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宫局。”郑爱芬微笑和朝来人轻声招呼。态度恭敬却不低三下四,比起现在的林国荣不亢,比起曾经的林淼不卑,光是这种做派,就让站在一旁的林淼颇为受教。

  名为宫昌吉的东瓯市教育局局长,今年岁数已经不小了,看着至少有五十六七,顶多两三年内就该退到二线,或者更干脆点就直接提前离休。

  “诶,你好。”他呵呵笑着应道,然后低下头,目光慈祥地看着林淼,似问非问道:“小朋友,我听你们苗校长说,你是个神童啊?才7岁就上五年级了?”

  不料却听林淼先叹了口气,接着语气松松垮垮地来了句:“看来我神得还不够厉害啊,居然还得靠二手消息来传播知名度……”

  宫昌吉瞬间就被林淼这清奇的脑回路给逗乐了,他爽朗地哈哈大笑几声,望向郑爱芬道:“这孩子确实机灵!名副其实,确实神童!”

  郑爱芬马上低头教林淼道:“淼淼,伯伯夸你了,快点谢谢伯伯。”

  “谢谢伯伯。”这种事林淼当然不用教,他脆生生地道了声谢,还跟了一句,“祝伯伯以后工作一直顺顺利利,身体也健健康康。”

  “诶,好好好,伯伯就借你吉言。”宫昌吉听了林淼的吉利话,笑容越发愉快,“你也好好比赛,这回要是比出好成绩,伯伯就让你上一回电视,跟你爸爸一块儿上。”

  嗯?老林现在已经这么出名了?

  林淼微微一愣,随口道:“我爸爸已经去过一次电视台了。”

  宫昌吉很霸气道:“那就再上一次!”说得好像电视台是他家开的……

  宫昌吉和郑爱芬又聊了几句,然后指指手表,就忙忙碌碌地赶下一场去了。

  大领导一走,这边的开幕仪式也就算正式结束。

  林淼他们队里留下张老师和叶老师,在现场等考场抽签排序的结果,郑爱芬则带着林淼他们一群孩子,先去酒店安顿。

  酒店离体育中心很近,走路过去也就百来米。

  几分钟后,进了酒店大门,楼下大堂里到处都是穿着各地学校校服的孩子,看样子这家酒店应该是被包得差不多了。郑爱芬拿到酒店的房间钥匙,亲手逐一交给队里的十几个女孩,房间一屋两人,钥匙一人一把,只有林淼没拿到。

  “走,大家上楼,淼淼,你跟我走。”郑爱芬笑嘻嘻说着,领着一串小姑娘往楼电梯间走去。

  这年头出过远门的孩子不多,住酒店的机会也少。就算是这群“老康”家庭出身的小姐们,面对准四星级大酒店的豪华装修和气派,也都略微显出了一些拘谨;不过电梯倒是都坐过,18个人挤进电梯里,还有几个孩子特意显摆地问会不会超重,光是这份见识,就不知道甩了普通人家的小孩多少年。

  电梯在12楼停下,林淼跟在郑爱芬的屁股后面,走到了今晚要下榻的房间。

  郑爱芬都没给林淼拿钥匙的机会,利索地开门进了屋。

  这是个标准的双人房,采光很好,一眼就能看完全貌。屋里的摆设和二十年后的酒店区别不大,两张床,一套桌椅,仅有的不同是电器和电路——纯平的大彩电不得不摆在电视柜上,占了房间不小的空间;感应门卡控灯这种科技含量较高的设计也还没诞生。卫生间里有个大浴缸,没有干湿分离,和眼下有钱人家里的装修风格差不多,恐怕是同一批设计专业毕业的师兄弟们搞出来的标准化产品。

  郑爱芬关了房门,就开始脱衣服,吓了林淼一跳。

  边脱还边问道:“淼淼,你换洗的衣服都带了吗?”

  林淼这苦逼老处男相当吃不消,看着郑爱芬把秋裤都脱了下来,露出里面的丝质绣花底裤,居然控制不住地耳根一烫,整张脸都红了。

  “带了。”林淼尴尬地把视线移向别处。

  郑爱芬见林淼害羞了,不禁莞尔一笑,道:“你晚上要是洗澡的话,换下来的衣服姨姨可以帮你洗,不过裤头你要自己洗。姨姨现在先洗,你不许偷看哦。”

  鬼才要看好吗!寡人什么打码的镜头没看过?

  林淼心里怒吼,然后从床上跳下来就往外跑,“我去别的房间玩!”

  房门砰的一声响,郑爱芬笑着摇头叹道:“这小家伙,人小鬼大……”

  林淼跑出房间,拍拍胸口说已婚中年妇女真可怕,私底下一点矜持都没有。然后左右看了看,找到张雪茹的房门前,把手伸得高高的,按了下门铃。

  屋里叮咚两声响,房门打开,却是蒋琴琴。

  蒋琴琴一脸奇怪道:“干嘛?”

