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租车快到机场的时候,林淼突然想件挺重要的事情,紧急让司机师傅掉转了车头。

  半小时后,车子在距离央视大楼不远的某文化艺术团职工大院外停下。林淼拉着晓晓,挨家挨户问到门牌号,几分钟后,终于摸到了冯想你家门口。前些天光顾着自己的事情,差点把晓晓的师父给忘了。接下来这一年,林淼料想晓晓也来不了京城几次,所以回东瓯市之前,很有必要过来走一趟。一是补个拜年的礼节,二来也是郑重地道个别。

  到了年初五,冯想你还没到上班的时候,走穴也不急于一时,恰巧今天家里没客人,出来开了房门,乍一见到林淼和晓晓带着个浓眉大眼的高大中年帅哥站在门口,他先是意外,然后便是惊喜。小冯同志热情请三人进了屋,坐下来大概聊了半个小时。

  林淼替晓晓给冯想你包了个不大不小的红包,千把块钱,冯想你也不能光进不出,但家里条件毕竟不富裕,便左手倒右手,乾坤大挪移地拿出收款中的一半,给晓晓包了个半大的。

  这让林淼不由得想起来,自己貌似忘了给小萝莉发压岁钱……

  一番折腾下来,再从冯想你家出来,已经临近早上10点了。

  不过三个人都没行李,轻装上阵,也不觉得赶路有多麻烦。

  重新叫了出租车,赶到机场,时间依然刚好。11点半飞机从京城起飞,下午3点半三人便下了飞机。走出机场通道,通道外不出意料的一片热烈欢迎。

  横幅巨大,记者很多,欢迎人群有一大堆,并且又有俩浓妆艳抹的小学生献花。

  其中一位林淼仔细定睛一瞧,发现居然是陈雅静——这姑娘也不知到底怎么想的,为了蹭这点热度,居然不惜把自己的脸化成猴子屁股,还是成年老猴子的屁股。

  舟车劳顿的林淼接了鲜花,强打精神接受了一波采访,随后便坐上前来接儿子的老林的车子,一路直奔西城街去。林淼和晓晓互相抵着脑袋,半睡半醒回到家。到了小区,小区大门口都挂着欢迎横幅,写着“热烈祝贺林淼和林晓小朋友春晚演出圆满顺利”几个字。林淼从车里下来,微微松了口气,不想等上了楼,家里居然还有一大波人等着撸娃。

  但林淼实在是累得想吐了,直接拉上晓晓上了六楼,二话不说就锁了房门要休息。

  这尼玛刚下飞机就接待两拨人,谁特么顶得住?

  身为一个八岁的小孩,该耍小孩子脾气的时候,绝对不能忍着。

  更关键是,自己又不靠这群人吃饭,有什么脸是不能甩的?

  晓晓回到刚装修好的屋子,精神头倒上来不少,略有点兴奋地来回跑了一圈,看到她自己的新房间后,满心欢喜地问林淼道:“淼淼,以后我们就住这里吗?”

  “嗯。”林淼点点头,走到晓晓房间门口,朝里面看了眼。

  房间布置得和之前的样子一模一样,各种少女的粉红色,一看就知道是江萍亲自动手弄的,只是书桌上少了台电脑,显得清爽了不少。

  晓晓又走过来,拉住林淼的胳膊,小心翼翼道:“淼淼,我晚上能和你睡一张床吗?”

  林淼问道:“为什么?”

  晓晓道:“这里太空了,一个人睡好怕……”

  “嗯……”林淼犹豫了下,“先陪你睡一个星期,慢慢习惯了再分开来睡好不好?”

