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先声夺人 第五百二十八章

小说:重生之先声夺人 作者:吹个大气球9 更新时间:2019-10-19 17:25:46 源网站:八一中文
  下午快放学的时候,瓯城区突然下了大雨。天上黑压压的,雨大风还不小,吹得早上过来没带伞的全校师生全都出不了门。家住得近地的倒还好,有家里的家长带着伞过来接,比方张雪茹和许风帆;家里有钱的也还凑合,有家里开车的过来接,比方彭二月。

  但相比之下,最拉风的还是林淼。

  家长没出现,团市委的书记居然冒着风雨来了,不仅排面大,而且交通工具也不缺。

  姜胜善听闻超级大佬来了,忙从楼上往下跑,可惜还是晚了半步,等她跑下来,何超盈和她的秘书,早已经带着林淼,漫步在了风雨中。姜胜善总不可能那么头铁,再跑进雨里去,把三个人拉回来……

  湖滨路和蛟龙巷原本已经禁止车辆通行,就连彭二月家的司机小哥,也是先把车停在蛟龙巷外,才打着伞进来接孩子。不过私营企业主显然没办法和团市委拼特权,下这么大的雨,湖滨路和蛟龙巷路上根本没人管,何超盈的车就直接大大咧咧开到了四中门外。

  何超盈的秘书举着伞,先把林淼和领导送进车里,把车后排的门一关,才匆匆忙忙打开车门前钻了进去。从教学楼走到门口,林淼因为被何超盈抱着,身上基本一点都没淋到,连鞋子都没湿,何超盈自己倒淋湿了一点肩膀,而秘书同志最惨,几乎淋成了落汤鸡。两把雨伞分明有一把半是撑在了林淼和何超盈身上,何超盈的秘书基本只拿自己当半个人。

  林淼看得很物伤其类,不由地回想起刚当上公务员不久,一个不着调却还算看清世情的小领导曾经指导他,“我们在办公室里工作的,说到底,就是服务好领导”,不过这话其实说轻了。林淼听得懂,那位小领导的本意,其实不是“服务”,而是“伺候和照顾”。

  后来他也确实学会了。

  车门砰的一声关上,坐在前排的秘书掸去落在身上却还没来得及渗进衣服里的雨水。司机缓缓发动车子,雨刮器刮开视线已经极差的挡风玻璃上的水,缓缓倒车,慢慢驶出小路。

  林淼心里暗想,是时候该在湖滨路和蛟龙巷外头,搞点技术手段,挡住这些车子的去路了。显然在封路这件事上,任何规则和警告,都远不如铁栅栏或者大石球管用。

  心里这么想着,他又抬头看了眼后视镜。

  后视镜里刚才没来得及看清的秘书,这会儿瞧着,眉眼似乎有点熟悉。不过林淼仔细回忆了一下,却无法拿出后世记忆中任何一张脸跟这位秘书对上。郑爱芬后来当了省民政厅的副厅长,林淼记得。胡剑慧后来当了副市长,林淼也记得。看着眼前这位年轻的秘书,林淼觉得如果自己看他眼熟,那必定也是二十年后的瓯城区主要领导,最起码不会低于正科。

  而瓯城区内正科以上的,林淼每个都认得。

  那么这位老兄,到底是其中的哪一位呢?

  林淼的疑惑没超过半秒,就听何超盈喊道:“小黄,另外几所学校的孩子都到了吧?”

  小黄?林淼眉头微微一皱,这个称呼就过分了啊!

  怎么说也是自己的同志,怎么能喊得跟狗狗一样?

  小黄同志却比林淼心胸广阔得多,一张嘴,便是林淼上辈子可能听了几千几万次的熟悉嗓音:“都到了,全都让他们提前一节课,就跟他们学校的校长一起过去了。”

  林淼一听这声音,顿时就惊了。

  狗日的!黄敬黄老板!

  林淼一下子从猛坐起来,何超盈还当林淼怎么了,忙问:“淼淼,你干嘛呀?”

  林淼道:“我想起刚才少吃了一块猪排,亏了。”

  何超盈不由大笑,摸摸林淼的头道:“等下姨姨带你去吃顿好的,把你那块猪排补回来。”

  “补不回来了。”林淼又坐了回去,看着黄敬那张比二十年后起码小两圈的脸,摇头道,“猪排一去不复返,唯余我心空悠悠。损失和收入,是两种心态,丢掉两块钱的难过,挣两百块都弥补不回来……”

  黄敬听得哈哈笑了笑。

  林淼马上道:“叔叔,我叫林淼,你叫什么名字呀?”

  “叔叔知道你叫林淼,我们全市都知道你叫林淼。”黄敬显得很高兴地笑着说道,完全没对自己的工作感到任何不满,显然是很享受领导的过程,乐呵呵地回答,“叔叔姓黄,单名一个敬佩的敬字。”

  果然……

  不过岁月这把猪饲料,恐怕黄敬比别人多吃了两吨吧……

  但貌似自己也没躲开……

  这辈子必须注意保持身材了,明天开始……算了!还是等明天、后年、大后年再开始考虑吧!好好的小朋友,新陈代谢那么快,锻炼个鸡毛!

