学校向林淼同学转达诚意和问候。”

  这番话被这天的值班主任原原本本地记了下来。

  第二天周日早上,《东瓯日报》新鲜出炉。

  头版头条上,赫然写有《我市小学奥数冠军婉拒中科院少年班邀请》这一标题,而且还配有林淼在市体育活动中心的获奖照片。

  当天回,东瓯市的报亭,几乎家家全都《东瓯日报》脱销。

  同样是这天清晨时分,秦晚秋早上从菜市场买菜回来,顺手捡起被扔在家门口地上的报纸。

  她推门进屋,屋里头的女儿早已乖巧地自己梳好了头,正坐在饭桌前写着作业。

  秦晚秋微微一笑,走上前,把早饭和报纸一起放下,轻轻一拍女儿的小脑袋,柔声道:“先吃饭。”

  “嗯。”洛漓乖乖地放下笔,然后好奇地拿起大多数字都还没不懂的报纸,接着仔细一瞧,突然就指着头版上的照片大喊起来:“妈妈!妈妈!这个小朋友我认识的!”

  秦晚秋奇怪地探过头,就见女儿一脸兴奋地说道:“就是这个小朋友,他在少年宫里学琴,也是我以前用的那个钢琴!上次他在江心屿跟我说的!”

  “嗯?拿来给妈妈看一下……婉拒中科院少年班邀请,林淼,7岁,全市奥数冠军,父亲是我市作家林国荣……还真是这孩子啊……”秦晚秋拿着报纸快速读了一遍,读完之后,不由莞尔一笑,她摸了摸女儿的头,轻叹道,“东瓯市还真是小,这都能让你碰上……”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小说作文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重生之先声夺人,重生之先声夺人最新章节,重生之先声夺人 八一中文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