  “嗯!”晓晓很高兴地点点头。

  林淼暗暗想着,家里是不是可以养只宠物了,比方说老林特别痛恨的猫……

  从京里回家第一天,林淼替自己和晓晓推掉了所有的饭局,晚上随便在家里吃了点,8点左右就拉着晓晓上了楼,洗过澡后,早早就睡下。

  等到次日养足精神,因为实在经不住东瓯电视台的软磨硬泡,姐弟俩去了趟电视台,录了个节目,聊了一下午关于春晚演出的废话。等到晚上回来,又是不知道哪门子的饭局。

  忙碌的日子连轴转了好几天,林淼甚至连刷题的时间都挤不出来,不是在路上,就是在扯蛋,但又不能不去,因为都是市里或者区里各文化相关单位的邀请。

  如是到了开学前一天,本想稍微喘口气的林淼,又接到了丁少仪的电话。

  《红苗》要出第一期了,需要林淼过去用个印——

  市少先总队和《红苗》编辑部的公章,林淼一直带在自己身上,就算是丁少仪他们,也不能背着林淼去重新私刻一个,不然以后除了篓子,背黑锅的肯定不会是林淼这个八岁小孩。

  想活得稍微轻松一点而不能的林淼,只能一个电话,把黄清清叫了过来。

  早上九点多,黄清清骑着她新买的电动小宝驴到了林淼家楼下,先把不详小钢弩还给嗜血小老板,然后便冒着初春的寒风,一路心情愉悦地把林淼送到了出版社大楼。

  她今年算是过了个大肥年,因为只给林淼打工半个月就拿了三个月的工资,怀揣巨款的她简直是走到哪儿就买到哪儿,买到哪儿就吃到哪儿,潇洒得不得了,连体重都蹭蹭长了好几斤,原本挺显瘦的脸,眼见着就变圆了。

  “注意减肥啊,变胖了我就不要你了。”走进楼里,林淼给天源文化的正式二号员工下达了新的任务——老狄、帅波和冯大导都是签约艺人,身份上更倾向于合伙人。

  黄清清听林淼说她胖,又烦又焦躁,不住喊道:“知道知道知道,烦死!”

  林淼没继续打击她,走进电梯,又问起了租办公楼的事情:“办公楼找到了吗?”

  “嗯。”黄清清道,“就在江海房开楼上,顶层,只租不卖,租金一年十五万,我付了三万块订金给那个房东。”

  叮的一声,林淼走出电梯,数落黄清清道:“天底下没有不卖的房产,不卖就是嫌弃价格不行,你跟他说,一百五十万,一口价,看他怎么抬价。生意谈出来的,你不谈怎么成交啊?”

  黄清清跟在林淼身后做鬼脸,基本还是拿林淼小孩,心想想暗暗嘀咕老板真烦,明天又有得忙了,也不知道买房子该怎么讨价还价,晚上回家得先请教一下爸妈。实在不行,就让在大学里教经济学的老爸亲自下场吧,他们学经济的,不就是干这个的吗?几公里外,黄清清她爹突然觉得胸口不适,气息翻涌,有想吐血的感觉……

  林淼带着秘书,招摇走到丁少仪办公室的门口。

  推门而入,丁少仪的小秘书不在,再走进内间,却见到了江晓红的老狄。林淼抬眼望去,只见老狄满脸憔悴,可神情却是无比的昂扬,眼中充满睥睨世界的豪情。

  “老狄,你被人怎么了?需要我帮你报警吗?”林淼惊声问道。

  老狄却嘴角一扬,带着几分收敛的得意道:“淼哥,幸不辱命,写完了。我这春节,每天写两万字,《寻仙》第一部,杀青。”

  “杀你妹妹哦!”林淼惊叫起来,“一天写两万字,你灌水灌出来的吗!”

  江晓红却插嘴道:“质量不用担心,我昨天看了一晚上,相当好。”

  “好行吧。”老狄捋了下头发,写书写嗨了,人也跟着自恋起来,什么动作都敢做,看江晓红的眼神都直勾勾起来,“江科长,林淼都来了,咱们是不是先谈一下第二部的合同?”

  江晓红转头看看林淼,林淼沉默了一下,摘下小书包递给黄清清,自己走到沙发旁坐下来,正色道:“你们想怎么算?”

  丁少仪马上呵呵呵笑道:“有什么好算的啊,现在这样就挺好啊!”

  林淼望向老狄:“狄老师想拿多少提成?”

