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游是件雅事,但雅致并不等同于闲适。真要品得其中滋味,其所要付出的辛劳,绝不会比写完一本大部头作品要少。自我以文字创作为生计以来,每年要劳心劳力的时间,便大致划分成了前半年和后半年两段。前半年努力绞尽脑汁,写点东西卖钱,换来身体的温饱。后半年则将温饱之余多出的闲钱,尽数付诸世界各地的山水,换来灵魂的慰藉。

  去年11月,在北半球看腻了冬日雪景的我,将寻找灵魂寄托之处的线路,改到了南半球。到秘鲁之后的一天深夜,我躺在秘鲁安第斯山脉的某座高山上,仰头望着没有北极星的纯净夜空,耳边是野狼的呼号,身前是干燥的高原沙漠,可脑海深处,却突然平白冒出《水浒》中王婆教西门庆如何勾搭潘金莲的段落。随即就马上联想到,那‘邓小闲’的五字真言,又岂止适用于男女关系的建立,只要稍微改动几个字眼,怕是放在任何超出基础生理需要的追求上,都是成立的。于是我把那五个字略作删动,总结作了另外一句话:若得富贵闲暇日,何处灵魂不自由。”

  林淼的阅读速度很快,只花了一分钟都不到的时间,就将这篇表面上看似澄澈清淡、宁静致远,实则文字背后却透着强烈的矫情和炫富质感的散文通读了一遍。

  读完之后,顿生崇敬之情。

  “妈的,这轮是我输了,我的逼装得太直接、太刻意、太粗暴,没有这个人装得体面、装得洒脱、装得润物细无声……不过话说回来,九五年这会儿,就算是新马泰也没几个人去过吧,丫居然就有脸说自己要去南美寻找灵魂了?你这灵魂还真是够有活力的,大老远地屁颠屁颠跑去地球另一头也不嫌累?日子过得这么诗和远方,莫非是矮大紧哪个邻居家的孩子?”

  林淼心里碎碎念了好几句,才把自己的吐槽的情绪控制下来。

  坐在正对面的朱彤筠和黄秋名两个监考老师,见林淼时而皱眉、时而摇头,还当是把他给难住了。一篇400字的短文,要在十分钟背下来确实不能说容易,尤其这篇文章还用字拗口,逻辑发散,并且其中某些概念相当考验孩子的阅读理解水平,所以就算孩子受过专门的背诵培训,碰上这么个少儿不宜的玩意儿,也就只能放弃所谓的技巧,改为死记硬背强攻。

  这篇文章,考的就是小孩的绝对记忆力。

  朱彤筠看着手表,眼看着精巧的秒针在玻璃下有节奏地跳动着,时间过去一分钟、过去两分钟,过去三分……

  “老师!”安静的教室里,突然又响起了林淼的声音。

  朱彤筠抬起头,就见林淼举着手,大声说道:“老师,我背下来了,可以开始了。”

  “才三分钟啊。”朱彤筠一脸懵逼,“你不再多看一会儿吗?”

  林淼却很着急道:“没时间解释了,抓紧上……啊呸!抓紧开始吧。”

  朱彤筠和黄秋名对视一眼,黄秋名无所谓地拿起卷子,看着卷子笑道:“那就开始吧。”

  朱彤筠忍不住又多确认了一次:“你真准备好了?”

  林淼憋着劲儿似的点点头,朱彤筠没办法,只能起身收走了林淼手里的卷子。

  林淼交了试卷,等朱彤筠一坐回去,便半秒钟不耽误地张嘴就背:“旅游是件雅事,但雅致并不等同于闲适……”

  朱彤筠认真看着自己手里的卷子,另一只手拿着铅笔,逐字逐句地对照。

  林淼背诵的语速不快也不慢,但每到一个句号结束,就会明显停顿一下,回忆下一部分的内容。然后只要能接上,后面的几句话便又背得无比顺畅。这招是林淼读高中时练出来的本事,身为一个以211为目标的文科生,通过一个小点的几个字把整段内容都啃下来,本就属于常规操作,三年政史地上千个知识点,谁不是这么死扛下来的?

  朱彤筠和黄秋名看着试卷,林淼越往后背,两个人就越是心惊。

  “……若得富贵闲暇日,何处灵魂不自由。”林淼朗朗背诵完毕。

  三分钟,四百字,一字不差……

  朱彤筠和黄秋名面面相觑,彻地说不出话了。

  难怪连科大少年班都要来招揽……

  难道神童真的过目不忘?!

  林淼放完大招,消耗不小,微微缓了口气,才开口道:“老师,考完了吗?”

  “啊?哦……哦!还没呢,还要再问你个问题。”朱彤筠回过神来,拿着试卷又懵了十几秒钟,才总算慌慌张张地想起来,“最后这句话里,闲暇这两个字当中的暇,是什么意思?”

  林淼回道:“和闲是一个意思,可以理解为空闲,有时间。”

  朱彤筠微微一笑,满意地点了点头,在评分表上写下另一个A ,又随口多问了句:“那为什么明明一个字就够用了,却偏偏要写成两个字呢?”

  问完却见林淼眉头紧皱,一脸严肃地缓缓回答道:“老师,这个问题,理论上来说,应该可以分成……三个层次来回答。最浅层的,可以从汉字的应用规则和规律来讲。再深一点,就涉及到社会分工协作和语言演进的关系研究。最后一层,我认为最的深层次,应该可以追溯到文化发展和社会生产力相适应的这个层面上,你们想听吗?”

  话音落下,教室里一阵寂静。

  不存在的冷风从朱彤筠和黄秋名两个人身上拂过。

  石化的二人,眼见就要破碎成灰。

  “你这些东西……哪里学的?”好歹也是个教育学专业研究生毕业的黄秋名,简直内心颤抖着问林淼道。

  林淼淡定自若,给出了一个无可辩驳的答案:“东瓯市图书馆,八层社科部。”

  黄秋名嘴角抽抽。

  8岁的小孩啊!你特么跟老子提“社科”这两个字!?你倒不是如说你是转世重生的!

  黄秋名对人类这个物种的认知,被林淼的几句话就冲得轰然崩塌。

  “厉害,太厉害了,真的是神童……天才!”朱彤筠不住地摇着头,问林淼道,“最后一门数学,你还考吗?要不就算了吧,反正对你来说应该很简单的,就别浪费时间了。”

  “来都来了,还是考吧。”林淼强迫症发作地说道,看了眼手里的数学试卷,忽地又想起来刚才还有件事情没问,“对了,老师,刚才那篇文章的作者是谁?”

  “作者啊……”朱彤筠微微面露遗憾道,“是咱们市里的一个年轻作家,不过现在人已经没了……今年年初被一群小人举报到了文化部门,书都被下了架,一时想不开就跳崖了。”

  “卧槽……”林淼不禁大为惋惜,摇头叹道,“恶意举报死全家啊。”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小说作文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重生之先声夺人,重生之先声夺人最新章节,重生之先声夺人 八一中文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