  林淼道:“闲着没事,串门。”

  蒋琴琴又问:“你还吐吗?”

  林淼道:“你想吃吗?”

  蒋琴琴翻了个白眼,砰一下关了房门。

  “我靠,脾气真坏,将来肯定要闹家暴。”林淼嘴巴毒得很,又猛敲房门哀嚎道,“琴琴姐,我错了啊,放我进去啊~~~~”

  “进来,进来,喊个屁啊!”这回张雪茹开了门,一把将林淼菈进了屋,问道,“你好端端的不在自己房间里休息,来我们这里干嘛?”

  “这件事很复杂,涉及到一个成熟灵魂与不匹配身体之间的矛盾。”林淼随口胡扯。

  蒋琴琴道:“我都听不懂你到底在说什么。”

  林淼道:“你听懂了我就危险了。”

  张雪茹听惯了林淼这种调调,完全不作理会,另寻话题道:“今天休息,明天才考试,我们要不要出去玩一下?”

  “还是安静一下吧,今天玩了,明天就没精力考试了。”

  蒋琴琴对这次比赛的重视程度,明显要远高于张雪茹和林淼。张雪茹毕竟是参加过省级比赛的,市里的比赛对她来说还构不成多大的压力,林淼则是对预赛充满了信心,觉得以自己现在的水平,没理由连前50名都进不去。

  张雪茹听蒋琴琴这么说,觉得有点可惜,嘟嘟嘴道:“我听说体育中心里有个大泳池的,还可以高空跳水,我连泳衣都带了呢,你们居然没一个人想去玩……”

  “姐姐,现在什么天气啊,你居然想去玩水?”林淼无语道。

  张雪茹却切了一声,道:“我去了也不会带你的,我才不想让你看我穿泳装的样子呢!”

  林淼也切了一声,想说刚才有个性感少妇白送我看我都不爱看呢。

  张雪茹听林淼切完就不吭声了,追问道:“你切什么切啊?”

  林淼也跟个孩子似的,使劲儿拌嘴道:“我切空气不行吗?”

  叮咚,叮咚。

  门铃又响,张雪茹放过林淼,过去开了门。

  房门外,朱佩慈手里拿着副没拆过的崭新扑克牌,怯生生问道:“你们玩算24吗?”

  “好啊!”张雪茹反正也是闲着,想都不想就回答道。

  朱佩慈走进房间,一看林淼也在,不由惊喜道:“你怎么来这里了?”

  林淼道:“雪茹拉我进来的。”

  张雪茹白眼道:“要脸吗?我这叫收留你好吧!”

  朱佩慈咯咯笑个不停,坐到床沿上,拆开扑克牌的包装。

  这时蒋琴琴也跟着坐下,跃跃欲试道:“算24点吗?我也玩!刚好四个人!”

  “玩玩玩。”张雪茹口嫌体正直,抱起林淼扔玩具似的扔到床上,随口问了句,“小淼淼,你会的吧?”

  “废话。”林淼把鞋子往床下一踢,坐在被子上瞎吹道,“我玩24点的时候你们还在读一年级呢,江湖人称我24点小霸王,算遍天机巷无敌手。”

  “滚滚滚滚滚。”张雪茹说滚的时候口条堪比专业相声演员,“我们上一年级的时候你才2岁都不到呢!”

  林淼嚣张道:“对啊,不然你以为神童是白叫的?”

  “切。”张雪茹继续表示不屑。

  朱佩慈含笑听着,很快给四个人发好了牌。

  林淼拿过自己的13张牌,胸有成竹,随手扔出一张。

  张雪茹她们,也同时跟着扔出来。

  而就在这4张扑克牌落在被子上的那一瞬间,林淼根本都还没来得及看清是什么牌,三个女孩子就同时叫了起来。

  “有了!”

  “24!”

  “我知道!”

  林淼一脸懵逼……

  我靠,这些娃,开挂的吧……

  林淼懵逼之际,张雪茹已经利索地完成了开门红。她伸手拿走赢来的牌,然后对林淼投去了轻蔑的目光,嘲讽道:“呵!小霸王?游戏机啊?”

  林淼找借口说:“老夫久疏战阵……”

  三个姑娘齐刷刷望向林淼。

  张雪茹伸手捏住了林淼的脸颊,轻轻一拧:“你老夫个头,你才7岁好吧?”

  在这场算24点的游戏里,林淼很快就出局了,而且输阵还输人,被张雪茹鄙视为弱鸡。

  蒋琴琴嫌林淼水平太渣,干脆又去找了其他队友来,然后玩着玩着,她们的房间干脆门也不关了,一大群姑娘全都跑了来。玩个算24点,闹得比在隔壁房间里搓麻将的老师们的动静都大,把紧张的比赛心情冲淡了不少。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小说作文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重生之先声夺人,重生之先声夺人最新章节,重生之先声夺人 八一中文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