  老狄没直接说,却掰着指头算道:“我写这本书,价格是千字五百元,不算最前面的四万字,我这两个月,一共写了八十二万字,你们应该给我的稿费总共是四十一万,我现在拿到手是六万多。你们自己卖这本书呢,八万字一册,第一部前后加起来八十六万多字,差不多能出十一册,算少一点,也有十册。《寻仙》这几个月,第一册和第二册已经卖到快五百万册了,第三册过几天也要上市,一册定价20元,林淼每本提成两元,单前两册,林淼的稿费提成已经接近两千万,我没算错吧?”

  我草!

  林淼被老狄算得猛然心头一跳,惊愕望向丁少仪。

  丁少仪的脸上似乎又喜又忧,可还是如实点了点头。

  林淼又问:“钱到账了吗?”

  丁少仪道:“全国的钱汇总过来要一段时间,应该还要十来天才能到你账上。”

  林淼默默捂住了胸口,直接对老狄道:“老狄,直说吧,你想要多少分成?”

  老狄道:“我要求不高,百分之十就行。”

  林淼看向丁少仪,丁少仪脸色有点不太好看。

  老狄今天显然是有备而来的,不但是跟林淼摊牌,也是在跟丁少仪摊牌。

  这么大一块肥肉,明明是他手把手做出来的,要是一口都不咬,就死守着他那千字五百的稿费,那就不是什么感恩、知足、不争了,那特么纯粹就是傻逼!

  丁少仪想了想,却又把皮球提给了林淼,说道:“淼淼你觉得呢?”

  林淼安静了许久,才缓缓说道:“我觉得狄老师这个要求,一点都不过分。不过这本书的版权在我手里,我只拿百分之二十,也非常合理,不单是合理,我觉得已经是……阿姨,你懂我意思吧?”

  丁少仪的脸色越发难看了。

  林淼的回答,其实是相当不给面子的。林淼说老狄拿百分之十,很合理,说他自己拿百分之二十,听他话里的意思,那都是委曲求全了。可他们两个人拿得越多,出版社能拿到的就越少。眼下这10%、20%的,可不是几万、几十万的问题,而是数以亿计啊!

  但偏偏丁少仪还拿这俩货没什么办法。

  老狄是林淼公司的人,只能给老林打工,她掌控不了;而林淼更是这本书的版权所有者,以前没路子,所以只能跟她合作,但现在《寻仙》爆红,林淼身后又有郭鹤龄,东瓯市文化出版社不愿意做的妥协,只要林淼放出风去,全国至少有几百家出版社抢破头愿意做!

  细数一下自己手里的牌,她还能拿林淼怎么办?

  拿停办《红苗》威胁小豆丁?

  拉倒吧!

  在几个亿的大生意面前,什么鬼的红橙黄绿青蓝紫的苗都是狗屁!

  相反为了留住这个小财神爷,她还得反过来尽可能讨好林淼,让他每天开开心心、舒舒服服的才行。不然万一哪天林淼一个不高兴,单方面宣布和出版社停止合作,直接来个鸡飞蛋打,到时候别说出版社还想再多挣几个亿——几个亿的冥币都没门儿啊!

  丁少仪沉默了大半天,开口道:“《寻仙》这样的小说,其实还是比较容易模仿的,咱们第一部能挣这么多钱,往后可能就不好说了。我看最多三个月,图书市场上就会出现差不多的作品,越往后写,咱们的利润越容易被摊薄。出版社的日子,其实也过得挺紧的……”

  向来强势的丁少仪,在更强势的形势面前,张嘴就打起了悲情牌。

  林淼听了,却完全无动于衷,还仿佛驴唇不对马嘴地回答起一件毫不相干的事情来:“前天我在我师兄办公室里,把《真相》的稿子往东瓯市这边发,我师兄他跟我说,以后我要是在京城读书,这种事就不用这么麻烦了。社科局自己就有出版社,出书什么的都挺方便。我就跟我师兄说,东瓯市这边,对我和我爸都有恩,做人呢,一定要知恩图报。再说跟东瓯市的人合作关系都那么熟了,随随便便就换地方,心里头也过意不去。”

  林淼这番话,落在丁少仪耳朵里,句句都是绵里藏针。

  这哪儿是什么知恩图报,摆明了就是威胁啊!

