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器晚成却又福禄有限的波叔,如同一颗投河的石子,在林淼心里轻轻荡出几圈波纹后,就消失在了京城这汪深不见底的水中。林淼很替波叔惋惜地收起了自己的签名,觉得波叔错失了一次翻身的机会。不然二十年后,他或许会看在波叔帅了一辈子的份上,伸手拉他一把。

  那毕竟只是一个老男人裤裆里的那点破事,还远构不成伤天害理,只要稍稍把控一下舆论的风向,以网上八成以上的人都习惯性不带脑子敲键盘的尿性,波叔很容易就会在舆论上实现翻盘。至于说这份自信到底是从哪里来的——开玩笑!身为一个年仅七岁就拜师副部级干部,亲爹有钱又有名,全家身在体制内的神童,要是在继续苦心孤诣把人生多经营二十年后还连一个戏子都搭救不了,那重生这个挂开得还有鸡毛意义?

  林淼潜意识深处,嚣张却并非狂妄地闪过类似的想法,然后轻轻叹了口气,轻声自语:“还是年轻啊,抓不住命运的救生圈……”

  坐在林淼对面的柴晓静,听得眼皮又是一跳。

  她自然不知道林淼这话到底是几个意思,但却足够让她觉得不耐烦了。

  不管眼前这个明显不按常理出牌的小孩,是否真的是林国荣的儿子,但采访到了这一步,她已经没有足够的耐性再去和林淼做进一步的沟通。京城那么多达官贵人,就算老林最近运势飘红,可说到底无非也就是个码字的。码字的人,光裤衩大厦里就有多少个?其中一部分人,水平甚至高到如果专业从事写作,未必就拿不到诺贝尔文学奖。

  这样一比较,林国荣又算哪根葱?

  柴晓静抬手看了眼时间,觉得自己白白浪费了二十分钟。但刚要起身,两个衣衫不整的男女,突然就风风火火冲进了餐厅,飞奔到了林淼和洛漓面前。

  一觉醒来发现女儿和林淼全都失踪的秦晚秋,刚才近乎是发疯似的敲开了老林的房门。这会儿见到洛漓正乖乖地坐在林淼身边吃饭,她总算如释重负地松了口气。同样被吓得魂不附体的老林,心里的石头也跟着落了地,他抹了把额头上的冷汗,不住道:“还好,还好,没事就好……”

  “你怎么出门也不跟妈妈说一声啊?吓死妈妈了!”秦晚秋也不管自己只披了件浴袍,坐到洛漓身边,把洛漓搂进怀里。洛漓抱住秦晚秋一只胳膊,轻轻晃了下,仰起头来大眼睛盯着她,一下就把秦晚秋弄得没了脾气。

  林淼不该推卸责任的时候绝不推卸,挺身而出就用被誉为恶魔之语的东瓯方言,指着柴晓静道:“姨姨,不关莉莉的事!是这个阿姨看我和莉莉长得好看,非要采访我们!”

  啥?这是哪国话?

  柴晓静听得一头雾水,老林和秦晚秋,则不禁向柴晓静望去。

  双方大眼瞪小眼,身为标准文艺女青年的柴晓静,打死都不想到,自己第一次和蜚声文青圈的林国荣相遇,对方竟会是这样一副打扮——老林光着膀子,穿着西裤,腰带松松垮垮的没系好,如同怀胎八月的啤酒肚直面人间,人世间最油腻的造型,莫过于此……

  “先生,既然孩子找到了,你快回去穿件衣服吧,这样太不雅观了。”几个酒店的领班,匆匆从后头追上来,打破了老林和柴晓静之间的奇怪气氛。

  老林出门在外,可比在东瓯市讲道理得多,立马一边答应,一边对秦晚秋道:“好好,那个……晚秋,孩子你先看一下啊,我先上去穿件衣服。”

  “带回去吃吧。”秦晚秋惊魂未定,对柴晓静更没兴趣,直接抱起了洛漓,另一手拉住林淼,唯恐其中一个再走丢。领班的听到秦晚秋的话,也是赶紧帮着打包面包牛奶,至于餐厅里食物不准外带的规矩——真要有煞笔酒店一丝不苟地完全按规矩办事,那就凭这种半点儿变通和眼力劲儿都没有管理水平,那估计这酒店也开不久。

  四个人犹如一家四口,带着一大包早餐要往餐厅外走,柴晓静总算回过神来。

  她急急忙忙拦住在老林跟前,兴奋而不失控制地问道:“等稍等一下,请问您是写《小院杂谈》的林国荣林老师吗?”

  “啊?是啊。”老林瞥了眼扛在柴晓静同事肩上那台摄像机的标识,见是裤衩大厦的,不由神色一正,反问道,“你们是央视的?”

  柴晓静嘴角一样,总算露出了微笑。

  ……

  “这么说您这次来,主要是为了看望孩子?请问您跟秦女士是朋友吗?”20分钟后,柴晓静在老林的大套房里架起了机器,做起了早就想做的人物专访。

  穿好衣服的老林又变得人模狗样,翘着二郎腿,抽着烟对着镜头,状态松弛而自然,气度极佳,台风极好。那个被遮住啤酒肚的中年帅哥,眼见着就回来了。

  “我跟晚秋的爱人是朋友,她爱人是我们区公安分局的副局长,我是我们街道的街道分管城建和综治的副主任,平时工作上接触还算比较多……”老林说瞎话眼睛都不眨一下。

  林淼和洛漓、秦晚秋坐在镜头外看着。

  秦晚秋看老林的眼神,又渐渐变得崇敬起来。

  也难怪,一个事业有成的男人,三十五六岁正是一生中最有魅力的时候,年富力强,气质沉稳,办事干练,即便身材已经开始走形,但也掩不住成功的光芒。更别提,老林的成功,并非一般意义上的小有资产,他可是连央视记者都要采访的全国级别的成功!此外的此外,再加上对成功男人来说最不重要但又足够重要的颜值因素,秦晚秋能死撑着不给老林上垒的机会,说实话道德上已经无可指摘了。就算思想上偶有滑坡的意思,那也不能该她。

  怪只怪,我国的家用卫生设施普及得不够好。

  不然林淼也不至于为了一个冲水马桶,就让老林走上了装大尾巴狼的不归路……

  “您说您的孩子,刚刚拿了曲江省全国中小学作文竞赛的一等奖第一名?看来您家里真是家学渊源啊。”柴晓静跟老林越聊越开心,话锋一转,又到了林淼身上,“那孩子平时喜欢看什么书?”

  “这个啊。”老林微微一笑,父子连心地甩了锅,“你可以问他自己啊。”

  柴晓静却脸色微微一僵,内心微微升起一股不安。

  林淼很快就出现在了镜头之中,面对柴晓静的问题,林淼一脸乖巧地回答:“看四大名著。”

  “哦……那四大名著当中,你最喜欢哪一部啊?”

  “水浒。”

  “为什么?是因为里面的英雄好汉最多吗?”

  “不是。”

  “不是喜欢英雄好汉,为什么还喜欢看水浒?”

  “因为水浒里充满了很多人性中最纯粹的东西。”

  “比方说呢?哪个人的人性,让你觉得他纯粹了?”

  “李逵。”

  “李逵啊!李逵哪一段?沂岭杀四虎还是江州劫法场救宋江?”

  “都不是。”

  “那是哪段?”

  “是李逵为了逼朱仝上梁山,把小衙内撕成两瓣——橘子一瓣两瓣的那个瓣。”

  柴晓静:“……”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小说作文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重生之先声夺人,重生之先声夺人最新章节,重生之先声夺人 笔趣岛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