  林淼脑海中飘过一大堆杂念,旋即又道:“叔叔,我建议以后自我介绍的时候,用敬业组词比较好哦。”

  黄敬看着林淼觉得挺有眼缘——当然就算心里讨厌小孩,现在也不能不给面子,论对东瓯市的重要程度,他这个小秘书,真心没法跟林淼比,于是很配合地反问:“为什么呀?”

  林淼道:“爱国、敬业、诚信、友善,新时代做人四大美德。”

  “是吗?”黄敬微微一怔,“什么时候出的说法啊?”

  林淼道:“大概二零一几年吧。”

  黄敬和何超盈全都哈哈大笑。

  小神童一本正经胡说起来,感觉真是敲可爱……

  林淼也跟着笑了笑,又听黄敬从善如流道:“好,以后叔叔跟人介绍自己,就是敬业的敬了。姓黄名敬字守业,确实比说敬佩有寓意。”

  得,这马屁拐着弯的,说来就来。

  副区长果然从小就不是凡夫俗子……

  林淼随便跟黄敬说了两句,就算把上辈子的旧给叙过了,转头又问何超盈道:“姨姨,我们现在去干嘛呀?”

  何超盈揽着林淼的肩膀道:“全市优秀少先队员代表大会,本来是星期天开的,不过你星期天不在,昨天又拖了一天,才一直拖到现在。下面县市区过来的好多哥哥、姐姐,都旷了两天的课等你呢!今晚雨这么大,估计也回不去了,为了等你一个人,他们三天没能去学校上课……”

  林淼接道:“所以他们心里一定很感谢我……”

  这下连开车的司机都笑喷了。

  堂堂神童,想法上居然和学渣这么契合。

  何超盈笑得不行。

  林淼又问:“我们开这个会干嘛呀?”

  何超盈半天才缓过气来,摸着林淼的头道:“当然是表扬你啊!你这次为全市小学生争了那么大的光,还有市里和省里的优秀少先队员的奖状还没发给你呢!”

  “是吗?”林淼眨了眨眼,那几个低端奖项光顾着口头上热闹了,却到现在都没见着实在的好处,不过想想貌似好处也大不到哪里去,毕竟现在初中都快上到四分之一了,再提小学的奖还有什么意思?国家级的证书寡人都有了,还需要省级的证书撑脸面?

  于是很淡定道:“哦。”

  何超盈被林淼哦得感慨万千。

  省级荣誉都已经看不上了……

  东瓯市全市几十万小学生,这小屁孩,真心一个人独成一档啊……

  服气。

  车子在雨中开了五分钟,便驶入位于市府路的市府大院。

  如果不下雨的话,其实步行也不比开车慢多少。

  车子一路开到4号楼楼下,黄敬下了车,撑起雨伞,把林淼跟何超盈护送进楼,再跑回雨里关了车门,才匆匆返回领导身边。

  司机开车朝停车场去。

  何超盈此时不好再抱着林淼,便只牵着林淼的手朝楼上去。

  4号楼没有电梯,除了团市委在这里办公,还有市妇联、市统战部、市政协也都挤在这里,难怪后来搬迁后每个部门都自己盖了一间大楼,简直就是报复性盖楼。

  上到最高层的5楼,5楼上有一间大会堂。

  何超盈拉着林淼的,刚从楼梯口走出来,大会堂里的所有人就站起来,开始热烈鼓掌。

  会堂的门开着,屋里头橘黄色的大灯光鲜明亮。

  隔着老远,林淼就看到大会堂的主席台上方,挂着“1995年东瓯市少先队员代表大会暨年度全市优秀少年先锋队组织及优秀少年先锋队队员表彰大会”的横幅。

  因为字比较多,横幅上的排版,都排成了两行。

  迎着掌声,林淼、何超盈、黄敬走入会堂,径直朝着主席台走去。

  会场内差不多有三五百人,全市十个县市区都有人来,瓯城区为主,大概占了一半。

  “林淼!”走过半场,林淼突然听到会场内有人大喊他的名字。

  林淼转头望去,见金校长正朝他挥手。

  身边还带了个女孩子,居然是林淼读五年级时班上的班长。

  不过叫什么名字来的?……

  嗯……

  忘了,没印象……

  林淼笑着朝金校长和前班长挥挥手,一路招摇,直接走上了主席台。

  主席台上已经坐了两个人,除了何超盈,还有团市委分管小学工作副书记,以及市教育局貌似每个星期都要和林淼见一面的梁艳红。除此之外,就只有林淼了。

  连黄敬都只能坐在下面。

  何超盈笑着把林淼抱上座椅,林淼整个人陷下去,刚好只能露出半个头。

  台底下一阵善意的大笑。

  林淼脑子里忽然冒出一个念头。

  话说这是不是自己两辈子以来,第一次在这种场合坐上主席台的位置?

  还有,我待会儿是不是还得发言啊?

  ——特么的也没个讲话稿啊!我是不是也该招个秘书了?……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小说作文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重生之先声夺人,重生之先声夺人最新章节,重生之先声夺人 八一中文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