  老丁憋不住了,先退一步道:“狄老师这百分之十的提成,可以出版社这边负责。”

  老狄面露微笑,然后这逼也是鬼得很,知道林淼和丁少仪还要扯上一阵,马上就识趣道:“谢谢丁主任,那我家里还有点事情,待会儿还要去乡下吃饭,我就先走了啊。”

  “好。”丁少仪面带微笑,对江晓红道,“晓红,送一下狄老师。”

  “好。”江晓红对立马就要变成千万富翁的老狄客客气气,满脸春风拂面的微笑,“狄老师……”

  两个人没多余的话,径直出了办公室。

  林淼转头看看黄清清,也来了句:“清清,帮我下楼买瓶牛奶。”

  黄清清问道:“要哪种?”

  林淼道:“玻璃瓶装的,热的。”

  “真麻烦……”黄清清嘀咕着,快步跑了出去,喊江晓红道,“江科长!等我一下!别关电梯!”

  小字辈的人物全都走了个干净。

  林淼和丁少仪对视一眼,直奔主题:“我七你三,出版社拿百分之三十的渠道运营费,老狄那份我包了。”

  “淼淼,你这是要逼死阿姨啊!”

  “在商言商。”

  “我跳楼死给你看信不信?”

  “阿姨,你这就没意思了啊,要死要活,一点技术含量都没有。”

  “我现在就死给你看!”

  “你死了换小红姐姐来谈,我能谈到八二开。”

  “淼淼,阿姨对你不好吗?”

  “好啊,所以才给你留百分之三十啊,不然谁家的钱这么好挣?再说第一部的钱,几乎全都被你吃下去了,十册书,卖五千万册!成本几乎摊到能忽略不计!一册定价二十块钱!我随随便便掐指一算,这里头就是十个亿啊!不是一亿!是!十!个!亿!啊!”

  林淼盯着丁少仪,飞快说道:“等《寻仙》第二部出来,每本能卖到三百万册就不错了!咱们现在写《寻仙》,外头不知道已经有多少人在写《寻魔》、《寻神》、《寻人》、《寻狗》了呢!书的销量只会一年比一年低,生意只会一年比一年难做,现在趁着这股热劲儿,趁着老狄还没把自己写到猝死,我再不抓紧点把这个一锤子买卖做了,我现在给你机会一年挣十个亿,将来谁给我机会一年挣十个亿!?挣钱的事情,只有眼前,没有以后!三七开,爱要不要!我去找我师兄合作,一九开我都能谈下来!”

  丁少仪想了想,道:“不可能,一九开利润太低了,你吹牛逼。”

  “对啊,我就是吹牛逼!”林淼坦然承认,又换了个口吻道,“阿姨,《寻仙》是一锤子买卖,咱们往后的日子,但是我们之间的关系,还是能细水长流的嘛……”

  丁少仪笑道:“细水长流个屁,我再过三年退休,你再过三年还在不在东瓯市都不一定了。让你挣完这十个亿,你这辈子还用干别的?”

  林淼正色道:“人生如逆水行舟,不进则退。我一个八岁小孩,身上揣着十个亿现金,我要是敢存在银行里什么都不干,分分钟能有人来要我的命,你以为我这钱挣得轻松吗?”

  丁少仪脸一板:“百分之五十!我再替你包销一百万册《真相》,以后每年再加印五十万册,印到我退休为止。你接下来再有别的书,也按这个数量来,定价提成25%!”

  林淼呵呵一笑:“一百万册算什么包销?”

  丁少仪一咬牙:“一百五十万册!”

  林淼一瞪眼:“一口价,第二部《寻仙》最多给你百分之四十的提成!我的书你每年包销两百万册,提成30%!你再还一口价试试,我现在就给我师兄打电话!”

  丁少仪闻言,满脸怒不可遏,突然一拍桌。

  林淼被吓住了,弱弱问道:“你想干嘛?……”

  丁少仪黑着脸坐了下来,然后抽了张纸巾,低头捂住脸,肩膀微微颤抖起来。

  办公桌后,响起了低声的抽泣。

  林淼愣住了。

  她居然,感动得哭了……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小说作文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重生之先声夺人,重生之先声夺人最新章节,重生之先声夺人 八一中文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